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三月十九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于八尺白了申洺一眼,道:“虚圣放眼人族,岂会遗漏?申主簿说话一定要注意,这里开始县试之地,容不得你胡言乱语。若再有下一次,本官必将上奏朝廷弹劾你!”

申洺咬着牙,不敢还嘴,心道不赖自己想得不周全,主要是方运头脑清醒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行两次连续反击,换成别的县令绝对做不到。

方运随后道:“宁安县蒙童多,召集起来相对困难,所以我在县试之前并不打算讲。今日考生齐聚,明日放榜,那第日即月十七,我便在此地开课,分别讲授如何应对请圣言和经义,只要是宁安县,皆可来院听讲。”

“多谢方虚圣!”

众多考生无比欢喜,方运去年形成的异象,在老师里绝对是最顶级的,若能听他讲课,足以成为一生的荣耀。

申洺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若自己不提这事,方运不知道多久才能想到这种大范围授课,可现在提了,方运正好趁着县试人多的时候再收买人心。

这下,连左相一党的官吏们看方运的目光都变得柔和,因为他们的孩或亲友家的孩都需要方运指点。

方运可是从童生开始“圣前”,一直“圣前”到进士,他开口几乎相当于大士在讲课,,无论讲什么,都能牢牢记住,哪怕再懒,也会慢慢消化。

这就是半圣世家最大的优势之一,他们经常得大士甚至大儒教,在应对科举上远远超过寒门和普通士族,一步快,步步快,经过多年积累,实力不膨胀。

所以同一届的殿试进士除了少数几人,大多数人根本不想跟方运教化。因为根本争不过,方运有口含天言,在这方面的优势大了。

其实方运本来没想给童生以下的考生讲课,除了召集困难和人数过多。还有一方面县试录取固定的名额,无论他讲课与否,今年都会录取相同数量的考生,无法彰显他的教化之能。

但是,给童生讲课则不一样。童生会在六月考府试,府试是青乌府的多个县竞争秀才的名额,若宁安县在府试中获得的名额比去年多,那才能他教化民的能力强大。

申洺简直想找个地缝最近去,县丞陶定年轻咳一声,道:“有方县令在,我宁安县在之后的科举中必将力压其余各县。最近,我宁安县当真是喜事连连,先是刑殿工殿来人,过几日是虚圣授课。月十九就是医道会的召开之日。生为宁安人,幸甚!”

众官吏看出来陶定年是为申洺解围,纷纷转换话题,大夸刑殿工殿之事,然后夸医道会的事。

府院下来的邓正却从不插话,他并非核心左相党,自始至终都没有攻击方运,保持一个读书人应有的风骨。

申洺偷偷摸着官印,向计知白传书。

“计大人,方运不自量力。想在月十七在县院讲。不如,我们就安排那事在十七爆发,在十八稍稍酝酿,十九进行二次爆发。不仅要毁掉他的县院讲,还要毁掉他的医道会!”

“你从哪里得知的?万一那只是个幌怎么办?”

申洺只好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计知白。

“申主簿啊,当年你在我手下的时候挺精明的,怎么遇到方运就变得如此蠢?若不是你那个侄女给柳府的二少爷当了妾室,我早就摘掉你的官帽!”

“大人,不是属下无能。是方运狡猾了!比如,您当年把破败的工坊卖出去,成功扭亏为盈,这是您的功绩,可是,那些工坊的坊主全都被方运抓捕。他这是在当着您的面打您的脸啊!您可以忍,但我身为您的老属下,忍不了啊!”

“哼,我自有安排!也罢,月十七动手,月十九把事情推到高峰!到时候,你可要组织好宁安县的官吏和商行的人。”

“大人放心!方运这些天针对坊主,已经惹了众,众人只是因为刑殿和工殿保护,不敢出面。但是,只要他稍有疏忽,给我们一个借口,必然让他万劫不复!十九日那天,保证把他的吏治和民生两科压倒丁等,让他难以翻身!至于医务,呵呵,只要众多医家人抨击他的医德,他的医道再强,医书再好,也得不到甲等!”

“我之所以决定在医道会前让事件爆发,然后让官吏反噬,就是想一石鸟,让他医道也无法甲等。只不过,我原本想借用那些案件来为难他,让他错判漏判,从而引发官吏愤怒。不过他竟然把案件处理得井井有条。但是,天助我计知白,他竟然自不量力去对付大量坊主,惹了众怒!咱们,月十九见!”

“月十九见!”

申洺回复完计知白,露出喜悦的笑容,开始迎接县试。

不多时,所有的考生进入院。在家长们的呼喊声中,院的大门轰然关闭。

方运站在所有的考生前方,闭目养神。

所有的考生不敢说话,静静等待。

时辰一到,方运转身,面向圣庙。

圣庙的大门开着,可以看到最深处孔和六位亚圣的雕像,也能看到大量的半圣牌位。

“拜孔圣!”方运大声道。

所有人弯腰作揖,对孔圣雕像行大礼。

“拜亚圣!”邓正道。

众人二拜。

“拜!”温院君道。

众人拜。

拜之后就是一套固定的仪式,仪式结束,方运亲自宣布开考,众考生最后一次向方运等人作揖,然后如同炸锅的蜂群一样向四面八方散去。

童生试只考一天。

方运先是站在广场闲谈有关县试的事,等试卷发放完毕,他带领官员亲自观察了一些考房,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点点头,回到广场侧面的凉亭中。

差役备好茶水,就见温院君拿来今年的试卷,笑着道:“咱们宁安县可有个惯例,考生考试,考官也不能闲着,不如开始快答请圣言?”

“倒是可以玩玩。”邓正点头道。

“我倒无妨。”捕头道。

申洺嘿嘿一笑,道:“我位不如你们,就不参与了。”

“方县令您呢?”院君温固微笑道。

“各地考官都喜欢在考场答题助兴,不过何谓‘快答请圣言’?”方运不清楚这种玩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