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攻守之势已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咚咚咚——

轰轰轰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全面进攻的信号,遍传四野。

樊哙手舞杀猪大刀,一声野兽般的咆哮,如一道黑色的旋风,狂卷而出。

一百重甲铁骑轰然而动,以楔形的冲击阵型,如同一柄巨大的长矛,浩浩荡荡的向着混乱中的敌军射去。

铁蹄滚滚,天崩地裂。

面对着直撞而来的陶军重骑,吕布原本就写满了震惊的脸上,立时又添几抹惊色。

陶商弄出了那威力强大的弩机也就罢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小贼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的又武装出了一支连他都没有的重甲铁骑。

没办法,谁让人家陶商有糜竺这个大富豪支持,比他阔绰,比他有钱呢。

“父帅,我们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旁边的女儿吕灵姬,这下也慌张了,颤声向着他惊问。

面对着汹汹而至的敌方重骑,看着麾下混乱的将士,耳听着女儿惊慌的催问,吕布眉头深深凝成了一团,脸上的惊色,渐渐烧成了狂烈的怒火。

今日若败,将不止是一场简简单单失利,他必将遭受重创,双方的实力对比,也将发生质的转变。

那时,他就要以失败者的身份,狼狈不堪的逃回下邳,陶商这个胜利者,反而会一路追击。

徐州的攻势之势,就此逆转。

败给曹操也就罢了,那个阉丑之后好歹挟天子以令诸侯,是天下第二大诸侯,可是,败给陶商这小子算什么呢?

我堂堂吕布,岂能受此羞辱!

吕布被激怒了,恼羞成怒。

他蓦然鹰目暴睁,方天画戟一横,怒喝道:“全军休得惊慌,所有人都不得乱动,给本侯迎击敌寇,我吕家军绝不会败!。”

关键时刻,吕布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是打算拼死迎击。

吕布的这份斗志,稍稍感染了军心慌乱的士卒,混乱之中,一些士卒守住了位置,勉强的鼓起勇气准备迎战。

前方处,一百重甲铁骑,却如狂风暴尘一般,卷至七十余步。

“放箭,阻挡敌骑!”吕布画戟一指,大喝道。

嗖嗖嗖!

数百支利箭,腾空而起,袭向重甲铁骑。

吕军弓弩手虽然放箭,但樊哙铁骑来势甚快,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瞄准,只能仓促之际随手一箭,零零落落的箭雨,散漫随意的向着疾冲而来的铁骑射去。

这般散乱而至的箭矢,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杀伤力,焉能洞穿重甲铁骑超强的防护力,只有不足数骑被射倒于地。

一轮箭袭过后,他们已无放第二箭的机会,黑色巨矛,以风一般的速度,挟裹着毁灭一切的力量,无可阻挡的射了过来。

轰轰轰!

天崩地裂的巨响声中,一百重甲铁骑,无情的撞入敌阵。

樊哙一马当先,杀猪刀四面八方的挥斩而出,斩碎大盾,斩碎敌人脆弱的躯体,如最锐利的一柄尖刀,撕出了一道缺口。

身后的铁流滚滚,如决堤的洪水从缺口处涌入,刀枪无情的斩向左右慌乱的吕军。

这一柄巨大的利矛,中央冲破,瞬间贯穿了吕军脆弱的防线,将那一万多人的大阵,生生的从中间撕开。

“曹性的骑兵何在,为何不阻挡敌骑!?”吕布脸形扭曲,咆哮大叫。

右翼处,茫茫沙暴冲天而起,李广所率的五百轻骑如风呼啸而至,正待援救中军的曹性,还未及动身,便被陶军轻骑杀到,八百吕军骑兵,只能迎接李广的进攻。

骑兵被缠住,中央处,樊哙的重甲铁骑长驱向前,将吕军的缺口越撕越大,那无可阻挡的冲势,更是直奔着吕布的中军处杀来。

铁蹄所过,混乱中的吕军士卒们,不是被铁蹄辗碎,就是纷纷退逃溃散。

重骑兵的强大冲击力,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重甲骑的冲击力,竟然强悍如此,不枉我在你们身上花了这么多钱,看来这笔投资算是投对了。”

掠阵观敌的陶商,眼看着樊哙已冲垮敌阵,兴奋的放声大笑,旋即下令廉颇统率步军主力,大举压下。

号令下,九千早已热血沸腾的步军,追随着廉颇轰然杀出,震天的喊杀之声再度而起,如潮水一般向敌阵卷去。

陶军主力全部压上,便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转眼间将吕军本就脆弱的斗志完全击碎。

一万惶恐的吕军,再也没有一丝的斗志,掉头便是一哄而散,夺命往南逃去。

中军处的吕布,眼看着自家的将士,如过街的老鼠一般望风而退,他的整张脸扭曲到不成人形。

他知道,自己败了,败到无可挽回,即使是他武道天下第一,亲自出马上阵,也无法扭转败势。

想当初,何其之自信,自认为可以击灭陶商,一举全取徐州。

而今,所有的自信,所有的宏图,却统统的被陶商这小贼,无情的击碎。

吕布不甘心,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主公,我军军心已瓦解,败局已无法挽回,速速南撤下邳吧。”撤归而至的张辽,神色凝重的大叫。

吕布却纹丝不动,尽管他明知不得不撤,但碍于面子却迟迟不肯动身。

张辽见势,只得再劝道:“主公,现在撤还来得及,咱们还有重振旗鼓,卷土重来的机会,若再不撤就会全军覆没,一切就都完了。”

“全军覆没”四个字,听得吕布身形一震,仿佛当头遭到棒喝,猛然被打醒一般。

“陶商,你我之间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徐州终究还是我吕布的……”

蓦然清醒的吕布,恨恨的瞪了一眼那耀武扬威,正飞逼而近的“陶”字大旗,深深的吸过一口气,方才万般不甘的含恨转身撤退。

中军“吕”字大旗一动,吕军残存的抵抗志意,更是土崩瓦解。

放眼望去,郯城以南的旷野上,茫茫的吕军士卒如无头的苍蝇一般乱撞,斗志昂扬的陶军将士,驱赶在后,肆意的杀戮。

胜负已分。

陶商长吐了一口气,年轻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如释重负的轻松微笑。

“嘀……系统扫描,宿主获得郯城决战胜利,获得魅力值3,宿主现有魅力值60。”

陶商眼前顿时一亮,3点魅力值啊,自从魅力值过50以后,每战获得的魅力值就越来越少,这次一下就获得3点,看来吕布确实是一个强大的敌人。

胜负已定,接下来的就是追击。

陶商遂亲自出击,率着虎卫亲军,指挥着各路的兵马,一路追穷不舍。

吕布不敢稍有停歇,先从郯城沿着沂水逃至良成,却连城池也不敢入,一路又向着下邳逃窜。

陶商则不给他丝毫的喘息机会,一路穷追不舍,大军杀入下邳国,一直杀到了下邳城下。

吕布此役可以说是损失惨重,一万两千人的兵马,被陶商所杀所俘者,数量就有六千之众,逃回下邳的兵马,不足五千。

此消彼涨,在收编了吕布的部分降卒之后,陶商手头握有的兵力数量,已达到了一万五千之众,数量几乎是吕布军的三倍之多。

凭借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一路追击的陶商,很快就将下邳城,围成了水泄不通。

就在他兵围下邳的同时,这场奇迹般的大胜,也迅速的传扬出去,遍传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