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冰帝之力-第794章 玉门关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方运的心神并没有被宗极冰影响,在文胆之力的防护下,快速书写曹植的进士防护战诗《咏桂树》,就见一株淡绿色的半透明桂树凭空出现,笼罩方运。

这首诗方运使用次数不多,还停留在最基础的一境,但有墨女、砚龟、君之星位和诗鼎的力量相助,桂树空前强大。

不过,即使这样,区区进士战诗也很难抵挡宗翰林战诗词多久。

宗极冰余光看到这一切,脸上浮现不屑之色,继续书写下一首战诗,但在写到一半的时候,速度减慢,但仍然顺利完成。

宗极冰书写的依旧是自己所作的战诗,名为《咏巨人》,就见一头高达三丈的寒冰巨人挡在他的身前。

巨人通体由奇特的冰块组成,身体表面刮着小型龙卷风,雪片环绕。

宗极冰没有立即攻击,而是诧异地看着那棵桂树。这棵本应该倒塌的桂树,竟然屹立在寒风之中,看样子还能坚持几十息,连普通翰林防护战诗都做不到!

桂树形成的时候,宗极冰低头书写没有看到,但上观台的许多人却看得清清楚楚,当时方运的眼睛中各浮现一轮满月。

普通读书人不知道此事,但众圣世家的人都知道,惹得许多人羡慕。

“桂树乃是月神最喜之树,没想到这《咏桂树》竟然与月皇力量结合,幸甚!”

“可惜啊,那月相神石若是放在墨家,能制造出一头远超大妖王的强大机关兽,关键是力量源源不绝,比普通月石强大太多。”

方运心中疑惑,之前也用过《咏桂树》,但当时并没有得到月相神石的增强,现在突然获得增强。可能是月神发生什么变化。

方运很快压下疑惑,既然《咏桂树》能抵挡宗极冰,那自己就不用再书写其他防护战诗词,立刻一心二用,笔书战诗,口吐古剑。

两把真龙古剑飞向宗极冰,真龙古剑得藏锋诗加强,威力在翰林之中也属罕见。

但是,宗极冰微微一笑,对准方运伸指一点。一尊百丈高的巨人浮现在他身后。

那巨人与人族极为相似,但全身长着长长的白毛,身穿寒冰盔甲,双目如绚烂的极光,周身形成一股强劲的寒意向四面八方传播。

两把真龙古剑明明可以在眨眼间抵达宗极冰面前,但速度突然变得极慢,仿佛有无形的大手在阻挡。

宗极冰的身体缓缓上浮,双脚离地,双目发白。不存半点生机。

“寒起,冰封,吾醒,万物永眠!”

亚圣星位。冰帝之力!

宗极冰仿佛失去了意识,身体完全被奇特的力量操控,连声音也不像是他的,那声音冷如万载寒冰。威似千古大帝。

一股冻绝空间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散播。

“咔嚓……”

一栋栋楼宇被冰帝的力量冻绝,变得无比脆弱,以宗极冰为中心。周围的房屋如同松脆的饼干一般,开始快速倒塌。

唯有宗极冰所在的房屋屹立不倒。

方运脚下的房屋也碎成细小的碎块,但他反应极快,与桂树虚影一同稳稳落在废墟之中。

在下落的过程中,方运全身颤抖,直觉一股充满死亡气息的寒意透过防护战诗和文胆的力量,直入自己的身体。

皮肤、筋肉、骨骼、血液、骨髓……方运感到身体的每一处都被冻结。

这力量没有丝毫的杀意,也不存任何感情,仿佛只是在发布一个很寻常的命令:一切都应冰冻!

一层淡淡的白霜出现在方运的脚上,并慢慢向上方蔓延。

哪怕宗极冰只是进士,所能发挥的星位力量有限,也依旧不凡。

“没想到他的星位力量比之前至少增强五成!绝不可能,除非……”方运的目光落在宗极冰身上,却发现宗极冰只有两件文宝,一件是翰林文宝笔,还有一件是翰林文宝笔架,还缺第三件宝物。

“你……用了什么宝物增强你的血脉力量!”因为太过寒冷,方运的话语中带着颤音。

宗极冰落回屋顶,嘴角浮现一个细微的弧度,道:“没什么,一件对人族无用,但却能增幅冰族血脉的宝物,寒城冰灵的碎块。”

宗极冰说完,额头之中竟然浮现一个冰块状的正十二面体。

方运的心深深地沉了下去,眼中闪过一抹疑色。

上观台乱了起来,寒城冰灵非常稀少,对人族毫无用处,没人在意,但此物是冰族至宝,传说是冰帝的泪水凝聚而成。

各国读书人望向庆国的方向,因为颜子世家在启国。

全人族之中,唯有颜子世家能得到寒城冰灵,连孔圣世家都得不到!

