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奇怪的披风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良还是第一次穿着披风打球,这系统又发什么神经,非要这样弄得这么奇怪吗?

李良摸了摸身上的披风,材质是涤纶的,摸上去倒是挺舒服。

而且,李良动了动身体,这披风围在身上,竟感觉不到任何重量。

再动动胳膊动动腿,在场上跑两步,亦没有任何阻碍。

看样子这不过是系统的一个视觉效果。

不过系统竟然这么做,肯定有什么阴谋~

李良已经闻到了阴谋的气息。

沃尔特·弗雷泽拿着球,走到底线,道:“布鲁斯·李,待会儿我会在场上进行自由运球,你一定要紧紧盯住我。十分钟的时间,坚持住,你就过关了。”

李良想,这任务看起来很简单,但这个系统绝不会布置这种简单的任务。

而且,弗雷泽的话很模糊,他说要紧紧盯住他,到底什么叫紧紧盯住呢?

我用眼睛一直盯着你行吗?

不管了,反正十分钟,走着瞧吧。

李良点点头,走到了弗雷泽跟前。

弗雷泽身高6尺4,和达柳思·莫里斯一样,但他的体型明显比莫里斯大一圈。

虽然他是70年代活跃的球员,可他的身体素质已然相当出众。

臂展、体重、力量,弗雷泽放到今天依旧是顶级的那一批人。

一个球员是否拥有天赋,身体外形就是最显著的指标。

凡是NBA闯出一番成就的球星,体型必然异于常人。

什么双手过膝,手大如盆,屁股宽过肩赛过活神仙,在NBA都能找到。

任务开始,弗雷泽持球向前做直线运动。

李良张开双臂,压低重心,开始紧跟弗雷泽。

这种练习过去四年里李良做过很多次。

全场领防、半场贴防,都是基本内容。

当然,李良一般都是做陪练,帮主力练习防守,或者帮主力练习破紧逼。

弗雷泽运球速度不快,他还是NBA早期的运球方式。

身体重心较高,运球点在膝盖以上,身体平直,单手运球为主。

这样的运球方式,一是因为60、70年代对走步的吹罚较为严格,同时外线防守强度一般。

二是街球运球文化尚未普及,学院派风格盛行;

三是高运球点有利于球员在外线突施冷箭,那时候突破不是一个好的进攻选择。

这是当时后卫运球的一大特色,对于李良来说,他觉得盯弗雷泽不是什么问题。

弗雷泽已经运球到了中线,他突然开始加速,李良侧向横移跟上。

他的横移速度可是相当快了。

弗雷泽接着运球一收,体前变向,运球手从右手变为了左手,接着整个人朝着李良贴了过来。

李良知道自己必须要让开,否则有裁判在的话,就是一个阻挡犯规。

对于外线防守人来说,这个度很难把握好,尤其在Handcheck取消后。

让多了,对手就突过去了,让少了,如果有比较明显的身体接触,裁判就会响哨吹阻挡犯规。

李良往侧方向让了一步,弗雷泽的肩正好撞到李良的胸口。

只听“啪”的一声,李良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疼痛。

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怎么感觉被电击了?

【触碰一次,任务完成时间+1分钟。】

系统给出提示,怎么回事?触碰一下就要延长时间?

而且为什么会这么疼!

身上穿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弗雷泽道:“忘了提醒你,如果你靠我太近,这套涤纶的披风就会产生静电。算是一种小小的惩罚。”

“什么?还有惩罚?这系统……算了,刚说好共创辉煌的,不骂你了。”

李良平复了一下心情,看样子这个任务有点恶心。

怪不得任务的名字叫“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

十分钟的时间可不短了,着实考验一个球员的防守脚步、预判能力以及专注度。

“好了,我们继续吧。记住,要合理的预判。防守方永远是被动的那一方,为了不让自己陷入被动,一定要判断对手下一步的动作。这种判断应该是下意识的,极快的反应,因为等你开始思考,对手已经不见踪影了。”

弗雷泽提醒李良,要注意预判。

李良想,这废话用得着你说?我能不知道预判?我要会预判还要你干什么?

