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算计对算计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萧县。

入夜,县府大堂中灯火通明,曹营诸文武,尽集于此。

退兵回萧县,曹操急于破陶商,夺徐州,未有片刻的休息,召集文武重臣,连夜共商破敌之策。

曹仁第一个道:“我军有四万之众,陶商可用之兵最多不过两万,咱们就沿汳水一路推进,不怕辗不平那厮。”

曹仁主张正面辗压,正合乐进等以进攻著称的猛将,众将纷纷附合。

“如果要正面进攻,当初孤又何必费此周折,直接从小沛进兵便是,你们啊,不可因一场失利,就自乱了分寸。”曹操却摇头否决。

慷慨叫将的众将们,很快沉默下来,情绪冷静。

此番用郭嘉声东击西之计,为的就是避过陶商主力,奇袭彭城,以最小的代价拿下徐州,若正面辗压,势必会遭到隗商顽强抵抗,就算最后拿下了徐州,也必损兵折将,是一场惨烈的胜利。

“我们真正的敌人是袁绍,绝不能为了一个陶商,就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谋士程昱斩钉截铁道。

自前番一战失利后,郭嘉旧疾复发,正自休养,并没有参与今日军议,程昱的话就更有发言权。

曹操微微点头,程昱之言,正合他的心意。

诸将激荡的热血便被强压下去,众人思绪翻滚,却无计可施。

曹操再度把目光转向了程昱,向他寻求计策。

尽管程昱的智计要逊于郭嘉,但放眼天下也是绝白了,又是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诡计。

曹操最喜用奇,程昱此计深合他的心意,顿时眼前一亮,当即拍案道:“好,就依仲德之计,即刻派人去给刘玄德下令,命他尽起小沛之兵,给孤夺下留县,打通前往彭城的路线。”

号令传下,曹操又命于禁率军三千,继续驻扎于萧县,多树旗帜以为疑兵,吸引陶商的主力。

曹操则尽起四万大军,借着夜色掩护,北上直奔小沛而去。

……

萧县以东四十里,陶军大营。

陶商识破曹操阴谋,救出樊哙,赫退曹操之后,为防曹操省悟过来,率军大举追击,便连夜退兵四十里,于险要于安营扎寨。

这一战虽损失了五六百人,但宝贵的骑兵却未遭受重大的损失,勉强还能接受。

曹军的损失却至少有一千七八百人,且首战被陶商挫败,大涨了陶军的士气,挫低了曹军斗志。

安营当天,廉颇李广等将,率后续的兵马赶来会合,营中之兵达到一万七千之众。

有了足够的兵马,再加上这一带地势的险要,陶商有足够的信心,就算曹操尽起四万大军来攻,他也能够挡住。

中军帐中,陶商与陈平等人会合,将这场伏击战的凶险,道了出来。

众人皆是感慨不已,陈平却抿着酒,笑叹道:“也亏得主公随机应变之能了得,想出了用多树战旗这招疑兵之计,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个陈平,也学会拍马屁了。

陶商心里受用,却很明白,曹操并没有被伤筋动骨,这一场的胜仗,并未足以逼退曹操,真正的硬仗还在后边。

想真要逼退曹操,恐怕还得陈平这个绝顶谋士,拿出一条万全之策来。

眼珠子那么一转,陶商笑呵呵道:“不管怎么说,这场胜利总是值得庆祝的,来人啊,把我带的那几坛甘家好酒给我拿上来,大家伙好好热闹热闹。”

陈平一听到甘家好酒,顿时像馋猫似的两眼放起光来。

片刻后,好酒端上,陶商便在帐中摆下小宴,与诸将共饮庆贺。

最开心的无疑是陈平了,旁人好歹还要吃几口肉,他可是一刻不停,生恐被别人多喝几口,抢了他的去,疯了似的豪饮,一个人就足足喝了一半下去。

眼看着陈平已经喝得差不多了,陶商干咳了几声,笑眯眯道:“我说陈酒鬼,这酒你也喝了,而且喝的最多,差不多也该是拿个主意,好叫我彻底逼退曹操这个强敌。”

陈平一怔,不由暗暗叫苦,这才明白过来,陶商这几坛好酒可不是白喝的,那是专门给他下套呢。

吃人嘴短,陈平也没办法,只好搔头苦笑道:“曹操可不是容易对付的主啊,主公,你得让我好好琢磨琢磨才是。”

“不急,慢慢想。”这会轮到陶商轻松起来,不紧不慢的一靠,浅品起好酒来。

他表明虽然轻松,目光却始终在地图上游移,也在分析着眼下的局势,思绪翻滚之际,陈平那张苦瓜脸,则忽然间浮现了几分诡笑。

“陈酒鬼,有计策了吗?”陶商眼前一亮。

陈平呷了一口酒,诡笑道:“我脑子这么一转,倒确想出一条计策来,就算逼不退曹操,至少也可以让我们掌握主动。”

这几坛好酒,果然是没有肉包子砸狗啊……

“那还不快说。”陶商兴奋的催促道。

陈平拎着酒葫芦,晃晃悠悠的走到地图前,比划着道:“曹操集结数万之众于萧县以东设伏,可见他主力应该皆在萧县一带,北面的小沛城只有刘备的数千兵马,兵力反而相对薄弱,这不就正是咱们的机会吗。”

陶商随着陈平的所指,目光向着小沛方面移去,鹰目中渐渐的浮现出了几许兴奋。

“酒鬼,你莫非是想让我明面上假装跟曹操在此对峙,暗中却率主力北上,趁刘备不备,一举夺下小沛吗?”

陶商智谋弱,一点就通,听出了陈平的言下之意。

“主公聪明啊。”陈平不失时机的又拍马屁。

左右诸将们,也听懂了陈平的意思,廉颇却顾虑道:“此计虽妙,但倘若主公率主力离去,曹操趁机沿汳水东进,直接威胁彭城怎么办?”

陈平却一笑,“萧县离彭城虽近,但其间却山多地险,曹操虽然兵多也无用武之地,咱们只消数千兵马,拒住险要,纵然曹操有十万雄兵,也休想威胁到彭城。”

陶商连连点头,年轻的脸上已是杀机如火。

曹操,你跟我玩了一招阴的,差点灭了我几千精兵,那好,我就也给你玩一招声东击西,直接端了你的小沛,反而威胁到你的兖州,看你怎么应付。

再无犹豫,陶商当即一跃而起,欣然道:“就用酒鬼之计,文向率三千兵马守营,我亲率一万四千主力折返北上,直取小沛,杀刘备一个措手不及。”

当下陶商便即下达了军令,诸将领命,纷纷而去。

次日天色未明时,陶商已借着夜色掩护,率主力撤离大营,望北悄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