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恭喜你当爹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赛后,李良在更衣室接受了魏大至的采访。

魏大至现在有了ESPN的记者证,终于能人模狗样的进球队更衣室采访球员了。

李良看着魏大至满脸的笑容,褶子遮都遮不住,整一个天津狗不理包子。

“喂喂喂,你严肃点,你采访我,你老笑个什么劲?”

“啊?哦,我尽量忍住啊……哎呀,因为你比赛打得太好了啊,我才忍不住笑的,打得太好了,太好了。”

李良道:“好什么呀,上半场篮筐都打变形了,下半场找回来的,其实没什么差别。”

魏大至道:“当然有差别,你信不信,今天什么五佳球、十佳球,要被你包场?我可有东西写了……喂喂,快说说,你怎么回事,上半场打那么差,下半场怎么调整过来的?”

李良抓抓脑袋,总不能把吃大补丸的秘密说出来吧,那只能瞎编了。

一通瞎扯淡,把魏大至给对付过去,洗澡更衣,接着要去一趟丰田中心。

今天圣诞节,湖人全队在那里有一个社区活动。

开车离开斯坦普斯中心,外面天还亮着,这还是第一次。

中心门口的溜冰场上,孩子们正玩得欢快。

李良一边开车,一边心里犹豫着,要不要问问魏大至,那套衣服到底送给谁的。

虽说要尊重自己的朋友,但他还是很好奇,他买女人衣服干什么呢?

而且那个风格,纯黑色,大露背,相当滴狂野。

“咳,大至,你最近工作感觉怎么样?”李良假装随意地问道。

“啊?工作,挺好的啊,挺适应的,NBA记者嘛,其实挺轻松的。你只要不想着搞个大新闻,就依着NBA官方的安排表,参加例行的采访,发发通稿,就万事OK。再说,我不还靠你么,可惜你八卦太少了,我都没啥可发的,好莱坞那么多女明星,你也不弄个绯闻什么的……”

李良旁敲侧击的一问,魏大至反而把话题转移到李良身上,还抱怨他不闹绯闻。

我还绯闻呢,李良现在最关心的就是魏大至你的绯闻啊。

李良虽身处洛杉矶这个花花世界,但他还是蛮自律的。

而且他有系统,这东西好玩啊,不知道还有多少功能没开发。

在他打出点名气后,的确有不少美女、名媛主动凑上来,都被李良给冷处理了。

再说,朱姝时常跟在李良身侧,那些人看到也就自动退散了。

反倒是魏大至,自从参加了那次派对,认识了一些洛杉矶文艺圈的人,混得风生水起,日子好过的很。

夜不归宿那是常有的事,湖人没比赛的时候,还会去参加各种社交活动。

什么电影的首映礼啦,橄榄球赛,时装发布会,反正就是去凑个热闹,混个脸熟。

慢慢的,在圈子里也算有了一丁丁的名声,起码人看到他知道,哦,认识,这是那谁,布鲁斯·李的狗腿子嘛。

李良见魏大至越说越唠叨,赶忙让他打住,道:“行了行了,别又扯到我身上,我是关心你呢。我问你,选秀那段时间,在肯塔基的时候,你天天没个人影,是怎么回事?”

李良又提到这件事,他心里一直挺奇怪的。

当时魏大至兴冲冲跟着自己回肯塔基训练,结果人天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一提到这件事,魏大至支吾起来。

见李良反复追问,他咬咬牙,心一横,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

“好吧,我就说吧,反正过去挺久的了,瞒着也没什么意思。我那时候就是遇到一个女的,在一起一段时间,觉得挺好的。后来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和她没法在一起。在肯塔基的时候,和她约会了一段时候,后面就断了。真断了啊,没怎么联系过了。”

李良有点不信,真是女的吗?

“到底是谁啊,能把你这个心死的人迷的神魂颠倒的,是不是啦啦队的?”

魏大至摇头,“不是,啦啦队的有什么,这些年轻小姑娘,一点意思都没有。庸俗,肤浅,幼稚,拜金,没意思,没意思。”

李良道:“那你到底说不说,什么人?”

魏大至嘿嘿一笑,道:“说就说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李光明你还记不记得?”

李良转头看了魏大至一眼,道:“卧槽,你口味这么重,李光明?”

李光明,就是NCAA夺冠庆祝舞会上,和李良争朱姝跳舞的那个韩国男生。

毕业后,两人就没有交集了,不知道他回了韩国还是留美国了。

魏大至忙摆手,道:“什么和什么啊,不是李光明。李光明不是一直吹牛皮,说他家是三星什么什么的么,其实呢,他家是和三星有那么点关系,但也就那么点而已,他老爸是三星李家的。他父母离婚了,他老妈移民美国,后来在美国一直没有结婚……然后呢……”

李良一听明白了,震惊之余不忘恭喜魏大至:“恭喜你,当爹了。”

李良终于明白,魏大至为什么对朱姝、白晓婷都不感兴趣了。

人各有好啊。

魏大至啐了李良一口,道:“什么当爹了?我一开始根本不知道,我们最先是朋友好不好,你懂不懂身在异乡,没有家人陪伴、照顾的那种孤独?嫁入豪门,从一开始就不幸福的那种寂寞,你懂不懂?”

“好好,我不懂我不懂,可是……李光明知道这事儿吗?”

“不知道,反正过去了,他知道了还不得杀了我。”

“怎么可能杀你,韩国人尊卑观念很重的,弑父可是重罪。”

魏大至有点后悔把这个秘密告诉李良了,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

这喜当爹的帽子,估计要被扣好一阵子了。

李良没想到,自己本来想问那件衣服的事,一不小心挖出个大料来。

真是小看了魏大至,看样子自己对这个最好的朋友,还是不够了解。

魏大至把秘密说出来,心里好受了许多,道:“喂,你别光说我啊,你家里两个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朋友嘛,互相帮助。现在还年轻,等以后要成家,各自想辙呗。”

魏大至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道:“嘿嘿,想辙,是去非洲生活,还是移民巴拉圭啊?沙特也不错哦。”

魏大至见李良不说话,又道:“哎,我说真的,这俩可都不错。一个温柔持家,文能洗衣做饭,武能签约谈判;一个漂亮有才干,做事专心,对人专一。你真是运气好啊。”

李良道:“你怎么知道白晓婷对人专一了,以前大学的时候,追她的有一个排。那养鱼池里,鱼都装不下了吧。”

魏大至鄙视地看了李良一眼,道:“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人好好一个女孩子,大老远从纽约跑洛杉矶来学服装设计,你不知道纽约才是时尚中心啊?还和你住一个房子,白晓婷家缺钱吗?你再去时尚圈打听打听,乱的人那是真的乱,不乱的人,是出淤泥而不染。你猜白晓婷是哪一种?你这人,没劲,忒没劲。到了,下车下车。”

李良就奇了怪了,怎么绕到最后,又绕我头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