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第四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个人同时霸占诗词法家和工家个版面,其影响力已经超过镇国诗词,至于内容如何,除了法家与工家的人,大多数人反而不在乎。

他们只知道,那些章既然有资格上《圣道》,必然很重要!

衙之内,众多幕僚们聚在方运的宅院中,或捧着《圣道》,或看着《报》。

方运送交《圣道》的章都有高的保密权限,在未正式刊登之前,整个方家也只有敖煌和杨玉环能看,小狐狸小流星砚龟和也算在内,其余人包括苏小小或方应物等人在内都不能看。

&nbsp&.{m};方应物拿着《报》走过来,道:“大人,您终究心高气傲,这次在《报》殿试月排名,没能成为第一。”

“无妨,我一直说,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方运道说着,看向《报》附加的殿试排名。

目前殿试排名最高的,既不是在工事方面达到乙中的雷述山和墨杉,也不是在刑狱工事都已经达到乙上在吏治达到丙上业达到丙下的方运,而是一直没有引起许多人注意的向岚成。

身为宗家的女婿,他在庆国之外的名气并不大,但是在殿试过程中却展现了强大的能力。

方运来宁安县近一个月,也只能勉强在刑狱工事吏治和业四科有所成就,其余六科都是最基础的丁等,但向岚成却在十科皆有建树!

向岚成没有一科达到,但是,却有一科丙上,七科丙中,两科丙下,根据圣院宣布的排名标准,他在方运之上。排在第一。

这个排名是算十科总成绩,除非有人能在一科夺得有额外的加成,否则只能根据基础规则排名。

排名第二的也不是方运,而是颜域空,此人和向岚成一样,虽然没有一科达到乙下,但皆在丙等之内,十科总成绩超出方运。

从第到第十的十一人,十科总成绩相等,并列第。都是各国的精英。

方运则位列第四。

敖煌抱怨道:“你明知道排名规则,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第一?”

方运反问:“我若不关注少数几科,去广撒网,左相一党会如何?”

敖煌恍然大悟,别的殿试进士必然得到本县所有官吏的配合,所以能让十科齐头并进,方运若是也那么做,必然会被左相一党的官吏破坏,因为一个人绝对不可能面面俱到。

方运又道:“这种广撒网的治理模式。自然能在一开始获得较好的成绩,但难以在最后登顶。人,总要承认自己的不足,才能更清楚自己的长处。从而去做擅长的事。”

“哦?那你的不足是什么?”敖煌问。

方运想了想,道:“晚才能得到第一。”

敖煌和附近的幕僚一起翻白眼,小狐狸被逗得嘤嘤直笑。

“狂妄自大的家伙!不过……也是实话。”敖煌对无法反驳方运的话感到很气馁。

方运道:“不说笑了。我会把所有的纺织机关进行彻底的革新,释放劳动力。之后会选一个工坊为试点,慢慢施行,两个月后开始在全工坊推广。不出意外。工事必然甲等!”

“这个自然!”敖煌道。

“至于刑狱,过复杂,只要在处理大案稍有不慎,就可能大大降低评等,和工事一科差别大,需要从一开始到最后都重视,绝不能懈怠。”

敖煌道:“您现在约谈坊主,给他们,除了能提高刑狱的评等,也算是在吏治上有所成就,一石二鸟。不过,现在那些坊主都处理完了,以后提升吏治就难了。”

方运微笑道:“坊主处理完了?谁说的?”

“啊?县有和皇室工坊的坊主不是已经处理完了吗?你难道要再进一步处理?那可要出大事啊!”敖煌道。

周围的幕僚也十分好奇,有的坊主被方运重惩并辞退,有的留任。如果要再处理一遍,只能是针对留任的坊主,这对宁安县的形势非常不利。

方运道:“不,我要处理那些前县有工坊坊主。”

“啊?本龙大概明白了,你是指那些之前当坊主但后来犯错被赶走的?是想重重惩罚他们?”敖煌恍然大悟。

方运道:“不。我是针对那些在任上把工坊败光,却能在最后工坊的那些坊主。”

在场的幕僚神色微变,方应物立刻道:“大人可否去书房详谈?”

方运点点头,道:“虽然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也要听听。”

方运与方应物前往书房,敖煌两眼一转,急忙跟着进去,然后使用龙力隔绝内外。

方运看了一眼敖煌,敖煌立刻笑嘻嘻说:“我帮你把风!”

敖煌说着转过身,背对着方运。

方运笑了笑,请方应物坐下,道:“应物,你说吧。”

方应物思片刻,组织一下措词,才道:“您若惩治那些坊主,等于与左相短兵相接,以目前的情形,这是一个并不高明的选择。毕竟,这密州已经不,早就改姓柳。”

敖煌疑惑不解,侧耳倾听。

方应物继续道:“当年密州有一大批工坊经营不善,面临关门。左相……那时候柳山还不是左相,只是密州牧,他做了一系列在众人看来很出格的事。首先,他发布邸报,说密州众多工坊之所以经营不善,有四个主要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工坊管理制落后,不能适应人族发展。第二个原因,是机关技术落后,需要引进更好的机关。第个原因,是坊主和官吏贪腐。最后一个原因,是工人散漫无能。”

敖煌好奇道:“工人散漫无能?坊主只要管的好,谁敢散漫?坊主要他们做工,他们难道敢反对?明显是坊主根本无心管理,工人怎么能成为主要原因?”

方运呵斥道:“多听,少说。等应物完全说完你再下定论。”

“哦。”敖煌不情愿道。

方应物继续道:“于是,时任州牧的柳山就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把其中一部分工坊卖掉,并且允许坊主引来其他商行的钱收购。不过,在宣布此事之前,柳山反复在密州宣扬前面那几个主要原因。于是,导致密州姓觉得,那些工坊的工人都不是好东西,那些坊主也不是好东西,那些工坊不值钱了,是密州的包袱,要是没了那些工坊,密州姓会过得更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