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鱼儿上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心中这么一荡漾,糜贞一时失神,便觉双腿一软,向着陶商就倾倒了过去。

“小心。”陶商不及多想,本能的张开双臂,糜贞便顺势的倒入了他的怀中。

那一对傲峰,狠狠的撞击在了陶商的胸膛上,令他感受到一阵明显的挤压之感。

舒服啊……

陶商心中暗爽时,糜贞脸蛋却已酥红如晕,也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双腿一软,就这么倒入了陶商的怀中,而且是当着自己哥哥的面。

虽说她是陶商的未婚妻,早晚也要是陶商的人,但毕竟还未成婚,这般肌肤相亲,贴得这般紧,成何体统。

娇羞的糜贞,赶紧双手一撑,逃离了陶商的怀抱,低头拢起自己的发丝,红着一张脸不敢正视陶商。

糜竺看着自家妹子,这般跟陶商亲密的样子,这个做哥哥的不禁有些尴尬,心中却又有些暗喜,只呵呵的一笑。

“嘀……系统扫描,对象糜贞产生情爱,宿主获得仁爱点9,宿主现有仁爱点9。”

陶商就知道,刚才那一下无意间的亲密触碰,已让糜贞无意中动了情,获得仁爱点是意料之中的。

前番为了破陷阵营,陶商已把所有的仁爱点,还有残暴点统统都消耗干净,召了那个神秘英魂,所以点数清零,眼下这意外得到的仁爱点,可是他全部的家当。

正当气氛尴尬时,夫人花木兰从外走了进来,见糜贞也在,不禁看了她一眼。

糜贞见到花木兰时,心情却很是复杂。

原本如果她不退婚的话,现在她就已经是陶商的正室,就是因为她看走了眼,走错一步关键的棋,陶商正妻的变成了眼前这个花木兰。

而她,就算将来陶商娶了她,也只能屈居妾位,喊花木兰一声姐姐。

心中虽是遗憾,糜贞却也知道这是自己活该,只能勉强的一福,见花木兰见礼,口称一声“见过夫人”。

花木兰点头向她致意,随后向陶商道:“夫君,兵马已经集结完毕,可以出发了。”

陶商的目光顿时肃然起来,安慰了糜家兄妹几句,夫妻二人便匆匆离去。

陶商在时,糜贞一句话也不多说,陶商一走,她却鬼使神差的跟到了门边,目送着陶商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她痴怔了许久,幽幽一声轻叹。

……

次日,天色将明未明。

晨风拂面而来,陶商似乎能从风中嗅到一股血腥的味道。

山坡下,那一支运粮的车队徐徐的从眼前经过,车轮吱吱呀呀的作响。

东方已发白,附近依旧是一片安静,静得让人有些烦躁。

“夫君,既然咱们是故意诱吕布来劫粮,何不干脆让粮车走大道,偏偏走这难走的小道?”身边的花木兰有些狐疑。

陶商目光不离大道,淡淡笑道:“吕布此人颇有智计,且其麾下有二陈这样的一流谋士,如果我们走大道的话,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咱们越是偷偷摸摸,他们就越相信糜竺的苦肉计是真。”

花木兰杏眼转了几转,秀眉一展,方始恍然省悟。

夫妻二人,大将廉颇,还在埋伏在山间的数千步骑将士,目光继续注视着小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觉太阳已升,万道朝霞将山川染成一片金色。

一百多车粮草已从眼皮子底下通过,越行越南,四周却依然安静。

等候了大半宿的将士们,情绪渐渐开始有些不安,他们已经在担心,敌人真否会像他们州牧说的那样,前来劫粮。

甚至是廉颇也开始有些怀疑,莫非糜竺的苦肉计被识破了不成?

