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背叛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下邳城外。

当吕布得陈登鼎力相助,新增一千兵力,打算死守下邳城时,陶商已将一万七千的兵马,尽数从高地中移往平地,重新奔下邳城形成了包围之势。

当天,陶商从北东西三个方向,对下邳完成了包围。

在陈平的献计,陶商特地只围三门,留下了南门不围。

根据陈平的推测,下邳城军民人心惶惶,吕布多半已在想着南逃,前去依附袁术,而陶商一旦把四面围死,反而会促使吕布决死守城。

如果吕布死守的话,想要强攻下下邳城,势必要付出些代价,而小沛的刘备尚虎视眈眈,南面尚有袁术,一时虽退兵,早晚必会复来,面对这种外围局势,陶商必须尽可能保存实力,用最少的代价去攻破下邳城。

留下一门不围,也就等于给吕布留了一条生路,让他多了一个弃城而逃的选择。

围城已毕,陶商并未急于发动进攻,而是先打起了心理战。

陶商下令向城中射入上万封劝降书,劝城中的士民开城投降,否则一旦破城,男女老幼将一命不留,以作为他们“助纣为虐”,协助吕布的惩罚。

精神打击下,下邳城已是风雨飘摇,满城人心思乱,眼看着一副不攻自破的态势。

陶商便暂不攻城,只等坐看吕布落荒而逃,然后自己就可以兵不血刃的入城。

令陶商感到意外的却是,七天已过,设想中的内乱并没有出现。

很快,城中的细作,就将最新的情报,送到了陶商的手中:

陈氏一族慷慨解囊,不但把自家僮客部曲拉出来,协助吕布守城,还拿出家族所存的粮草,供应军需,暂时缓解了城中粮草的不足。

一千私兵的战斗力不及正规军,却足以让吕布兵势稍稍振作,最重要的是,有陈氏一族出面,就能为吕布住下邳动荡的民心,不致于发生内乱。

此外,吕布还在下邳城四处散播假消息,说是小沛的刘备,已率数万大军南下,正在前往下邳的路上,陶商很快就会在他们内外夹击之下,走向覆灭。

“关键时刻,陈登这厮竟然敢站出来力挺吕布,可恨!”陶商将那一道情报拍在了案上,眉宇中掠过一丝恨意。

陈平却咽一口酒,笑道:“陈氏一族跟糜家一样,都是徐州要里应外合,助我们夺取城门,不知信不信的?”廉颇兴奋中又有几分怀疑。

在场众人一听神秘人竟然是陈登,无不大感意外,帐中顿时议论纷纷。

唯有陈平,只一瞬的惊讶后,旋即会心一笑,似乎是想明白什么。

“夫君,那陈登若就是神秘人,他为何还又是出钱,又是出人的,那么热心的相助吕布,这会不会有诈啊?”花木兰公开表示质疑,她的话也代表了其他将领们的怀疑。

陶商却将目光转向了陈平,“陈酒鬼,你觉得陈登为什么会这么做?”

陈平灌了一口酒,理了理思绪,方不紧不慢道:“适才平也说过,陈登乃徐州大族,他的一举一动,首要目的是保证陈家的利益。就如他先前效忠刘备,却在听闻刘备兵败后,果断的归降吕布一样,眼下吕布败局已定,他选择背叛吕布,归顺主公,也是在维护他陈家大徐州的利益,合情合理。”

陶商微微点头,脸上泛现几分赞赏。

陈平不愧是陈平,眼光毒辣,对人心把握的如此通透,把陈登看的一清二楚,跟自己所想的一般无二。

“可是,你又怎么解释,陈登出人出粮,帮吕布守城呢?”花木兰依旧不信。

不待陈平开口,陶商摆手道:“这个理由更简单,他不这么热心,又怎能顺利的把自己的人马安排在城门一线,又怎么好方便里应外合,为我们打开城门呢。”

一席话后,花木兰恍然大悟,诸将也皆省悟,无不欣喜若狂。

陶商虽也欣赏,但心下却颇为陈登存有忌惮。

历史上,徐州几度易手,陈登却皆能屹立不倒,先是跟随陶谦,接着又追随刘备,然后又倒向吕布,最后又归顺曹操。

由此可见,在陈登眼中,家族利益至上,谁的实力强,谁能够执掌徐州,他就倒向谁,才不会死忠于谁。

陶商熟知历史,自然对陈登的性格了如指掌,再加上前番他归顺吕布,如今又叛吕归顺自己,种种所为的举动,更加佐证了他对此人的判断。

不得不承认,此人是个审时度势,玩弄权术的高手,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才。

不过,他也是一柄双刃剑,现在见自己势大归顺自己,难保将来自己形势不利,又会选择投靠别人。

陶商已定下主意,对于陈登,既然用,也要防。

眼下这般局势,以攻破下邳为头等大事,防范先不用管,先用陈登拿下下邳才最重要。

当下陶商便传令下去,令诸将依计行事。

……

下邳城,西门。

城头上,年轻的陈登,正全副披挂,手扶着长剑,率领着他陈家家兵,巡视于城墙一线。

一千陈家军,肃立于沿城,旗号整肃,刀戟鲜明。

脚步声响起,一队人马走上城头,是吕布前来巡视。

陈登忙上前迎接,吕布巡视过一番,颇为满意,拍着陈登的肩膀,欣慰道:“元龙,做的好,本侯果然没有看错你,好好守城,咱们共同度过这次的难关,待本侯反守为攻,拿下徐州后,你就是首功之臣,徐州别驾的位子,就是你陈登的了。”

“多谢主公器重,登必拼死守城,以报主公之恩。”陈登忙表忠心,一副感恩的样子。

跟随在吕布身边的陈宫,却脸色难看阴沉,以一种忌惮的目光,暗暗的瞄着陈登,眼神复杂,心里连颇不是滋味。

要知道,别驾乃州牧之下,百官之首,位高权重,素来都是州牧最信任的属下担当。

这个职位,本来应该是他这个吕布首席谋士来担当,如今却被吕布许诺给了陈登。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吕布对陈登的信任,已经超越了他,他得给陈登让位子,人家现在才是吕布的首席谋士。

陈宫心中不爽也没办法,谁让他不能像陈登那样,又是出粮又是出人,帮着吕布渡过难关。

眼看着陈登受宠,风头盖过自己,陈宫也只能忍气声罢了。

吕布很是满意,又夸赞了陈登一番,指点了一番如何城防,方才放心的离城而去。

望着吕布离去的背影,陈登的嘴角,悄然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