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定胜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方运正在兵道对垒!”

消息如长了翅膀一样在十国传播。

景国北方,张破岳两脚搭在桌案上,头枕双臂,躺在舒服的妖侯熊皮大椅上呼呼大睡,突然睁开眼睛,手握官印。

“娘的,早知道这样,老子这时候就不在草原上浪了!远离圣庙,观看兵道对垒至少花费一点文墨!方运这个混蛋,给他养鹰遛鸟还花费我文墨。”张破岳骂骂咧咧手握官印,进入文榜。

济县,段县令正在大堂审案。

一县虽小,杂事繁多,县令负责教化、判案、军务、治安等等几乎一切事务,只有到了州府的级别,一地之主才会被分权。

段县令皱眉看着公堂上的两个老人,这两人因为一头甲牛吵来吵去,纠缠不清。甲牛是耕地的主力,伤牛虽不是大案,但是重案,稍有不慎便可能伤民。

本官今日有要事,退堂!”段县令一拍惊堂木,转身离开,找到僻静的地方连通圣庙与文榜,观看兵道对垒。

十国各地的主修或辅修兵道的读书人迅速利用官印进入文榜,那些没有官印或文位不够的读书人只能望洋兴叹。

启国。

“方运的翅膀的确硬了。”李繁铭踢了一脚身边的大兔子,迅速进入文榜。

只见眼前一黑一亮,李繁铭出现在一座巨型的校场之内。校场的中心,是方运与辛植的战场实景地图,就见上面山川蜿蜒,绿草如茵,蛮族部落、云山关和仪县按一定比例伫立在地图中间。

在地图上,可以看到一些密密麻麻的小点,那是两军的人数,众人可以稍稍放大。但无法看得太细,毕竟这只是才气投射,不是文界降临,相对粗糙。

李繁铭四处张望,在校场的四周,则是一片巨大的阶梯观众席,所有人都呈半透明状,文位越高,身体越凝实。

这也是才气投射的一种,但耗费才气极少。只要在圣庙周围,都可以免费进入,观看兵道对垒。

这里便是出名的“上观台”,语出作壁上观。

李繁铭刚进来的时候,上观台只有几万人,但随后进入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很快挤满了所有阶梯坐席,随后上观台自动扩大增多。适应更多的观众。

所有人根据国家被分在上观台各处,除此之外,两界山的人在一处,镇狱海的人在一处。各古地之人也被分在各处。

位于相同之处的人可相互交谈,但两国两地之人无法交流,不然这里将会变成辩论会。

李繁铭身在启国阵营,也不说话。只听周围人交谈。

启国人作为中立的国家,根本没人谈论辛植,完全把他当成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一直在谈方运。

但是,方运之前并无领兵作战的经验,当方运兵分两路,一路攻击蛮族部落,一路缓慢前往仪县的时候,启国人炸锅了。

“他用的是什么兵法?”

“这是何故?”

“他是准备玉石俱焚还是祸水东引?”

李繁铭不修兵道,没有多言,扭头望着景国的方向。

景国却和启国人不一样,纷纷推演方运的战术,总之一口咬定方运必然赢。

虽然很多人面露忧色,但无人反对,无论如何,也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反观庆国那边,同样全力支持辛植,不断嘲笑方运。

在方运的一万罗山军被妖蛮杀光后,庆国对方运的嘲笑到达了巅峰,哪怕是那些老成持重的兵道大家,此刻也认定方运必输无疑。

不过,在方运利用借刀杀人,影响蛮族攻击辛植的粮队后,各国读书人纷纷惊呼。

“这是何等兵法?”

“区区进士,怎能迷乱数千妖蛮?”

“他前面的易容之兵法,后面隐藏行迹之兵法,竟然为同一种兵法!”

“他对两万景国士兵使用的是何等兵法,为何不见显现?”

“那一万士兵临死前,他也使用过兵法,为何不见起效?”

直到这里,众多读书人才纷纷醒悟,没想到方运针对数千蛮族如此举重若轻。

庆国人也已经感到不妙,但是,当辛植率领一万五千人追赶方运所率的五千军士的时候,所有庆国人发出欢呼。

“辛植胜定了!”

“庆国必胜!”

景国人则被辛植的一万五千大军吓一身冷汗,许多人纷纷挑辛植的刺。

“这个翰林简直反了!就算是兵道对垒,只论兵法不论地位,他也不能骂堂堂虚圣是小儿!”

“回去定当去圣院礼殿参他一本!”

“这个辛植,我看是兔子尾巴长不了,虽说两军对垒,喝骂正常,但趁此机会发泄愤怒,辱骂虚圣,真应该打烂他的嘴!”

张破岳冷哼一声,道:“这人我认识,当年在海上被我撵得如同丧家之海狗,要不是跑得快,我还真可能打烂他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