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主动出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东圣文界的上观台,由四座雄伟的山峰和山峰间的空地组成。

四座山峰的斜坡形成自然的阶梯,人族大量的读书人坐在其上。

下面原本是山谷空地,但在方运与方泊进入文战后,那片山谷空地化为一片森林,整座森林被透明的光芒笼罩,形成真正的文战场。

森林内的方运与方泊眼中只能看到森林与天空,而上观台上读书人们则能把森林文战场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哪怕两人被树木遮挡,他们也能透过树木看到两人,这就是文界上观台的奇异之处。

上观台上所有人都能看到文战场中发生的一切,包括即将与方运文战的九位老进士!

这才是孤身文战一州过程中对方运最不利的地方,也是孤身文战一州中最艰难之处。

景国和庆国都位于北面的山坡,两国之间有十余丈的间隔,双方视而不见。

离庆国最近的地方大都是景国江州的读书人,就见玉海府的知府董文丛对一个文官道:“你怎么又进来了?快去通知城里所有读书人,只要文位是举人或者更高,哪怕没有官印,哪怕致仕养老,也最好来圣庙近处!现在各国官员都已经疯了,自愿消耗本国的才气,把读书人都送进来。”

那文官无比郁结地看了一眼下方的森林文战场,离开东圣文界。

站在董文丛身边的府院君冯子墨道:“人族千年中,正常文战一般从进士到大儒中选十人,同文位者激战,十分常见。但以一敌十的孤身文战十分少见,历史上,不过寥寥几人孤身文战获胜。而且还都是有重大原因,被文战一州的国家没有尽全力。”

董文丛点头道:“荀子世家和一些世家并未没有出力,看似庆国保留力量,但哪怕他们出力,派出来的最强进士也不过与屈寒歌相当。此次说是文战一州,实则是文战一国。”

一旁的何鲁东望向庆国席位最下面的九个老进士,无奈道:“这九个进士一直在观战,方虚圣每经历一场文战,后面的庆国进士对他的了解就多一分,方虚圣的胜算就少一分!”

“没办法。这就是孤身文战的规矩,毕竟文战同文位之人不能真正体现两个国家的国力,所以对提出文战的一方必须苛刻。不过,方虚圣还是有胜算的……咦?那墨女似乎发现了方泊老进士。”

“我等倒是忘了!墨女收尽巴陵城墨汁墨锭之时,这些老进士都在文院内、圣庙门前,墨女再奇特,也不可能从文院里夺墨锭。这些老进士之前或许还高兴,保住了墨锭,现在恐怕懊恼。”

“你们看庆国的九位老进士。正在交头接耳。”

景国众人向庆国九进士那里看去,就见其中有三个老人把所有墨汁和墨锭从含湖贝中拿出来,随后又商量了一阵,把所有用墨汁写成的书籍也拿了出来。然后仔细地用才气浣洗毛笔的笔头,不留一丝墨迹。

其余六个老人却并没有太在意,因为文战场的环境各有不同,这次是森林。下次可能就是平地,或者是沙漠,双方一眼就能看到。没必要怕被发现。

“在密林中,有了墨女,至少方运第一场稳了。”冯子墨道。

“未必,我听说过方泊的传闻,这人可不好对付,他的三首三境战诗词中,《易水歌》形成的烟雾刺客,已经有了荆轲的相貌,而且有图穷匕首见的力量,只差一丝就可达到四境,显现白虹,无人能挡!他的第二首秀才战诗,乃是自己所作的《猎鹰行》,原本是称赞庆国当年的大元帅在射猎中的英姿,因为是原作,威力不比《易水歌》差太多。”

何鲁东正要继续说下去,周君虎接口道:“方泊的第三首三境举人战诗正是常见的《山岳赋》,诗成有山岳虚相护身。而且,他也有两首进士战诗达到二境,相当于翰林战诗!这我都知道,但,我相信方虚圣胜算更大!”

景国众人轻声叹息,没有说什么。

庆国那边突然有人大声说话,因为没有用舌绽春雷,众人也听不到完整的话,只是断断续续听到一些短语。

“年轻……夸大……没有经验……尝尝厉害……不过如此……必胜……”

景国众人心里憋着一肚子火,但在胜负未分的时候不好反驳。

文相姜河川淡然道:“不要理会那些跳梁小丑,我们不仅要作壁上观,更要虚心学习。东圣大人既然舍得文界降临,可不是让我等吵架的。”

众读书人急忙收敛心神,仔细向森林文战场中看去。

方运提笔蘸墨,快速书写《夜袭》。

金带连环束战袍,马头冲雪过临洮。卷旗夜劫妖王帐,乱斩蛮兵缺宝刀。

毛笔不是文宝,墨汁也不是龙血墨,砚台同样不是文宝,但方运落笔,宝光形成。

首先,是墨汁形成的五成宝光,笼罩半页纸,而砚龟能让墨汁形成的宝光翻倍,就见墨汁宝光迅速增加一倍,形成一整层的宝光,让战诗的威力增加一倍。

砚龟之墨,有龙吟之声,原本有龙吟三声,能额外增加三成宝光,但现在,龙吟五声!

墨女与砚龟契合,让战诗的威力生生多出两成。

一层半的宝光出现在纸页上,随后,《夜袭》的原作宝光和传世宝光出现。

因为天演战诗的作用,此首战诗已经晋升二境,所以出现二境诗魂宝光。

足足四层半宝光出现,让此诗的威力远超普通的进士战诗,接近翰林战诗词。

就见金光铠甲出现在方运身上,随后方运胯下出现一匹白马。

这首《夜袭》原本是战诗中少见的全诗,因为整首诗描述了一位将军身穿金甲战袍,在雪中策马疾行,然后又悄悄潜入蛮族营帐近处,最后手刃蛮族士兵。

防护、疾行与战斗三者俱全。

而这一次,方运没有手持宝刀,只取了这首诗中防护与疾行的力量,同时凭借“卷旗夜劫妖王帐”一句,让战马飞奔而无声,与诗名《夜袭》相呼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