景国读书人低声议论,有些人已经有了火气。

姜河川道:“文战之后,老夫自会与颜家交涉,此事既然还无定论,不得妄言!”

景国众人这才闭上嘴,继续看向文战场。

就见宗极冰的身体自下而上出现螺旋冰屑,然后猛地膨胀,化为环形的风浪,向四面八方涌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道道强大的风浪自宗极冰身上扩散,每一道风浪的力量都强于翰林战诗,而其中蕴含的寒意力量,甚至无限接近大学士!

风浪过处,地面被掀开,碎裂的冻土被抛飞。

第一道风浪撞在桂树虚影上,撞得桂树轻轻晃动。

接着,第二道风浪迅速袭来,把桂树撞出裂痕。

哪怕有月神眷顾,有月相神石增强,《咏桂树》终究只是进士战诗。

方运暗叹一声,本来想用真龙古剑劈开风浪,缓解压力,但是却发现自己和真龙古剑之间的联系削弱,这意味着真龙古剑的速度和灵活全面下降,威力也被冰帝的力量压制。

真龙古剑不仅无法前进,反而被风浪推得后退。

此刻,方运别无选择,对准宗极冰一指,全力释放妖祖星位。

一头冰霜巨猿浮现在方运身后,随后天空仿佛破了个大洞,露出一片星空,星光如瀑布落下,照耀方运。

强大的力量保护住方运,驱散体内的寒意。

但是,妖祖星位的力量是妖化,方运此刻没有任何战诗生灵,根本无法妖化,只好快速书写《易水歌》与《送荆轲》,唤出双魂连诗刺客。

连诗刺客迅速妖化,化为一头狼蛮侯,而且是一头实力顶尖的狼蛮侯。(未完待续……)

第794章 玉门关

这些寒冰骑士完全化为由寒冰组成的马蛮侯。

四百余马蛮侯踏着光滑的冰河路面,突破冰帝的风浪,奋力前冲。

宗极冰淡然一笑,对准四百马蛮侯伸手一指。

“冰峰。”

“轰……”

一座洁白的寒冰山峰从马蛮侯们所在的地面钻出,携带开天裂地之力急速上升,把正在奔跑的所有马蛮侯撞成冰屑,同时撞飞两把真龙古剑,最后形成一座方圆五十丈的小型山峰,屹立在方运与宗极冰之间。

冰峰散发着浓烈的寒意,让整座文战场的温度更低。

上观台上,数不清的庆国读书人大声叫好,但其他各国的读书人面露讶色,事情不对!

张破岳忙道:“河川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冰族的力量你我都有了解,他不过是进士,只是拥有部分冰族血脉,怎会随手创造出如此强的冰峰。”

姜河川摇摇头,紧张地看着场中。

方运身在局中,却并没有迷失,发现宗极冰的冰帝星位竟然在吸收一切寒冰力量!

直到此刻,方运终于明白宗极冰为何有信心获胜。

冰族乃是寒冷的宠儿,就如同人族需要太阳才能活下去一样,冰族是靠吸收寒冰的力量增强。周围的寒冰力量越强,冰族越如鱼得水。

但是。宗极冰直接吸收妖祖的寒冰力量,却让方运始料未及,之前没有任何资料显示冰帝有如此威能。

寒冰只是妖祖的力量之一。却是冰帝的唯一力量。

妖祖虽强,但方运只是普通的星之王,既没有妖祖的血脉,也不是妖蛮,只是借用妖祖的力量。

但宗极冰不一样,他本身就是冰帝后裔,甚至还是宗圣后裔。

宗极冰不是借用冰帝的力量。而是继承!

此人若是按照妖蛮的力量划分,丝毫不下于圣子!

方运毫不犹豫。果断撤掉妖祖星位的力量,文战场的寒意骤降。

宗极冰眼中闪过失望之色,大笑道:“好一个方虚圣,竟然如此快速看出端倪。不错!不过,我有星位力量,你无,你必败无疑!”

