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走不了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神箭士的利箭,依旧如死神的索命之手,无休无止的狂箭而至。

死伤惨重的淮南骑兵,人仰马翻,血流成河,拥堵于盾阵前四十步处,一步都无法再前进。

或者说,他们已不敢再前进半步。

吓破了胆的淮南军骑士,只是拼命的舞动手中的刀枪,一面拨马后退,一面抵御箭雨。

陶军的神箭士们,却抓住他们的每一处空隙,利箭无情的射向他们身体的每一部分。

士卒的惨叫声,战马的嚎叫声,震天而起,整片战场变成了修罗地狱。

纪灵整个人已被射到神魂破碎,他作梦也料不到,李广那个狗贼,竟然指挥着如此一支射术恐怖的兵马。

五百张弓,仅仅凭着五百张弓,就毁灭了他三千宝贵的铁骑。

正当纪灵惊愕不知所措时,一箭破空而至,撕破他的刀幕防御,正中他的肩膀。

“啊——”纪灵一声惨叫,诺大的身躯便栽倒于地。

滚落于地,纪灵心神已碎,也顾不得肩上的痛,猫起身子,拼了命的向着后阵逃去。

指挥坐镇的袁耀,此刻已错愕变色,恼羞成怒。

他这时才知道,陶商为何不怕他半渡击之,原来人家早就藏有这么一支神射奇兵,他的自以为是,反而中了陶商的诡计。

“太子殿下,敌军这支弓弩兵实在是太厉害,咱们中了他的计策,恐怕挡不住他渡河,为今之计,不如先退回大营再做打算?”心惊胆战的杨弘,还保持着几分冷静。

袁耀却已恼羞成怒,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怒喝道:“就算小贼有神箭军又如何,本太子就不信他能挡得住我的千军万马,传令全军,给我压上去,辗压李广那狗贼。”

杨弘脸色一变,忙道:“太子殿下,敌军此阵背靠淮河,与寻常军阵不同,就算我军全部出动,只怕也……”

“住口!”

袁耀厉喝一声,打断了杨弘的劝说,“若是让那小贼轻易渡过淮河天险,传回京城去,本太子的颜面何在,你无需再多说,给我全军压上去。”

袁耀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更仗着还有两万多兵马,根本不听劝说,杨弘被斥,也无可奈何。

嗵嗵嗵——

淮南军中,鼓声再度震天而起。

震天的杀声中,近一万五千的淮南步军,悉数出动,黑压压的从三个方向,向着八百神箭营狂辗而上。

袁耀气势重归傲然,冷哼道:“陶商,你这小贼,就算你一支神射军又如何,本太子就不信,你凭八百弓弩手,就能抵挡得住我一万五千大军的辗压。”

……

北岸。

驻立于岸边的三军将士,皆目睹了神箭营的威力,无不为之欢声雷动。

但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数以万计的敌军,如潮水般的向着八百孤军扑去,一众将士见此画面,无不脸色一变,为对岸的同袍们捏了把汗。

“主公,敌军全部出动了,咱们来不及渡河支援,只怕李哑巴要被踢了屁股,会挡不住啊。”刚刚还激动欣喜的樊哙,这下却紧张起来。

陶商笑而不语。

陈平却往嘴里灌了口酒,酒葫芦指向对面,笑眯眯道:“樊大胃,你可看清楚了,李神射的后面有淮河护着,淮南军又不是鱼,怎么能踢了他的屁股呢。”

樊哙粗大的脑袋一愣,扭过头去,睁大眼睛朝着对面的神箭营瞧去,摸着后脑壳,牛蛋眼转了几转,蓦然间脸上迸射出惊喜。

他终于看出了李广那道盾阵的精妙之处。

寻常背水一战,哪怕是当所项羽的背水一战,都会把军队开出岸滩数十步,甚至是上百步,在远离河水之地结阵。

这种阵形与普通的步兵阵,没什么两样,如果对手有骑兵,或者是兵马众多,就可以从侧后包围抄袭。

陶商秘授李广的这道阵,却并未远离河水,反而是以淮河水屏障,两头抱月,结成了弧形的半圆之阵。

半圆形阵的后方的为淮水,形成了天然的后遁,就令淮南军无法抄袭侧后。

而半圆形的侧面方向,不同与方阵,遇到敌人攻击,必须要掉转方向,临时变阵才能应对。

因为普通的兵马,阻挡敌骑主要靠的是枪戟兵,而李广阻挡敌骑,却全凭着命中率超高的弓弩手,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掉转方向,直接以弓弩手在阵中四面八方放箭便可。

