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吕灵姬的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吕灵姬娇艳如火,似万绿丛中一点红,就这么狂冲而来,陶商一眼就看到了她。

“吕布军中,竟然也有女将,而且……”

陶商眼神微微一动,他忽然觉得迎面冲来的这个女将,看着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有过一面之缘,但就是想不起来。

“是那个傲慢的随从,就是张辽身边那个女扮男装的随从!”花木兰一下识破了那女将的身份,女人果然更加敏感一点。

陶商神思飞转,蓦然间省悟。

当日张辽前来开阳,替吕布求两家联姻灭刘,身边就跟着一个随从,语气气势颇为傲慢,一点都不像个跟班的。

后来花木兰却说,那名随从耳垂上有洞,乃是女扮男装。

那时陶商就颇为狐疑,后来又打听到吕布有一女儿,跟木兰一样有巾帼之风,性情与其父相近,联想起张辽那天对其态度,陶商便猜想,那名随从必是吕布之女所扮。

今日,这汹汹杀至的女将,多半就是那吕布之女吕灵姬了。

神游的转瞬间,吕灵姬已冲至二十步前,身后是滚滚的铁骑洪流,如狂风暴雨般追随于后,掀起漫空的狂尘。

说实话,眼前这道壕沟虽然能挡得了张辽他们的步军,却根本无法阻挡吕灵姬骑兵的轻轻一跃。

若是让他们就这么跳过来,才撤不远的陶军将士,就将面临一场灭那小子不可小视,今天我就亲手斩下他的狗头,好好奚落你一番……”

吕灵姬心中盘算着,娇艳如玫瑰般的脸蛋上,不觉已绽放出了得意的冷笑。

然后,就在她将要冲至沟边,飞身跃起前的一刻,一道火墙腾空而起,封住了她的去路。

吕灵姬花容骇变,急是勒马,这等熊熊大火,要是再强行跳过去,不被当场点着,烧成火炭才怪。

受惊的战马,咴律律的一声鸣嘶,后蹄一蹬,人立而起,堪堪的在火沟边停下了脚步。

吕灵姬身形晃动,吃力的夹住马腹,身子连连后仰,若非双腿有力,险些就要从马上跌落下来。

战马终于落地,随后而来的骑兵们也纷纷勒马,彼此撞在一团,撞的是人仰马翻。

吕灵姬勒马横戟,立于火沟的旁边,一张俏脸惊惊无限,穿过熊熊火焰,恨恨的死盯向对面的陶商。

吕灵姬很火,张辽却恍然大悟,眼中不禁掠过一丝欣赏的意味,“怪不得他敢自己殿后压阵,原来早就准备好了这断敌之计,看来今天想彻底的击灭他是不可能的了”

不仅是张辽,就连高顺也暗暗点头,似乎惊异于陶商如此深谋远虑的布局。

“吕大小姐,你想杀我还嫩了点,回去转告你父亲,咱们郯城再决胜负。”陶商笑着高声道,脸色闪烁着些许讽意。

火沟对面,那成千上万的吕军士卒,被这火沟挡在了北面,空有一腔的杀意,却只能望火兴叹,眼巴巴的目送着他们的敌人扬长退去。

吕灵姬听着陶商的讽刺,本是震惊的俏脸,刹那间气得是暴跳如雷。

她早看陶商不顺眼,本想借着这场大胜,以期一举将陶商歼灭,亲手斩下陶商的人头,却没想到,人家早就料敌先机,竟是不可思议的提前布下了这阻拦的火龙。

眼瞧着敌人远远退去,透过火光,又看到陶商驻马沟边,耀眼扬威的盯着她笑,吕灵姬心中更是恼羞成怒。

盛怒之下,吕灵姬突然瞧见曹性也在身边,画戟便向陶商一指,“曹性,你不是箭术过人吗,看见没有,陶商那小子就在火沟那边,给我射穿他的脑门,叫他再嚣张。”

“小姐瞧好吧。”曹性二话不说,抄起手中弓箭,朝着陶商就是一箭射去。

曹性的箭术极为了得,在军中号称吕布之下的第一人,这一箭射出去,力道猛,够准头,穿越熊熊火墙,向着陶商呼啸而至,直奔他的面门射来。

身边的花木兰听得破风之声响起,本能的觉察有冷箭袭来,急叫一声:“夫君小心!”