陶商却由始至终,神色从容冷静,没有丝毫的怀疑,对自己的判断,对陈平的这道诱敌之计,深信不疑。

吕布缺粮,这是他致命的弱点,糜竺又挨了几十板子,苦肉计这等程度的妙计,可是历史上连曹操都被瞒过的,更何况是吕布。

思绪翻转之时,忽然间,陶商的神色微微一动。

他忽然感觉到,地面上隐隐约约传来丝丝缕缕的声音,越来越剧烈,仿佛深埋于地底的野兽,正咆哮着向上窜来,欲要破土而出。

那是千军万马在奔腾的痕迹。

“夫君,来了!”花木兰也觉察到,兴奋的叫了一声。

陶商精神大振,手搭凉棚,只见西南方向,尘暴冲天而起,眨眼间,便有数千兵马狂杀而至。

“吕”字和“张”字的大旗,傲然飞舞,张辽和吕灵姬,统帅着三千吕家军,狂杀而来。

当先处,吕灵姬身披赤色披风,手舞画戟,风驰电掣,似一道赤色的火焰撞入运粮队。

她清喝一声,杀机凛烈,手中画戟舞出漫天梨花般的光雨,四面激射而出,锋芒过处,运粮队的士卒无不被点倒在地。

鲜血飞溅中,三千吕家步骑,在张辽的引领下,随后撞入车队,顷刻间便将车队拦腰斩成两截。

敌军来势突然,攻势迅猛,千余由乡兵组成的护粮军,焉能是对手,根本来不及结阵抵挡,便被冲成四分五裂,顷刻间陷入崩溃之中。

“杀——”

“杀光他们——”

野兽般的震天喊杀声中,凶残成性的吕军士卒,大刀无情的挥下,将惊恐的陶军护粮兵斩为粉碎。

张辽武道威猛自不用说,吕灵姬深得其父戟法精妙,更是如一团流火左冲右突,疯狂的收割人头。

很快,护粮军死伤过半,斗志就此瓦解,抛下百余粮车,四散而逃。

吕灵姬杀到兴起,俨然已忘了自己此来的目的,还欲策马穷追,非杀光陶军护粮兵不哥。

“大小姐,不要再追了,几百败军而已,不值得我们费神,先把粮草押回大营再说。”张辽却很冷静,大叫着拦住了吕灵姬。

吕灵姬这才从疯杀中清理过来,意犹未尽的强压下杀机,喝令士卒们收拾粮车,准备带走。

一众得胜的吕军士卒,眼见着一袋袋饱满的粮食,眼眸中立时泛起了贪婪之光,纷纷开始争抢起粮车,试图据为己有。

吕布的军队以幽并人氏为主体,当年归顺董卓之后,跟西凉军相处久了,也沾染了西凉军烧杀抢掠的兵匪性子,如今见得粮草在眼前,贪心一起,便忘了此来的目的,纷纷开抢起来。

狭窄的小道之上,一百多辆骡车,三千多号吕军士卒,拥堵不堪的挤在了一起,场面转眼陷入混乱。

张辽眉头一皱,立刻大喝道:“这些粮草都要充公,谁敢再抢,军法处置。”

“我让你们抢!”吕灵姬却没那么多废话,杳眼一瞪,手起戟落便向一名抢粮的军卒斩去。

鲜血飞溅,一颗人头飞落。

一众吕军士卒为大小姐的手段所慑,皆收敛了贪心,队伍渐渐开始恢复秩序。

山坡林中的陶商,目睹了大道上的局势变化,冷笑道:“这个姓吕的小贱人,倒是有几分他爹的狠辣,这么快就镇住了士卒的争抢,看来,我得在你们恢复秩序前动手了……”

鹰目陡然一凝,陶商厉喝一声:“廉老将军何在!”

“咳咳,末将在!”廉颇咳着上前一应,苍老的眼神中,流转着对陶商判断力的钦佩,还有猎猎的杀机。

陶商拔剑在手,一指小道上的群敌,大喝道:“我命你率五百铁骑冲击,给我一举摧垮这班狗贼。”

老将热血已燃,慨然领命,拨马转身,厉喝一声:“骑兵将士们,敌人已中了主公的计策,随老夫杀下去,杀他个痛快!”

振臂一呼,廉颇跃马舞刀,如一只下山的猛虎,向着山坡下的敌军,咆哮扑去。

五百铁骑轰然而动,如汹汹的泥石流般,汹涌滚下。

正在收拾粮车的吕军士卒,万万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竟有一只兵马,如神兵天降一般,从他们的旁边杀将而出。

张辽骇然变色。

吕灵姬骇然变色。

三千吕军士卒,顷刻间,陷入无尽的惊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