陶商熟知历史,知历史上有一种却月阵的战法,最适合以少量的兵力,背水结阵,诱使强敌来攻,趁机给予敌人重大的杀伤。

先前陈平给他献计,让李广的神箭营登岸,以吸引袁军的注意力,陶商灵机一动,便想到了神箭营,结合却月阵的战术。

如今,事实证明,他的决策是正确的。

惊悟的樊哙,一会瞧瞧陶商,一会又望望面对的神箭营,对陶商是佩服到了心眼里。

震天的鼓声再度响起,对岸的八百孤军,傲对二十倍的敌潮。

李广傲立阵内,眼前敌军扑近,只觉喝一声:“放箭!”

嘣嘣嘣——

弦响之音震天而起,雨点般的利箭腾空而出,形如一道巨网,铺天盖地的向着扑来的敌军,狂压而去。

噗噗噗!

一连串的闷响声,盖过了淮河的滔滔水声,扑至的箭雨将敌人钉倒一大片,鲜血飞溅,惨嚎声大作。

三百敌卒,当场倒在了血泊中。

前队人马翻倒于地,既震骇了后面士卒的斗志,更迟缓了他们的脚步,敌军冲锋的速度立刻变慢。

无休止的箭雨,朝着拥挤不前的敌军,无情的轰击而去,将一万五千人的淮南军,被射到血流成河,尸叠成山。

袁耀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本以为不会跟陶军正面交锋,所以军中并没有配备大量的盾牌,导致他的士卒几乎没有任何防御手段,只能凭着血肉之躯前压,一个个都变成了陶军的活靶子。

“怎么会这样,区区八百射手,就挡住了我一万多大军的进攻,这怎么可能……”中军指挥的袁耀,整张脸已经扭曲变形。

袁耀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自己的两万步军,再加上三千铁骑,为什么会冲不破区区八百人组成的步兵阵。

冲不破也就罢了,还死伤惨重。

对方可只有八百人啊,就算个个是神射手,也不至强悍到这种地步吧。

羞辱,惊恐,茫然……种种情绪折磨的袁耀快要疯了。

眼见计策被破,己军不利,恼羞成怒下的袁耀,却迟迟不肯下令撤兵。

他仍残存着希望,巴望着自己的军队,能够冲破敌阵,为他挽回颜面。

他已经没有机会。

北岸的陶商估算着时机已到,当即下令,部署于北岸的近万步军将士,大举渡河。

震天的战鼓声中,成百上千的竹筏,载着陶军将士冲入淮河,向着南岸滩头阵地冲驶而去。

一艘艘船筏相继冲上河滩,成千的陶军源源不断的登岸,加入到李广军的队伍,开始向混乱的敌军展开反击。

“太子殿下,现在不是意气用事之时,快撤退吧,再不撤退大事就不妙啦。”杨弘激动的大叫道。

袁耀残存的希望,终于破碎,他终于意识到,再死撑下去,就不仅仅是失利那么简单,一旦被陶军全面登岸,他这两万大军就有覆没的危险。

“传令下去,撤退,命令全军后撤。”袁耀沙哑的大叫道。

铛铛铛——

淮南军中,金声终于响起,被射到死伤惨重,抬不起头的淮南军士卒,如蒙大赦一般,慌忙抱头回撤。

北岸处,敌军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陶商的眼睛。

“陈酒鬼,果然如你所料,袁耀那杂碎支撑不住,要全面撤退了。”陶商冷笑道,目光瞟向陈平。

陈平灌一口酒,笑眯眯道:“算算时间,咱们的英大将军的铁骑,差不多也应该到了吧。”

“不是该到了,是已经到了。”陶商马鞭一抬,遥指向对岸西面方向。

陈平和众人举目望去,果见对岸西面方向,尘雾遮天而起,滚滚的沙暴中,一支铁骑之师沿河狂冲而来,从侧后方向,直奔袁耀的中军方向杀去。

陶商昂首远望着对岸,冷笑道:“袁耀,你现在才想起开溜,已经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