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终于服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貂蝉花容惊变,一声低声臆呼,吓的胸前酥峰剧烈一颤,险些就要从抹胸中跳将起来。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陶商竟然会对袁耀实施鞭刑。

就算他要用刑也就罢了,也当派自己的属下动手,怎么可能以一州之牧的身份,亲自动手打人,这成何体统。

一时间,貂蝉是彻底被陶商出人意料的举动震住,樱桃小嘴缩成了一个夸张的圆形。

吕灵姬更是惊的花枝乱颤,身儿跟着一抖,那一棍子打在袁耀的身子,竟如同打成了她自己的身上,让她感到了痛苦的错觉。

她的脑海中,瞬间回想起了当初,她被陶商抽屁屁那可怕的一幕。

她母女二人只是吃惊而己,被打的袁耀,痛苦之外,则是瞬间羞恼万分,憋到面红耳赤,连眼珠子都几乎要气炸出来。

堂堂袁家子弟,堂堂仲家帝国的太子,被眼前这上贼射瞎眼睛,斩断手臂也就罢了了,现在,竟然还被人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自己未婚妻的面,公然打起了军棍。

羞辱啊,前所未有的羞辱,简直比直接杀了他还难受。

“陶商,你这卑贱的小贼,你竟然敢打本太……”

“太你娘啊,再吃我一棍!”陶商不等他一个“子”字出口,又是一棍子狠狠的抡了上去。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紧跟着的,又是袁耀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这一棍子下去,袁耀被抽到钻心的痛,直接就狂喷了一口唾沫星子。

陶商却冷冷道:“袁耀,你不是血统高贵么,那我倒要看看,你的屁股配不配得起你这高贵的血统,好好享受吧。”

说罢,陶商毫不留情,手中军棍挥下,无情的抽向了袁耀的屁股。

一棍接一棍,一棍重似一棍,一刻也不停。

“陶贼……你敢这般辱本太子……本太子不会放过你……陶贼……你给我住手……陶贼……贼……”

袁耀一面杀猪般的嚎叫,一面喷着唾沫星子,朝着陶商破口大骂,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吃了陶商的肉。

最初几棍子下去,袁耀还勉强能支撑的住,还有力气去破口大骂,十几棍子下去后,他便被打得皮开肉绽,痛苦不堪,渐渐的没了力气。

陶商几经磨练,现在的武力值已经达到70,所具有的力气已远胜于从前,这几棍子下去,力道已经是相当的不弱了。

一棍接一棍抽过,三十多棍打过后,袁耀已经被打得头晕眼花,虚弱无比,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又哪里有力气去骂陶商。

看着惨烈的袁耀,貂蝉和吕灵姬母女二人,都揪了一颗心,暗中鼓励着袁耀要坚持下去,千万不可以向陶商这个“残暴之贼”屈服。

不幸的是,袁耀却让她们母女失望了。

在第三十一棍打过,陶商高高抡起手,想要打出第三十二棍的时候,袁耀终于禁不住皮肉之苦,颤声哀求道:“饶命……饶命啊……我愿意跪……我愿意跪……别再打我了……”

此言一出,貂蝉和吕灵姬母女,花容骇变,仿佛耳朵听错了一般。

陶商的嘴角,却扬起一抹意料之中的冷笑。

他就知道,这个袁耀是个外强中干的绣花枕头,不过是个纨绔公子罢了,根本没有慷慨赴死的胆色。

“高贵的袁大公子,终于弄清楚自己的位置了吗。”陶商冷笑一声,缓缓的放下了手中染血的军棍,向左右亲兵示意一眼。

亲兵们得令,这才松开了他。

袁耀颤巍巍的身躯,就那么惨淡的立在那里,有气无力的抬起头,恐怖的眼神看向陶商。

那眼神中,不甘、畏惧、羞耻,种种情绪混杂在一起,显示着他此刻复杂的内心。

心中纵然恨到咬牙切齿,袁耀却也不敢再有半分表露,只能暗暗一咬牙,双膝一屈,跪倒在了陶商的跟前。

堂堂袁家大公子,终于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跪倒在了陶商的脚下。

这一跪,也把貂蝉和吕灵姬母女,对他的全部期望,所有的敬佩,统统都跪碎。

“没想到,堂堂袁家大公子,原来也只是一个嘴上刚烈,心中贪生怕死的软蛋而已,原来我也看走了眼……”貂蝉心中暗叹,花容之间,尽是恨其不争的表情。

“原来,他果然是个贪生怕死的废物,幸亏我当时没有嫁给他,否则必得后悔终生……”

