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夜谈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从华盛顿坐飞机离开,李良5月21号凌晨抵达了洛杉矶。

来到美国四年时间,假期李良也去过美国不少地方,但西海岸他还是第一次来。

出了机场,李良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魏大至给他发来的地址——位于英格尔伍德的一家酒店。

洛杉矶机场就在英格尔伍德区,李良很快抵达了酒店。

已经凌晨一点多,魏大至在信息上说,留了一张房卡在前台。

到了以后,直接用ID证件拿房卡就行。

李良背着行李,昨天晚上就没睡好,做任务做的头疼。

早上被琼斯叫起来,一上午跑去白宫参加活动,下午又在路途上奔波,到这个点他已经累得很了。

在前台拿了钥匙,李良就坐电梯上了楼,打开房门,黑黢黢的。

李良懒得开灯,怕影响魏大至休息,他也不准备洗澡,明天再洗。

把行李放好,脱了鞋子外套,李良就这样上床。

一下子倒在床上,李良的眼皮子沉了下来,一股挡不住的睡意涌上头。

但就在半睡半醒间,李良感觉有些不对,怎么这间好像是个大床房?

不是标准间啊。

李良脑子清醒了一些,伸手朝旁边摸了摸,的确有人。

但怎么感觉不像魏大至……

李良从床上一下子弹坐起来,“啪”的一声打开灯,发现旁边躺着的人不是魏大至!

是个女的!

她侧身躺在一旁,只穿了一件鹅黄色的睡衣。

再一看脸,是朱姝!

突然亮起的灯光让朱姝醒了过来。

她揉了揉眼睛,看到床边坐着李良。

朱姝就要失声叫出来,李良上前一把捂住,道:“是我,李良!别叫,误会,误会。”

李良不想惊动周围的房客或者酒店工作人员。

美国这边人动不动就喜欢报警,警察还爱管闲事。

警察来了到时候不仅觉睡不成,说不定还要进局子。

朱姝看到是李良,整个人才放松下来,但她反应过来自己的穿着,脸一下红了。

李良赶忙把毯子拉上来,给朱姝遮住,李良一下感觉气血通畅了。

李良把手挪开,暖黄色的灯光下,朱姝的脸像一件精美的瓷器,闪耀着熠熠的光辉。

李良咽了下口水,道:“那个,都怪魏大至,他留给我的房间号,让我在前台拿钥匙。”

朱姝轻轻撩了一下头发,她的头发已经越养越长,快要到脖子了。

“你……你先把衣服穿上吧。”

李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就穿了一件。

……

很尴尬,李良赶忙转过身,穿上衣服,深吸两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感觉差不多了,李良问道:“魏大至呢?这小子在哪儿?”

朱姝道:“他就住隔壁,不过今晚他好像不在,他说他有一个约会,晚上不回来了。”

“干,这小子还有约会了?那我去隔壁睡……不行啊,我没有隔壁的房卡。”

不知道魏大至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给错了房卡。

我干里娘的,我甘李良是这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李良心里对朱姝当然是有好感的,但在感情的事上,李良其实很保守。

他觉得,如果没有办法给对方以承诺和未来,就不要轻易的走出那一步。

特别是对朱姝这种明显没有感情经历的女孩来说,去触碰她负罪感实在太强了。

“嗯,要不你就睡在这儿吧,没事的。”朱姝小声道。

“好,我睡地上。”李良从行李箱里拿出几件衣服当做被子,人直接躺在了地毯上。

不过他个子太高,这房间不大,地上躺着显然很不舒服。

朱姝道:“没关系的,你睡床上来吧,一人一半。地上不好睡,而且你过几天要试训,如果着凉生病可就不好了。”

这么一说也有道理,李良只好从地上起来,道:“那我睡床上了啊,你不准对我动手动脚的,这是不对的。”

朱姝简直哭笑不得,不过她知道李良是开玩笑,道:“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李良咧嘴一笑,躺到了床上,朱姝往旁边挪了挪,多空出点位置来给他。

李良本来累的要命想要睡觉了,这么一来却睡不着了。

灯一关,李良能听到身旁朱姝轻微的呼吸声,还有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

完蛋,这下更睡不着。

过了一会儿,李良问道:“喂。睡着没有?”

“没,你呢?”

“我也没睡着。”

两个人净说废话。

“喂,在洛杉矶感觉怎么样,了解工作的情况了吗?”

既然睡不着,李良正好和朱姝聊一聊工作的事。

“我也是今天刚到,下午见了那个瑞恩·韦斯特,和他聊了聊,他知道我是你的经纪人,挺惊讶的。”

“难免嘛,你这么年轻,还是个女孩子。”

“嗯,不过,我见他的时候特意穿了一套比较成熟的衣服,他应该没看出我的年龄。”

“你还挺会包装的,那你和我说说你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李良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朱姝到洛杉矶不过一天,假模假样见了个韦斯特,她能知道什么。

没想到,朱姝沉吟了一下,道:“我大概了解了一下经纪人的工作内容,其实就是一个中介加客户服务的作用。一方面做好球队和球员之间的沟通桥梁,主要就是洽谈合同,敲定细节,决定球员归属。另一个方面,就是照料好球员的日常,相当于半个生活助理。”

李良一听,朱姝竟能说出点门道来,道:“嗯,还有呢?”

“还有,经纪人的工作其实关系比学历、资历更重要。比如我和你是朋友,你愿意让我做经纪人,那别的经纪人不管名头多响亮,都竞争不过我。所以,有些球员的经纪人就是自家的亲戚朋友。如果球员比较大牌的话,除了谈合同,还要给球员洽谈商业合作。广告、代言、电视台节目。如果只是普通球员,主要就是为他操心下一份工作。”

朱姝倒是了解的很明白,李良问:“那我现在属于什么球员?”

“你?你……你现在连球员都不算吧,等你为职业球队打球,才算球员。”

李良想朱姝说的对,不进入NBA,拿不到合同,说啥都没用。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朱姝短短一两天的时间,就把经纪人这个行业表面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至于更深的东西,她暂时不可能也不需要去了解,因为她只为李良一个人服务。

就好像电影《教父》里只为家族做事的律师汤姆。

他不需要知道其他律师是怎么工作,怎么混圈的,他只要服务好柯里昂家就行。

一番交谈下来,李良认为,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一个打魔兽争霸思路如此清晰冷静的女孩,做经纪人这种初中文化就能做的工作,还不是大材小用。

她说的很对,经纪人就是一个靠关系的职业。

有关系,你就是球星身边的一头猪,也可以成为圈内达人。

没有人际关系,在NBA这种体育小圈子,多少文凭学历都不管用。

聊着聊着,李良困意逐渐涌来,倒是朱姝越说脑子越清醒。

当她听到李良微微的鼾声时,便把被单轻轻披到了李良的身上。

然后躺下,朝李良这边靠了靠,也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