第二百零二章 赌 战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再提一口气,陶商提高了声量,傲然道:“高伯平,我听闻你对吕布忠心耿耿,可惜吕布却始终不信任你,你三番五次的忠言进谏,吕布也根本不当回事,你又何必热脸贴冷屁股,为这样的庸主殉葬。”

高顺身形又是一震,仿佛被他戳中了痛处。

随后,他却冷笑一声:“陶商,若论贤能才华,你的确是胜过温侯,那又如何呢,我高顺只知忠臣不事二主,你想让我投降你,休想!”

高顺承认了陶商的实力,却就是不肯降。

“愚忠!”陶商骂了一声,脸上杀机渐起。

英布早已不耐烦,嚷嚷道:“主公,这小子不识抬举,还跟他废话什么,下令攻山吧,让我灭了他。”

左右将士也无不一肚子的肝火,巴不得即刻进攻,将高顺撕碎。

陶商剑眉微凝,一时拿不定主意。

“主公若真想招降这个高顺,属下愿凭这三寸不烂之舌,去劝他投降。”身后传来一个自信的声音。

陶商回头看去,看到了一副衣架般单薄的身体,还有一张略显猥琐的笑脸。

是张仪。

陶商眼前顿时一亮,欣然道:“差点忘了你这个大说客,还不快去。”

“诺。”张仪拱手一应,只身前往土包上去。

“主公,这张仪只身前去,你就不怕高顺那厮,一怒之下杀了他吗?”英布担忧道。

陶商却自信一笑,“放心吧,我这点识人之能还是有的,高顺就算不降,也不会杀张仪。”

英布等人便按下疑心,忍着一肚子的火,等着张仪归来。

陶商举目仰望,只见山包上张仪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在给高顺讲着大道理,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片刻后,张仪策马下了山包,猥琐的脸上,略带几分遗憾。

“怎么样,高顺怎么说?”陶商迫不及待的问道。

“高顺说了,他愿意归降主公。”

此言一出,陶商心头大喜,但就在他刚刚兴奋起来时,张仪锋话却又一转,“不过,高顺还提出了一个条件,说主公若敢答应,他才会投降。”

条件?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什么条件?”陶商眉头一皱。

张仪干咳了一声,笑道:“高顺说了,他能臣服于主公的智谋和气度,却不能臣服于主公的武力,主公若敢他一战,能撑过他三十招,他才会对主公心服口服,彻底的甘心情愿归顺于主公。”

高顺,竟然要跟他比武!

此言一出,英布立时脸色一变,“主公,这个高顺实在是给脸不要脸,这厮武力倒还有几分,只怕主公不是他对手,让我英布去灭了他吧。”

左右部将们皆也劝陶商,不可答应高顺的过份要求。

“高顺,你的条件可够黑的,你是想投降呢,还是想趁机要我的命,替吕布报仇呢……”

心中暗自冷笑,陶商目光却瞄向山包上的高顺,集中意念道:“系统精灵,给我摧扫描高顺四维数据。”

“嘀……系统扫描完毕,目标高顺,统率72,武力81,智谋50,政治50。”

81的武力值啊,比他现在75的武力值,整整高出了6点,若单独斗,他必不是对手。

不过,撑过三十招,他还是有自信的。

念及于此,陶商的眼中,迸射出自信的冷笑,战刀朝着山包上一指,傲然道:“高顺,我答应你的条件又如何,有胆下山一战。”

显然,高顺对陶商的印象,还停留在纨绔子弟的阶段,根本不知陶商武力已有颇大提升,自信三十招必可击败陶商。

陶商接下挑战,左右部将无不大惊。

就连张仪,那猥琐的脸上,也掠过一丝意外,显然没有料到,陶商会应下高顺这苛刻的归降条件。

“主公,这厮武力不弱,他提出这条件,定是想借机谋害主公,主公三思。”英布急劝道。

英布嗓门大,山包上,高顺也听得清清楚楚。

他脸色顿时一沉,怒叫道:“你们休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陶商,你若没这么胆色气度,只管大军杀上来便是,我高顺大不了战死,别到时候死在我高顺刀下,却说我故意想害你,我高顺还没下作到那般地步。”

他这一番喝,反而是更加激起了陶商的斗志。

你不是瞧不起我的武力么,很好,那我偏偏就要用武力镇服你。

一声狂笑,陶商刀锋向着山包一指,冷笑道:“高顺,我已说过接下你的赌战,你还在啰嗦什么,莫非你想反悔,不敢下来跟我一战了吗。”

雷鸣般的厉喝,将斥着诸将士的耳膜,震得所有人头脑都嗡嗡作响。

英布脸色再变,不想陶商如此脸色,急想再劝。

陶商却傲然喝道:“尔等退下一旁掠阵,这一次,我要让他心服口服。”

号令传下,英布诸将自然不敢不听,拨马退下数步,手都按在兵器上,准备随时出手。

“这个姓陶的,竟然这么狂妄,敢应下我的挑战……”高顺却心中暗吃了一惊。

他被张仪一番说客之词,说的已然心动,但心中却存有战死的决意,才故意提出约战陶商的条件,料定陶商不敢答应。

他却没想到,陶商竟然接战了他的赌战。

此时,高顺心中隐隐对陶商产生了一丝佩服,遂也傲然无惧,缓缓的驱马下得山包,步入了平地。

“陶商,没想到你竟有几分胆色,敢……”

一个“敢”字尚未及出口,陶商却二话不说,双腿一夹马腹,拍马提刀,如狂风般向着他直撞而来。

先发制人!

高顺心头一惊,没想到陶商没的废话,说动手就动手,瞬息间,年轻如青松般的身躯,便横在了他的跟前。

“千万别小瞧我的武力!”

狂啸声中,陶商猿臂翻动,手中一柄战刀,撕裂空气,卷着狂澜怒涛之力,向着高顺当头轰至。

刀锋未至,无形的刃气如山峦般压下,仿佛将高顺周遭的空气,统统都挤压了出去,形成了真空一般,瞬息间,竟令他有种窒息的错觉。

“他的力道竟然不弱,难道自徐州之后,这小子的武力又精进了不成?”高顺心中暗吃一惊。

吃惊只是一瞬,接着,他的斗志,反而被更加激起。

“姓陶的,就让我见识一下,你有几分能耐!”一声闷雷般的咆哮,高顺手中战刀狂抡而出,迎击而下。

战刀袭出,挟裹着雷霆之力,空气之中,竟隐隐发出哧哧的磨擦之声。

哐!

震耳欲聋的金属轰击声,冲天而起,猎猎的嗡鸣声,冲击着众将士的耳膜。

75的武力值,再借助着战马冲击的速度加成,陶商这抢先发出的全力一击,竟已超越了他本身应有的力道。

高顺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