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下不为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良听到白晓婷要相亲,感觉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像他这种养鱼池里鱼满为患,勾勾手指头一堆人愿意跪舔的女神级人物,还需要相亲?

白晓婷见李良那副表情,又解释道:“其实也不算那种纯粹的相亲。我姑妈在纽约认识一些有钱人,反正就是一个圈子嘛,互相之间就会撮合。今天他们正好在这里举办一个小聚会,就把我叫来。然后就介绍一个在华尔街券商工作的男生给我认识,也是个华人。”

李良明白了,其实就是小圈子里的联姻嘛,这个他懂。

他老妈就一直想撮合他和国内一个学校校长的女儿。

据说那是一所学习挖掘机和汽修的学校。

李良老爹的生意有很大一部分与这个学校有关,如果李良做了他家女婿,生意就更稳固了。

对于这种政治联姻,李良当然不乐意。

把婚姻和事业绑架起来,或许是某些人乐于见到的选择。

但他李良不是,他只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

“你如果不想来,为什么不拒绝?为什么还要拉我的魏大至过来?我可只认你一个朋友,你的男朋友我没兴趣认识。”

李良的话听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白晓婷瞪了瞪李良,道:“谁告诉你就是我男朋友了?他人虽然不错,但我对他没兴趣。而且我和他们那些人合不来,你们过来,能让我少些尴尬。”

魏大至在一旁圆场道:“哎呀,我们就是过来吃吃喝喝,帮晓婷打打圆场,不是挺好。”

说着,三人上到了二楼,这里正在进行一个小型的派对,在场很多都是黄皮肤的中国人。

纽约的华人相当多,看到华人同胞,李良还是觉得很亲切的。

只不过其他人看着他和魏大至的目光有些奇怪,毕竟其他人都西装革履,穿着礼服。

魏大至和李良则穿着运动衣,看起来实在和这里格格不入。

一个圆脸,戴着眼镜的男子走上前,道:“哦,你们两位就是晓婷的大学朋友吧?你好,我叫徐良。”

李良一听,这人名字也有一个“良”字,而且和白眉大侠同名。

不过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大侠啊,油头粉面的,一股子华尔街精英味。

李良和他握了握手,发现他手很强壮,而且有茧,道:“你有在健身?”

徐良笑道:“是啊,在券商工作,更加需要健身,这样才能撑得住股票的大起大落。”

说话也带着一股子的美国味,李良站在高处睥睨了他一番,心想他和白晓婷还挺般配的。

这么一想,李良感觉好像有点不是滋味。

徐良又道:“听晓婷说,你是肯塔基大学篮球队,今年拿到了冠军,很了不起哦!还有,你要参加NBA的选秀?那真是恭喜你了,第二个林书豪。”

李良打了几个哈哈,这小子说话,表情,面面俱到,做人滴水不漏,不愧是精英。

不过李良很难喜欢这样的人。

他宁愿对方冷漠、有个性一点,也不要这么圆滑。

和徐良聊了几句后,李良拿了杯雪莉酒,然后到处弄点吃的。

其他人各自三三两两聚着交谈,都把李良和魏大至当空气。

当然,魏大至的眼里也只有吃的和喝的。

白晓婷和几个年轻人围在一起,正在谈论着什么。

她脸上带着标准的微笑,眼神真诚地看着每一个人,仿佛在很用心地倾听对方的话。

这一点都不像白晓婷,她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

李良端着酒杯走到这群年轻人跟前,道:“嗨,在聊什么呢?”

看到李良过来,所有人都露出奇怪的眼神。

这个身高205的大家伙,像是闯入文明社会的野蛮人。

他还穿着运动衣。

白晓婷捋了捋头发,道:“我们在讨论一些时尚方面的话题。”

李良一听,时尚,这个东西他不太懂。

但他可以懂!

【侠盗弗雷泽的披风】!

