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因为啊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见过方虚圣!”左掖门前的人无论官职大小、文位高低,全都主动问候,连左相也不例外。

“诸位春安。”方运也客气回礼,目光掠过所有人。

在一瞬间,数百人的容貌表情都被方运牢牢记住,是真心欢迎还是假意逢迎,是心有芥蒂还是心怀抵触,方运能猜到七八成,至于另外两三成的人要么涵养极深,要么用杂家的力量掩饰,难以看透。

不过,谁在什么派系人尽皆知。

方运还礼之后,眉头动了一丝。

计知白的神色不对,与前几日在猎场的态度有着细微的区别,这份区别虽然微乎其微,却让方运心生异样。

方运让杨玉环去先去乔居泽的家眷那里,然后走向参与春猎的进士们,他身穿的是进士文位服,而不是镇国公的国公服。

走到近处,方运拱手笑道:“祝贺马朝明马兄、何鲁东何兄、孙铭孙兄与沈昊沈兄晋升翰林。”

四人齐声还礼,诗狂马朝明笑道:“我们四人准备过几日联手举办一次翰林宴,共同庆祝晋升翰林,方虚圣一定要到场,不醉不归!”

“那是自然。”

计知白微笑道:“我看啊,不如多等几天,等其余几位中年前辈一同晋升翰林,再举办一次更多人的翰林宴!”

众人齐笑。

一些左相党人看着计知白露出不悦之色,没想到计知白竟然帮衬着方运。

“对了!我刚从圣院那里得到一个好消息。猎场的春阳杏林与橘井泉香已经被东圣王惊龙大人亲手移到猎场外,那里将成为医家圣地之一。荒城古地的医家人若立下功劳,可去那里参悟。按道理来说,以后去那里参悟的医家人,都会叫您老师。”

何鲁东笑道:“方虚圣。你既然创立出一个医家圣地,什么时候能创立出兵家圣地?”

马朝明白了何鲁东一眼,道:“医家圣地和兵家圣地能等同吗?医家圣地只需要相关的医道和异象即可形成。可兵家圣地那需要真正的血战!孙子灭楚国国都之地、孙膑的围魏救赵之战、白起的长平之战等等都形成兵家圣地,方虚圣几乎不会主修兵道。怎可能领兵作战?”

“那可说不准,反正你们见识过他的兵法,无比神妙,哪怕我领军作战多年,也难以望其项背。”何鲁东道。

方运心中一动,笑道:“何将军,你既然晋升翰林,那官位必然再度高升。不知何将军想要去哪里赴任?元帅府可有军令?”

何鲁东脸上闪过一抹难掩的喜意,但很快恢复正常,道:“军令还未下。既然景国北边吃紧,草蛮早晚都会南下,我更希望前往北边,为国效力。”

“将军不惧险地,乃是吾辈楷模。祝将军武运昌隆,文位高升!”

“谢方虚圣吉言。”

“对了,何将军若是到了北边,遇到张破岳。定要帮我讨要他欠我的鹰妖帅。”

“此事我也有听说!你送他一首‘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他不过还你一头妖帅。当真是一本万利!待我赴任之时,方虚圣可否送我一首诗?”

“那便说定了。”方运微笑道。

众人说说笑笑,突然,皇宫正门发出一声轰鸣,接着缓缓打开。

全场惊疑。

“这是怎么了?为何要开正门?”

“不会是禁卫开错门了吧?皇宫正门事关国体,乱开正门可是违大礼啊!”

“不应该啊……”

在众人的疑惑中,皇宫大门正式打开,就见一位举人内侍以舌绽春雷道:“太后懿旨,方虚圣率景国进士独占鳌头。扬我国威,乃千年不遇之盛事。特开正门,迎三十功臣!”

“原来如此!”

“当得起。方虚圣当得起开正门!”

“不错,方虚圣以虚圣之尊就有资格走正门,更不要说立下这惊天大功!”

众人喜气洋洋,尤其是那些小官员或年轻人,若能从正门出入,那是极高的荣耀,比得皇室赐物都更加罕有。

姜河川面带微笑,似是早就料到,他手捋洁白的胡须,道:“三十功臣,请先入皇宫。”

其余进士迟疑起来,然后一起看向方运。

方运不动,打死他们都不敢迈步。

方运轻轻点头,拱手向皇宫方向道:“谢太后隆恩。”

说完,方运迈步向正门走去,其余二十九位进士跟在身后。

皇宫之内,乐声响起,昭示早春文会入场开始。

进入正门,方运抬头一看,皇宫被奉天门与景水河分成三部分,三大部分各摆着大量的桌椅,形成三个等次的席位。

在太监的带领下,方运等人从皇宫正门走到景水桥上,穿过最低等的席位,之后走到奉天门,离开中等席位。

最后,众人来到奉天殿前的广场,只有景国地位最高的那些人和三十功臣才能在这里就坐。

今年的席位和往年不同。

往年在离奉天殿最近的地方,是诸位大儒、大学士和皇亲国戚的席位,之后才是三十进士共用的一张超大圆桌,只排在翰林席位之前。

但今天,那张铺着红色桌布的超大圆桌,就在奉天殿的台阶之下。

今日,三十功臣乃是景国首席!

新晋进士只是激动,青年进士只是感慨,但那些中年进士全都热泪盈眶。

他们这些进士参加多次十国春猎,之前每一次早春文会之前,虽然不至于羞愧万分,但也面上无光,还好众人都没有责备他们,毕竟他们尽力了。

每一次早春文会上,这些人都度日如年,恨不得早早结束。

每一年早春文会上,他们都会想象强国庆功会的场面,总觉得无颜面对景国民众。

但今天,他们挺起了胸,昂起了头,可以堂堂正正坐在这里,不再羞愧,不再自责!

中年进士们的泪水模糊了视线,泪水好似挡住了天地间的一切,唯独挡不住那个年轻却高大的身影。

方运正带领他们继续向前走,就如同在进士猎场中,方运迎向数十万妖蛮,迎向瘟疫之主!

每个进士都仿佛看到景国的未来,不在方运的身后,不在方运的脚下,而在方运的肩膀之上!

三十进士一步一步向前走,形成一股无形的共鸣。

身后的数万人竟然也被感染,许多读书人的步履更加坚定,目光更加清澈。

因为,他们同样看到了景国的明天,在方运的肩上!

一位年过七十、身穿一品诰命服的老妇人牵着孙子的手,轻声道:“记住那个背影,记得一直跟着他。”

“为什么?”小孩子疑惑不解。

“因为啊,他在为人族领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