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水淹下邳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水淹下邳之计已定,诸将无不热血沸腾,巴不得即刻淹破下邳城。

廉颇却咳着提醒道:“决水淹城,确实不失为速破的妙计,只是此计太狠,对下邳的破坏也很大,如此繁华之城,若就这般损毁,似乎有些可惜。”

左右樊哙等原本兴奋的诸将,情绪也皆稍稍冷静了下来,对损毁下邳,都开始觉得有些可惜,毕竟,这座城可是徐州州治所在,一州最繁华之地。

陶商却神色坚决,冷冷道:“下邳就算繁华,又岂重要过整个徐州,若不尽快攻破此城,待刘备重入徐州,形势就要再次变得对我们不利,为了顾全大局,无论如何,我们也必须拿下下邳。”

斩钉截铁之词,蓦然间惊醒了众将,众人的神色,再度变得决然起来。

“主公言之有理,徐州四战之地,北有吕布,南有袁术,西有曹操,内有吕布和近在咫尺的刘备,群敌环伺,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拖下去,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下邳。”廉颇也改变了主张。

众文武的意见,就此达成一致,陶商更有何疑,当即下令发动军士,星夜决泗水河,以灌下邳城。

为了麻痹吕布,陶商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掘堤,他先于下邳周围高地另立新营,一面在夜晚调集人力大掘河堤。

三日后。

入夜,陶商借着夜色的掩护,下令全军悄无声息的离开老营,撤往高地上新建的新营,天明时分,一万七千的将士,悉数撤往高地,在下邳城四周只留下一座座空营,插满旗帜,扎满了草人以迷惑城中敌军。

旭日东升,朝霞将尚自沉睡中的下邳城,染上了一层金黄。

高坡上,陶商扶剑立马,鹰目凝视着下邳城。

只见城头上,值守的吕军士卒还在打着瞌睡,一切依旧,他们显然是不知道,四周围营的兵马已人去楼空,只余一座座扎满草人的空营,他们更不可能猜到,很快,一场灭,胜败乃兵家常事么,那陶商只不过是小胜一场,夫君又何必如此萎靡不振,终日借酒销愁。”

红衣女子跪扶在吕布的身边,柔声相劝,倾国倾城的容颜间,尽是不忍。

吕布身形蓦然一震,仿佛突然间清醒了几分,眼神中的醉意,渐渐开始瓦解起来。

啪!

他将怀酒坛,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傲然道:“你说的对,胜败乃兵家常事,本侯虽败,但麾下兵马尚有数千,还有下邳这座徐州第一坚城,陶商那小子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休想攻破下邳,待他师老城下,锐气丧尽之时,就是本侯反守为攻,要了那小贼性命的时候。”

瞬息间,吕布仿佛又恢复了那藐绝天下,第一武者的霸绝气势。

红衣女子眉开眼笑,娇颜绽放如玫瑰般,明亮如宝石般的眼眸中,重新浮现出崇拜敬佩之色,欣慰的一笑,“这才是我心中的那个温侯,我相信,陶商必不是夫君你的对手,徐州早晚还是你的。”

吕布嘴角扬起傲然之笑,正待开口时,蓦然间,猛听堂外传来一声惊涛骇浪般的巨响,竟似山洪决堤一般。

吕布和红衣女子皆是脸色一变,不知发生了什么,吕布猛然间似想到了什么,腾的一跃而起,直奔堂外。

红衣女子依旧花容茫然,也只得心怀着狐疑,赶紧跟了出去。

下邳州牧府的位置,乃是建在城中一处高地,站在正堂外,可以俯视整个下邳城。

吕布不安的奔出大门外,站在石阶上,鹰目急是寻声望去,蓦然瞧见,下邳城的西南方向,竟有茫茫地边的大水,正汹涌的撞击向下邳城。

吕布骇然变色,惊叫道:“怎么突然有洪水冲城?”

话音方落,便有斥候飞奔而至,大叫道:“主公,陶军决了泗水河坝,大水正淹向咱们下邳城!”

水淹下邳!

一道惊雷,当头轰落,轰碎了吕布残存的所有醉意。

刹那间,吕布那巍然的身躯,像欲倒的铁塔般,摇摇晃晃,向后边退两步,表情凝固在了骇然的一瞬。

身边红衣女子,急是上前将吕布扶住,花容也尽皆被惊怖所占据。

“松手,本侯还用不着你扶!”吕布惊转为怒,陡然一声大喝,用力甩脱了红衣女子。

他力道极大,只轻轻一甩,红衣女子便被带的连退数步,险些跌倒在地。

吕布也顾不上怜香惜玉,急叫人牵来赤兔马,翻身上马,直奔城门而去。

就在吕布赶往城门的片刻间,洪波涛涛,已将大半个下邳包围,滚滚的大水,从各处缝隙灌入城,很快就将城的街道房舍,尽数的浸淹其。

大水漫城,不到半日,整个下邳,已是浸泡在了泗水的洪流当中。

城水深近腰,各条街道尽被淹没,城军民只能惊慌的爬到房顶,躲避着汹涌浸入的大水。

即使是处于高位的州府,大水也齐到了膝盖,唯有正堂所在的位置没有被洪水所淹。

城墙上,吕布俯视着一城的汪洋,巍巍躯已是骇到惊魂失措,完全乱了分寸。

就在刚才,他还刚刚重燃起傲意,妄图凭借坚城,守到陶商锐气丧尽,退兵而去时,再趁机给陶商致命一击。

转眼间,眼前这滔滔的洪水,却彻底的击碎了他的如意算盘。

大水漫城,用不了多久,只怕不用陶军攻打,城池就会被浸塌,而在此恐怖的打击之下,城中必是人心惶惶,如何还能抵挡陶商的进攻。

“可恨,难道我堂堂吕布,竟要死在陶商那小卒的手中吗,我不甘,我不甘心啊!”吕布咬牙切齿的怒骂咆哮,极尽不甘。

左右张辽高顺等武将,个个神色黯然,默不作声。

吕灵姬同样是又惊又恨,大骂苍天,大骂陶商狠毒诈,却也只能嘴上出口恶气。

陈登则望着茫茫水势,沉默不语,似乎到了这个地步,智谋如他,也没有什么挽回困局的计策。

一片黯然惶恐的气氛中,一直沉默的陈宫,却忽然道:“主公不必灰心,现在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有一计,必可解下邳之危。”

……

不知不觉中,下邳城已被大水浸泡有五日。

大水冲击浸泡下,下邳城墙数处已开始坍塌,吕布指挥城中军士和男女老幼,担土抬石,拼死的想要填堵。

大水浸淹之下,下邳城俨然如一艘风雨飘摇的破船,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沉没。

吕布饱受被水所浸之苦,城外的陶商,却整日喝着小酒,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大水淹城的免费好戏。

现在陶商所要做的,就等待大水稍退后,趁着敌城浸塌,士气低落之际,全线进攻,一举攻破下邳城。

是日,太阳落山,一天的好戏结束,陶商饮罢最后一口小酒,归往大营。

方入大帐,连屁股都还没有坐定,便有营门守卫前来,将一封书信奉上,声称是一名黑衣人飞箭所射,信封上指名是要献给陶商。

“黑衣人?飞箭?”

陶商心生狐疑,将那道匿名的书信拆开,不由脸色微微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