吕灵姬眼中,原先刚刚浮现起的那丁点敬佩,这时已烟销云散,余下的,只有深深的鄙夷和不屑。

她干脆扭过了头去,不想再看袁耀那卑躬屈膝,跪在陶商脚前,巴巴的求饶的丑态。

“嘀……系统扫描,宿主对袁耀实施残暴,宿主获得残暴点8,宿主现有残暴点8。”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

陶商把棍子一扔,甩了甩抽到有点发醉的手,这才饶了卑微求饶的袁耀,又坐回了上首。

其实以他的气度,教训袁耀是肯定的,如果不是为了获取残暴点,也不屑于亲自动手。

“唉,不是我陶商变态,是这个系统设置的太过变态,打人都得亲自动手,才能获得残暴点,没办法,为了残暴点,我也只能变态一回了……”

心中暗自感慨着,陶商坐回主位,鹰目俯射向案前跪伏的袁耀,冷冷道:“袁耀,你可服了吗?”

“服……我服了……我对陶州牧心服口服……”袁耀趴在地上,脑门磕地,连头都不敢抬。

陶商长吐了一口气,出过这口恶气,心中是何等的畅快,一挥手,喝令将袁耀拖将出去。

哼哼唧唧的袁大公子,如死猪般被拖了出去,大帐中,重新又恢复了平静。

“还好没被他搅了雅兴,来,我们再继续喝。”陶商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向那母女二人笑了笑,举杯痛快的豪饮下去。

貂蝉和吕灵姬二人,娇躯一抖,神思才从刚才残忍的画面中清醒过来,眼神中皆残留着心有余悸。

吕灵姬的眼神中,畏惧之色更重,不敢有所迟疑,忙将酒杯端起,小心翼翼的饮下。

貂蝉望着案前那只酒杯,却神色犹豫,迟迟不肯碰。

“怎么,我请你喝酒,不给面子吗?”陶商脸上是淡淡的微笑,语气中却暗藏锋芒。

貂蝉轻咬着朱唇,思绪翻滚,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犹豫了许久,素手还是极不情愿的伸向了那只酒杯。

……

盱台城。

城头上,吕布扶着方天画戟,冷冷的注视着淮水方向。

视野中,一条条的竹筏,正从容的驶过滔滔淮河,向着南岸而来。

陶商的大军正陆续的渡过淮河天险,吕布知道,一旦陶商全军渡河成功,就会对盱台城发动猛烈的进攻。

“陶贼……”

拳头轻击女墙,吕布刀削的脸上,弥漫着厌恶之色。

“主公,袁耀的败兵已经清点完毕,我们一共收拢了近八千的败兵。”身后传来陈宫的声音。

吕布脸上的阴云稍散,回过头时,眼神中已浮现一丝兴奋,“八千败兵……这也就是说,本侯现在总计有一万三千多的兵马。”

陈宫点点头,他知道吕布又兴奋起来,以为凭借着这一万三千兵马,又可能跟陶商一战。

他却依旧一脸沉重,“我们虽兵力倍增,但这些兵马战斗力并不强,且刚遭逢大败,斗志低落,凭他们根本没办法同陶商的精锐之师一战。”

吕布脸上的一丝兴奋的火苗,瞬间又被陈宫给扑灭,重新又恢复凝重。

“那小贼的大军,很快就会悉数过河,到时候必全力进攻盱台,我们不能战也只能与之一战。”吕布拳头握得咔咔作响。

“主公莫急,这一万多兵马,虽然不能与陶商一战,却足以为主公做成另一桩大事。”

另一桩大事?

吕布茫然的看向陈宫,却见自己这位谋主干瘦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涌起了丝丝诡秘的冷笑。

ps:

即日起至10月31号,请大家关注并发送“@堂燕归来”至17k官方微信号(_17k),既可赢得贵宾票奖励,上不封顶~

另九月书评活动正在冲刺,请大家再加把劲,多发书评啊,发过书评的书迷请把截图与地址发给堂燕归来qq群(330968099)或微信(tygl84),准备收礼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