陶商却不闪不避,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曹性放箭,更没有看敌箭射来一般。

花木兰大惊,尖叫声纵马上前,想要来保护陶商时,那离弦之箭已如电而至。

这千钧一发之际,却见陶商的另一侧,一道臂影晃动,还未看清时,挡在陶商眼前的手掌中,已赫然多了一枚箭矢。

是李广,竟然是在分毫之间,徒手接住了曹性的射来之箭。

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他之所以巍然不动,就是仗着李广离自己极近,以李广的身手,区区一个曹性又岂能伤得了自己。

结果果然如他所料,李广反应敏捷如风,竟然露了一手徒手接箭的绝活,陶商忍不住喊了一声漂亮。

花木兰这才长松了一口气,不由以敬佩的目光瞟了自家丈夫一眼,佩服他这么信任李广,早料到李广能挡住冷箭。

而火沟那一侧,几千袁军士卒,皆目睹了李广徒手接箭的神举,无不是骇然变色。

曹性也大吃了一惊,当日吕布赌箭之时他并不在场,只是后来才听人说吕布输给了一个叫李广的家伙,他却始终不信。

如今这个李广,竟在咫尺间徒手接住了他的箭,光这一手反应就要胜于他,不由令他大为吃惊,暗想当初或许自家主公是真的输了,而不是为了出卖刘备故意放水。

“敢射你大爷,找死啊,李神射,给我把这支箭送还给那个投胎心切的家伙。”陶商眼眸寒光大作,拔剑朝着曹性一指。

李广就像是一个不会说话的石头人,一声不吭的解下铁胎弓,搭箭弯弓,瞄准镜般的眼珠子,如死神之眼,死死锁定了曹性。

开弓似弯月,箭出如流星。

只听得一声锐响,一道寒光离弦而去,如闪电一般扑向曹性。

曹性瞧见李广徒手接箭时,心中已是大骇,眼见他弯弓搭箭,更是吃了一惊,急将手中大枪握紧。

瞬息间,流光已至,直扑曹性面门。

曹性也不是吃干饭,以李广的射术,如是大老远偷放一记冷笑,猝不及防之下,或许能秒杀他。

现在就当着一面火墙,面朝面的射他,简直就是嘲讽他的反应能力,曹性很火,眼见利箭袭来,毫不犹豫的举枪拨挡。

铛!

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那一箭被曹性挡偏出去,但箭上强劲的力道,却震得曹性手臂发麻,连手中的枪都险些拿捏不住,脱手飞落。

曹性心下不由又是一惊,更令他惊愕的却是,那支被他挡偏了三分的利箭,竟然拐了一个弯,奔着不远处的吕灵姬窜去。

“小姐小心!”

曹性大叫一声示警,吕灵姬花容惊变,前一秒她还想嘲讽李广浪得虚名,没有射中曹性,却不想后一秒钟,那支被挡出去的利箭,却像长了眼睛似的,朝着她就飞射而来。

吕灵姬顾不得许多,仗着75的武力反应,身子硬生生的往旁边偏过寸许。

利箭擦着吕灵姬的脖子抹过,虽没射中,箭刃却撕破了一条细细的口气,吕灵姬只觉脖一阵痛疼,伸手一摸竟已摸到了鲜血。

“陶商!”

吕灵姬猛抬起头,杏眼怒瞪向陶商,残阳射在她眼中,仿佛愤怒的火焰在燃烧。

此刻,她恨不把把陶商按倒在地,活活的掐死这个可恶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