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耳丧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陶商,那率军杀到之人,不是陶商还能是谁。

得知留县被刘备击破后,陶商就当即点齐兵马,星夜兼程前来争夺,得知糜竺可能有危后,他更是马不停蹄。

此刻杀到留县时,大老远他就见到留县附近杀声大作,似乎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战斗,他猜想着极有可能是糜竺所部,正在跟刘备进行接战,当即便快马加鞭,急速杀了过来。

果然,陶商很快就看到,大股的刘军,正在追杀着他的护粮军。

他更是一眼就认出了刘备,正一脸狰狞,高举着长剑,想要斩下一个跪在他马前之人。

那跪伏之人,正是糜竺。

糜竺运送粮草,有功于他,且糜贞跟自己有婚约,今眼看着要被刘备所杀,陶商岂能见死不救。

只是相距甚远,想要救却鞭长莫及,陶商灵机一动,便令李广相隔数十步,放出一记冷箭。

李广这一箭去势甚猛,准头也极准,但幸运的是刘备正手执着双手,而利箭又是正面袭来,才给了他机会挡住这索命一箭。

一箭救下糜竺,陶商暗松了一口气,却已怒火狂烧。

大耳贼,这个忘恩负义的伪君子,骗得父亲陶谦的信任,窃夺了徐州大权,却恩将仇报,先是下毒害死了他的弟弟陶应,又几次三番的想要置他于死地,被赶出徐州之后,还死心不改,屡屡的想要重新夺回徐州。

这个切齿的大仇人,就在眼前,陶商岂能不怒。

“李神射,给我灭了大耳贼。”愤怒的陶商,扬鞭向着刘备一指。

沉默寡言的李广也二话不说,挂住铁胎弓,飞马加速上前,猿臂探出,手中战刀,挟着排山倒海之势,狂扫向刘备。

“李广,来的正好,一箭之仇,我今天叫你血债血偿!”

仇人杀至近前,刘备立刻强按下震惊,一声长啸,撑起双股剑,反击而出。

吭!

一声金属轰鸣,刘备武力值不过75,逊于李广80的武力值,且李广能开三石弓,拥有着远超于他武力值的力量,这一刀狂斩而下,刘备岂能挡得住,双剑瞬间被压下数寸,刀锋直斩向刘备脑袋。

刘备大吃一惊,分毫之间将脑袋一斜,勉勉强强的避过。

李广沉默如水,力道却猛如泰山,双臂青筋突涌,大山般的力量寸寸压下,转眼刀锋已削至了刘备的肩上,竟将他肩上护甲也渐渐切入。

“无耻之徒!”就连素来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李广,忍不住也出言骂了刘备一句。

刘备脸形扭曲,面红耳赤,恼羞成怒,大骂道:“助纣为桀的奸贼,我要你的命!”

怒啸声中,刘备臂上青筋爆涨,猛一用力,将李广战刀拼力荡开。

李广却借力打力,战刀先是斩出,回转一百八十度,又反扫而回,轰向刘备下腰。

刘备来不及喘一口气,双股剑一舞,斜向相挡。

又听一声金属激鸣,重击之下,刘备手掌发麻,身形剧震,险些没能坐稳。

两招重击,招招震得刘备身形震动,心中惊疑万分,深深为李广力道之猛而震撼。

二人交手时,陶商已率大股铁骑杀至,冲散了他的兵马,护住了糜竺,叫他再想杀也没有机会。

刘备这方面,关羽和张飞惊见陶商援兵杀到,也放弃了抢粮,急也挥军杀上,旷野上,两队兵马狭路相逢,就此混战起来。

远方的糜贞,被陶商严令不得接近战场,只能驻马于百步之外,双手十指紧扣,祈祷自己的兄长还活着,也祈求上苍保护陶商无事。

陶商指挥着诸军,围杀刘备,而刘备则正吃力的应战李广,越来越艰难。

狂杀而至的关羽,见刘备正与李广这个仇人交战,不由怒从心起,大叫道:“土鸡瓦狗之徒,焉敢伤我大哥,关某要你狗命。”

咆哮声中,关羽当即拍马舞刀,杀向了李广。

陶商见关羽杀到,冷笑一声,喝道:“关羽,现在可不是你逞狂的时候,廉老将军,去会一会你的老对手吧。”

喝声方下,廉颇从斜刺里杀将出来,手舞战刀,将关羽截杀在半道。

两员当世绝点什么安慰她一下,一时间却又想不起说点什么。

“糜小姐……”陶商俯下身来,伸手想要安抚她的背,却迟迟没有落下。

正当他犹豫之时,正沉浸在丧兄之痛中的糜贞,却忽然一转身,娇柔的身儿扑入了他的怀中,脸枕着他的肩,放声哭泣起来。

陶商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悬在半空的手放下,轻轻的抚着她的秀发,抚着她的背,用这样默默无声的方式,来安慰伤感的她。

这一刻,陶商心里没有半点邪念,只有对一个伤心女子,深深的怜惜。

“嘀……系统扫描,对象糜贞感受到宿主关爱,产生仁爱点10,宿主现有仁爱点40。”

系统精灵偏偏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提示音,这却是陶商头一次不想听到这个声音。

人家糜贞正为丧兄之痛而哭泣,自己却还从人家身上捞到了仁爱点,这让陶商有点趁人之危的惭愧,只能暗自苦笑。

哭了半晌,糜贞情绪稍稍平伏,却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才从陶商的怀中抽离出去。

她拭了拭眼角泪水,脸畔微红,却依旧是一脸悲愤,“公子,刘备先杀我二哥,现在又害死我大哥,他跟我糜家有不共戴天的血仇,请公子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杀了刘备兄弟,替我死去的两位兄长报仇,贞做牛做马也会报答公子。”

说着,糜贞便欲俯身下拜。

陶商忙将糜贞扶起,深吸一口气,正色道:“刘备窃我徐州,害死我弟陶应,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陶商在此对天起誓,我一定会将刘备和关羽碎尸万段,为你们糜家,也为我自己报仇雪恨。”

愤怒的誓言,如惊雷般回荡在旷野之中。

糜贞的伤感和悲愤,这才缓解不少,心中对陶商又是感激,又是满怀情愫,却也顾不得什么仪态,再次投入陶商怀中,深深的拥着他。

“刘备,你这个伪君子,我早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陶商轻抚着怀中伤感的美人,默念着这让他厌恶的名字,复仇的誓言,已深深的铭刻在他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