方运收回两把真龙古剑,悬在自己身前,全力展开强大的风浪,让触及桂树虚影的风浪减弱。

方运执笔而立,望向宗极冰,神色平静。道:“星位的力量,我用过,那是一柄双刃剑。若能在短时间内胜过敌人。一切安好,可若是久攻不下,星位的力量足以抽干你的才气!”

“那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抵抗我的星位力量!我有一首战诗,平时威力不大,但若配合冰帝星位。威力与方才的冰峰不相上下,一旦释放。你必输无疑!”

方运毫不畏惧,道:“我曾书写过强弓诗,写过杀敌诗,写过藏锋诗,写过阻敌诗,甚至还有前所未有的唤剑诗,但是,从未写过防护战诗。今日,我就书写第一首防护战诗,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矛利,还是我的盾坚!”

宗极冰高高昂起头,毫不掩饰心中的轻蔑,道:“你若有星位力量,我还怕你,但你的底牌用尽,那我便让你知道我的星位与战诗的联合之力!”

宗极冰说完,深吸一口气,提笔书写战诗《咏寒君》。

“寒君一言起冬风……”

在宗极冰书写的过程中,他身后的百丈冰帝屹立不动,遥望远空,目空一切。他周身依旧不断向外散发着环状风浪,一*向四面八方吹拂,风中碎冰晶莹,如同星光与水晶组成的风墙。

风浪陆续拍击保护方运的桂树虚影,哪怕有月相神石加持,桂树虚影也即将破碎,绝对坚持不过两息。

在宗极冰书写的时候,方运缓缓调整呼吸,提笔,蘸墨,书写,奋笔疾书,一息词成。

“凉州词。”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原作宝光!

首本宝光!

传世宝光!

再加上砚龟与墨女的力量,宝光重重!

轰隆隆……

一座缩小的半透明要塞拔地而起,足有十丈方圆,范围已经超越所有的进士防护战诗,在翰林防护战诗中也属上乘。

半透明的要塞红墙黄瓦,上为楼阁,下为城墙,牢牢护住方运。

城墙之上,正是武国开国大帝亲自书写的三个大字。

玉门关!

一股雄浑的气息自玉门关冲出,仿佛万军齐喝,又好似国君天言,形成绝强的力量,冲散十寒古地的寒意。

玉门关扼守要道,乃是武国与蛮族的必争之地,曾经在一年之内三易其手,死在玉门关百里内的妖蛮与人族超过两千万。

玉门关意义之大,不下于小国的国都。

数不清的将士捐躯,数不清文人唱诵,数不清的妖蛮俯首,那里已经成为武国的精神象征,蕴含民心与军心,已然超过一州之气运。

数不清的诗人曾经写诗称赞这座雄关,希望化为自己的防护战诗,但至少要大学士才能成功,大学士之下,无人可以把玉门关的力量据为己有。

上观台的武国坐席上,呼声连连,连雄才大略的武国国君都为之陶醉。

“壮哉!朕曾亲见玉门关外,黄沙弥漫,直上白云,但与此句‘黄河远上白云间’相比,真则真,美则远远不如!第一句之壮丽,如亲见黄河逆行于天!壮哉!此首《凉州词》就算不成战诗词,至少也是镇国之文!”武君大声赞美。

武国一位大将军忍不住叹息道:“若有机会,本将定要与方虚圣促膝长谈。他定然没去过玉门关,但是却把玉门关写得如在眼前。其他人妄图把玉门关化为战诗词,只会写玉门关如何雄伟,但方运偏偏不直写,先写玉门关远处的黄河与白云,之后写‘一片孤城万仞山’,万仞高的山上有一座雄关,一个‘孤’和一个‘万’,写尽玉门关之偏僻、之寂寥、之壮美!”

那些没去过玉门关的读书人这才明了,孤城身在万仞高山,看似写玉门关的偏僻与无助,但实则称赞玉门关傲立高山之上,与其说是孤城,不如说是绝城。

 

“最后两句,同样是有双意,无奈之中藏豪情。何必用羌笛去吹奏《杨柳曲》来抱怨春光不来,是因为春风根本吹不到玉门关。但是,我武国将士、我人族志士,却能与这雄关一样,傲立在春风都吹不到的地方!试问,普天之下,何人何物有如此雄壮!有如此豪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