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脚底抹油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p>吕布洋洋洒洒道出了自己的盘算。

张辽等部下,这下才恍然大悟,他们原以为吕布在比箭当中,吃了陶商的亏,却没料到吕布顺势又从坏事中觅到了良机。

“父帅英明啊,陶商那小子若真敢全力去攻打刘备,那他就死定了,他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吕灵姬一脸敬佩的表情。

陈登也面露一丝奇色,拱手道:“诚如温侯所说,这倒的确是一个全取徐州的机会,温侯高明。”

吕布一笑,刀削的脸上掠起一丝得意,目光如刀刃般射向城南陶军大营方向,“我们就坐山观虎斗,等着渔翁得利吧。”

城头上,一片笑声。

……

下邳城西三里,泗水河畔,刘家大营。

刘备和他的一千残兵就安扎于此,包括关羽张飞在内,所有人都在焦虑不安的等着刘备归来。

关羽和张飞两兄弟,更是立于营门,翘首以盼。

终于,刘备策马而归,一脸欣慰放松的笑容,全营将士们见他这般神态,皆松了一口气,以为这场会面的结果是吕布压倒了陶商,他们将继续得到温侯的庇护,而免于被陶商那小子疯狂的追击。

刘备带着笑容回往大帐,一入帐中,笑容却瞬间阴沉下来,神情凝重道:“云长,翼德,你们速速收拾一下,再去通知简雍,今晚我们就弃营,只带着十几名亲兵,走水路北上撤离徐州。”

此言一出,关张二人立时满色,顿生狐疑。

“大哥,这会面都谈羸了,为啥咱们还要逃离徐州?”张飞扯着嗓门问道。

“小声点!”

刘备手指竖于嘴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悄悄的将帐帘放下,却才低声叹道:“适才我那表情,只是怕将士们知道真相,军心崩乱而已,其实吕布并没有谈羸那小子,他已经决定袖手旁观。”

轰隆隆——

一道惊雷当空劈落,劈得那两兄弟震惊错愕,满脸的不信,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以吕布之威,竟然会被陶商逼得做出让步。

刘备又叹了一声,遂将会面之时,双方比箭,吕布输于陶商部将李广的过程无奈的道出。

关张二人听罢,方才平伏下的心情,再度陷入震惊。

“先是廉颇那老匹夫武道了得,接着又出来了李广,神射竟超越了吕布,陶商那小子到底搜罗了多少奇人异士?”关羽赤脸惊怒,喃喃自语。

两兄弟震惊了片刻,张飞先从惊臆中清醒,不解道:“就算咱们要撤,也当带着这千把个弟兄一起撤走吧,大哥为何要丢下他们?”

刘备又叹了一声,苍老的脸上尽是无奈,似有难言之隐。

关羽丹凤眼中,蓦的闪过一丝会意之色,捋着美髯,默默道:“陶商奸贼的斥候此刻想必已遍布于我大营四周,我们若全军撤退,那小奸贼必定会立刻大举来攻,到时候我们反而会被拖累。”

张飞身形猛然一震,明白了刘备的真实意图。

他的大哥这是要以牺牲千余士卒为代价,吸引住陶商的注意力,好掩护他们三兄弟悄无声息的逃亡。

张飞沉默了,对刘备的决定他没有表态,但沉默却意味着他打心底里是不太赞同这样的做法。

刘备瞟了一眼张飞,再次长叹一声,灰白的脸皱到起了褶子,深陷的眼眶中也盈起了不忍的泪光,“这些将士们跟随大哥日久,大哥视他们如手足一般,如果不是为了匡扶汉室的大业,要留得有用之身,我是宁愿跟他们血战沙场,同生共死啊……”

刘备声情并茂,说到伤心处时,不由老泪纵横。

大哥这般样子,张飞岂能不动容,很快便叹道:“大哥莫要再自责了,俺们都理解大哥你的难处,为了匡扶汉室的大业,别说是牺牲几个士卒,就算是大哥你要牺牲俺老张,俺也绝不会怪大哥。”

刘备这才收敛了泪容,把张飞一搂,欣慰道:“翼德你能理解大哥的苦衷,大哥就心满意足了,我们三兄弟起誓要同生共死,大哥又怎会牺牲你来苟活呢,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大哥死也要跟你们死在一起。”

这番话把张飞感动的是稀里哗啦,鼻子一酸,眼中也不禁闪起几分泪光。

关羽心中自然也感动,但他却没张飞那么感性,很快冷静下来,问道:“大哥,我们撤出徐州之后,又将去哪里?”

“去许都,投奔曹操。”刘备话一出口,却又觉的不妥,立刻改口道:“不对,我们不是投靠曹操,是去投奔天子。”

……

刘备灰溜溜的逃回大营时,陶商也在带着他两百将士,意气风发的还往五里外的大营。

一路上,将士们都对李广的箭术是赞不绝口,就连一向不懂的怎么夸人的樊哙,也对李广是啧啧称奇。

黄昏前,陶商一众还往大营。

一入大帐,留守的花木兰悬着的心才放下,忙问陶商会面结果如何。

未等陶商开口,樊哙便指着李广道:“夫人啊,老樊我给你隆重介绍,就是这位李神射,神来一箭唬住了吕布,吓得吕布不敢再保护刘备。”

花木兰云里雾里,俏脸尽是惊奇,还没明白过来他说些什么,不由看向陶商。

陶商便将他如何选中李广,令他比箭胜过吕布之事,道与了花木兰。

花木兰这才恍然大悟,不由也对李广,这个刚刚被陶商所提拔的新人,啧啧称奇。

“我说李广,见了咱们夫人,还不拜见。”樊哙见李广跟个木桩子似的,有点不太高兴。

李广依旧一言不发,只向着花木兰一拱手,算是见礼。

樊哙就看不下去了,嚷嚷道:“从头到尾就没见过你说过一句话,赶情你是个哑巴啊。”

“我不是哑巴。”李广瞪了他一眼,终于开口。

“哎哟,原来真不是哑巴。”樊哙却给他冷不丁吓了一跳,却又道:“既然不是哑巴,你倒是多说几句啊,又不会少肉。”

李广又闭上了嘴巴,继续沉默不语。

“先是个吃货,接着又是酒鬼,现在又召了个三棍子打不出一声屁的,果然能人异士性情多古怪啊……”

陶商心中感慨了一阵,神色间杀机忽然而起,挥手令道:“好了,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吕布一定想坐山观虎斗,我们不能给他这个机会,今晚樊哙率三千兵马守营,防范吕布趁机背后捅刀,其余人马跟我夜袭刘备大营,速战速决,灭了大耳贼。”

众将的精神,立时紧绷起来。

“夫君,防范吕布倒是没错,咱们大军刚到下邳,何必急着攻打刘备,让将士们稍作休整再战不迟。”

陶商嘴角却扬起一抹冷笑,“夫人你还不够了解刘备,这大耳贼最擅长的就是遁逃之术,如今形势不利,他多半已萌生逃意,我们必须赶在他脚底抹油之前灭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