李良动用了这个特殊物品。

他猛然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好像钻进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词汇。

“哦,时尚,不知道你们是在聊身上穿的衣服,脸上抹的化妆品,脑袋上戴的帽子这些有些庸俗、乏味的无聊话题。还是说,把目光盯紧了米兰和巴黎,或者纽约,去讨论时尚界最前端,最具有艺术性的潮骚涌动,来预测一下今夏或者秋冬季,时尚界会有什么新动向?又或者,去挖掘一下时尚的本质,探讨时尚究竟是人类纯粹的出于对美和新事物的追求,还是求偶冲动带来的物化表现,亦或是人类阶级化、等级化的一种华丽伪装。如果是第一点,对不起,我兴趣不大,如果是后两点,也许我能插上两句嘴,给点动听的或者尖刻的意见,供大家参考参考。”

说完这些话,李良几乎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说的都是什么鸟话?

这都是些什么鸟词汇,“潮骚”这种源自于日语的词,他听都没听过。

不过说出来,感觉挺像那么回事,真的把这群小年轻给镇住了。

他们这群刚毕业的,所学不多的年轻人,只知道哪家化妆品适用油性皮肤,哪些衣服显瘦,或者哪家奢侈品又出了新款。

这些所谓的“时尚”,李良用庸俗,无聊来形容,真的一点都不过分。

他们面面相觑,感觉话题无法继续。

只有白晓婷道:“嗯,或许我们可以聊聊,我在肯大上过一堂现代艺术课……”

接着,两人就端着酒杯,到角落的凳子上坐着去了。

“谢谢你给我解围,你哪里学来的那些词汇?潮骚,亏你想的起来。还有那阴阳怪气的腔调,倒是有点像时尚界大佬。”

白晓婷喝了一小口杯中的雪莉酒,她不用再微笑,人放松了下来。

李良发现,徐良的目光在不停朝这里看。

他道:“我本来就会,只是你对我的了解还不够多。”

白晓婷看着李良,道:“嗯,我对你的了解还真的不够。”

李良也喝了一口酒,道:“你如果过的不开心,真的可以考虑为我工作。”

“为你工作?呵,我能为你做什么?经纪人?朱姝已经是了,你总不能再来一个吧。”

“朱姝做的很不错。我暂时还不知道你能做什么,但我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李良说完,把杯子里的酒喝光,然后伸出手,道:“要不要和我跳支舞?我跳舞可是很棒的。”

白晓婷连忙拒绝,道:“我才不要和你跳舞。”

李良主动拉起白晓婷的手,道:“来吧!不要害羞!跳一个嘛!”

说着,他把白晓婷拉到了餐厅的中央,然后叫来小提琴师,让他拉一曲爱尔兰风情的欢快乐章。

随着音乐响起,所有人的目光看过来,白晓婷被拉上贼船没办法了。

她脸色有些局促,朝着李良眨眼睛,轻声道:“跳什么?我不会跳舞!”

“不用担心,跟着我跳。泰坦尼克号看过没?杰克和罗斯,在船舱里,最简单的爱尔兰舞,来吧!把鞋脱了!”

说着,李良搂着白晓婷纤细的腰杆,就在餐厅的中央跳了起来!

派对上本来没有舞蹈环节,这是一个有品位,优雅的派对。

可两个人一个穿着运动服,一个为了跳舞把高跟鞋给脱了。

不过,他们跳的棒极了!

李良搂着白晓婷不停的旋转,欢快的音乐让人情绪逐渐激动。

他们像两只欢快的蜜蜂,在五颜六色的花丛中上下飞舞。

原本有些紧张和尴尬的白晓婷,在李良的引导下,越跳越开心。

那种标准的、虚伪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真诚的,灿烂的笑。

真正的大笑。

一曲结束之后,那些容易被感染的年轻人,都为两人尖叫鼓掌。

一场原本稳重、高贵的聚会,被李良弄得欢乐接地气起来。

跳完舞的白晓婷喘着气,脸红扑扑的,她的头发有些乱。

她微怒地瞪着李良,轻轻蹲下把鞋子穿上,理了一下头发。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白晓婷对李良道。

李良笑了笑,道:“好,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