可惜的是,这个系统只负责设计任务,并不负责进行技术指导。

李良要完成任务,要么自己提升技术,要么投机取巧。

像这样的任务,太难投机取巧,只能自己一点点磨练。

李良很快就被静电电得嗷嗷直叫,这该死的披风。

弗雷泽距离近了,啪一下,距离他远了,又啪一下。

李良感觉再练一会儿,他都要学会千鸟了。

“不行不行,撑不住了!”

李良终于支撑不住,这不是靠耗时间能耗过去的。

失误越多,时间累计越多。

抬头看看计时器,剩余的时间已经变成15分钟了。

10分钟不仅没有走完,反而更多了。

弗雷泽见状,停下运球的脚步,把球收入怀中。

然后他打了一个响指,李良身上的披风就消失了,回到了弗雷泽的身上。

接着,他手上又冒出那顶圆檐帽,把帽子戴上,道:“你需要好好思考和练习一下,这是一项很有用的技术。记住,预判,预判,预判。”

重要的事说三遍,说完弗雷泽就消失在了球场上。

李良长舒一口气,做到现在的任务,这个任务最恶心。

这噼里啪啦的静电,都快让他有阴影了。

而且,他找不到投机取巧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慢慢练。

从系统出来,李良进入了睡眠中。

第二天醒来,5月26号,李良前往肯塔基大学。

这个时候,肯塔基大学已经进入了3个月的美好暑假,不过校园里并不冷清。

运动社团的学生不用说,都要留在学校进行集训,为下个赛季做准备。

家庭条件一般的学生,会留在学校做一些勤工俭学的项目,攒学费还贷款。

研究生、博士生会留在学校做项目,所以整个学校也就比学季人少了一点,其它和往常一样。

学校的篮球馆比平日里还要热闹,肯塔基的夏训正在这里进行。

今年在夺得了NCAA冠军后,肯塔基野猫是“损失惨重”。

他们一下子少了六名主力球员,以及李良这个优秀的水源保护者。

卡利帕里要做的工作着实不少。

所以,在赛季结束以后,他很快就开始了招新的工作,肯塔基需要新鲜的血液。

借着肯塔基的金字招牌,以及卡利帕里冠军教练的名头,肯塔基在高中球员市场上的确有所斩获。

除了戴维斯的替代品,诺埃尔外,来自阿肯色州森林山高中的阿奇·古德温,以及来自堪萨斯州的考利·斯坦,都被卡利帕里招入麾下。

这三名球员都有潜力进入NBA,特别是诺埃尔,是有成为状元秀潜力的球员。

这样看来,肯塔基在丧失大半主力后,依旧恢复了一定的实力。

下个赛季究竟如何,还是未知数。

李良昨天出发前,已经联系过了卡利帕里,卡利帕里告诉他,让他早上直接过来。

李良和往常一样早起,不过因为不住在学校里,所以到达体育馆的时间比往常要晚了一些。

拉开体育馆的大门,李良发现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李良有点懵,怎么回事?今天不训练吗?卡利帕里放他鸽子?

“嘿!布鲁斯!”

李良听到身后有人喊他,是卡利帕里的声音。

“早上好,约翰,怎么回事?没有人?”李良问道。

卡利帕里摊了摊手,道:“他们都很守时,距离我通知的时间还有10分钟。”

李良道:“可是以前我们都会提前到的,安东尼,特伦斯,兰姆,还有我。”

卡利帕里道:“那是你们,这届新人……嗯,也许我该好好管制他们一下。”

看着卡利帕里的脸,李良发现他微微胖了一些。

没办法,拿到冠军那么大的荣誉,想必要参加很多活动。

人的注意力难免被胜利和喝彩分散,卡利帕里也不例外,他又不是神。

过了10分钟以后,肯塔基野猫的球员才陆陆续续抵达训练馆。

而李良已经穿好衣服,在球场上开始热身了。

卡利帕里悄悄地问李良:“布鲁斯,湖人那边真的承诺要选你了吗?”

李良之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卡,这回他确认道:“没错,不过我可不敢松懈,口头承诺和放屁没有区别。”

卡利帕里笑了笑,道:“OK,正好我们也需要陪练,让我看看你进步到什么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