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各怀鬼胎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情况虽然稍有变化,但御敌的基本方针不能变,陶商遂令全军停下,于沂水河畔就地扎营。

在廉颇的主持下,大营立下两道营墙,外掘三道壕沟,四重鹿角,一座坚如磐石的大营,很快就耸立在了沂水河畔。

陶商又向诸将,以及全军将士都下达了死命令,没有他的军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战,违令者斩立决。

当陶商安营扎寨之时,二十里外,数万的军队正沿着北上大道,向着营垒方向蜂拥而至。

黄昏时分,残阳映照下,数不清的兵马,如滚滚涛水一般,逼近了陶军的大营。

陶商驻马于营前,鹰目远望南面方向。

嘹亮的号角声吹响,只见地平线的尽头,一面“吕”字大旗,正缓缓的升起。

紧接着,绵绵无际的黑色森林徐徐浮现,冷森森的铁刃反射着幽幽寒光,密密麻麻的枪戟直指苍天,几欲将暗沉沉的天穹映寒。

无数的步骑军队,滚滚如涛的战旗,漫漫如洪流般从地平线下卷起。

近两万的敌军,从四面八方汇聚成了黑色的怒涛,在那面“吕”字大旗的指引下,从丘陵上漫卷而下,滚滚倾泄而至。

敌势汹汹,营垒一线列阵的陶军将士们,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刀枪,呼吸随沉重起来。

纵使陶商面色坚毅如铁,但心中也掠过一丝寒意。

毕竟,他要对战的可是天下第一的吕布。

“怎么看起来吕布的兵马数量,比情报中的要多不少?”身边的花木兰发现了可疑之处。

陶商也觉察到了可疑,举目细扫敌阵,很快就寻找到了答案。

他看到了一面“张”字大旗,那面大旗所引领的四五千兵马,衣甲旗帜皆与吕布军颇有不同。

“原来是袁术的部将张勋,袁术,你对吕布还真贴心,竟然还派了兵马来助战。”陶商冷笑道。

此时,对面的敌阵中,隆隆的鼓声已如闷雷般忽起,悠远的号角声迸射着浓浓的杀气。

吕布马上就要发动进攻了。

就在此时,左右将士们的神色越发不安,情绪愈加的紧张,军心未战已现动摇。

纵使是身经百战的这班部下,面对着名震天下的吕布,也难以克制心中的那份畏惧。

何况,这一万的军队中,有近半数是收编和征募而来,并非经久沙场的老兵。

而且敌人的数量,还两倍于己方。

陶商绝不能容忍开战之前,军心有动挫动,当即鹰目一凝,厉声喝道:“敌军虽众,又有何惧!跟随着我陶商,你们只会胜,不会输,都他娘的给我拿出血性来,拼死一战!”

暴雷般的惊喝声中,猎猎的豪情与滚滚杀气迸射,宏亮的声响竟是生生盖过了敌人的号角声,左右将士无不听闻。

将士们原本不安的情绪,立时被陶商怒吼驱散,原本不安的脸上,信心与斗志在重新的凝聚。

一双双眼睛望向陶商,那傲如青松的身躯,曾经引领他们多少次击败强敌,扭转乾坤,他们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决一死战!”

三军将士挥舞兵器,狂声大叫,愤怒的吼声如震天的雷声,令天地变色。

一传十,十传百,片刻之间,整个大营万余将士皆如发狂一般,齐声喊杀。

无畏的杀声,声震四野,竟是令迎面而来的汹汹之敌为之色变。

数百步外,傲然飞舞的“吕”字大旗下,吕布那藐绝天下的眼神中,此刻也不禁掠过一丝异色,似为陶军如虹的士气所震动。

一瞬后,吕布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那冷峻的脸庞,重新为高傲与不屑占据。

然后,他拨马上前一步,手中方天画戟缓缓抬起指向陶军大营,目光却偏向身边的张勋,“张将军,本侯命你率本部兵马,从正面攻入敌营,本侯大军随后策应,一举辗平陶商。”

张勋眉头微微一皱,似乎对吕布这道命令显的有些意外,干咳着道:“温侯,敌营设得颇为坚固,只怕单靠我五千淮南军,未必能冲得破,何不如全军压上,一鼓作气荡平敌营。”

吕布手头共有两万兵马,但其中五千却是袁术派张勋前来助战,算是客军,所以张勋自然有权力对吕布的命令发出质疑。

张勋不傻,他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拿着自己的士卒性命,去替吕布做开路先锋。

眼见张勋有拒绝之意,吕布也不怒,只是浮现出轻视的目光,冷笑道:“本侯只是听闻张将军你乃袁公路帐下第一猛将,麾下皆是淮南精兵,想要一睹你的风采而已,今日一见,袁公路手下的兵将也不过如此,也罢,你就坐着看戏吧,瞧瞧本侯是怎么攻破敌营。”

吕布言语神情,分明是在讥讽张勋,更间接讽刺袁术。

张勋神色一变,脸上愠色顿生。

他立时想起袁术的吩咐,令他此番前来助战袁术,一定不能有损他袁术的威名,让吕布小视。

念及于此,张勋脸上豪气顿生,傲然道:“温侯不必用激将法,区区一个陶商而已,我淮南军岂放在眼里,温侯且在旁观战,张某去取了那小子的人头便是。

说罢,张勋一身豪气,拨马望本部兵马而去,很快,便率领着五千淮南军,向着陶军大营开始逼近。

五千骑兵徐徐出阵,向着敌营正面开始推进。

见得张勋不得不听令而行,吕布的嘴角悄然掠过了一丝诡笑。

“父帅,那张勋说的也有道理,咱们何不全军压上,一鼓作气灭了陶商,何必要让他们淮南军抢风头。”吕灵姬一脸不解道。

吕布笑而不语,刀削的脸上,流转着丝丝阴冷的得意。

另一侧的陈登却笑道:“大小姐不知,这正是主公的高明之处,袁术派张勋前来,明为助战,实际则有钳制我们的意图。到时咱们若是全取徐州,张勋这五千兵马绝不会轻易退走,这就等于袁术在我们徐州腹地扎下了一枚钉子,他这是不满足于我们割给他的南面诸县,还想贪图更多。温侯这一招既可借刀杀人,又可试探敌营虚实,实在是一石二鸟的妙招啊。”

陈登点破了吕布的用意,吕灵姬和左右诸将,这才恍然大悟,无不向吕布投向敬佩的目光。

吕布脸上傲色更重,哈哈一笑狂笑,下令擂鼓给张勋助威。

鼓声震天而起,冲破云霄。

震天的喊杀声中,五千淮南军轰然而出,如漫卷的洪水一般,遍野而过,向着陶营冲来。

“吕布,你终于动手了,那咱们就用拳头来决定,谁才是徐州真正的主人吧……”

陶商深吸一口气,拔剑在手,厉声一声:“全军准备迎敌,敢后退半步者,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