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 带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项天敌听完李正道的诉说,似乎是认可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会和紫阳一起解决这件事情,将周白给抓回来的,他身上……也许的确拥有我们一直以来想要的东西。”

紫阳站了起来,眼中的仇恨之火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起来:“那走吧,快点去找到周白。千万不能让他敢在我们前头。”

看着两人雷厉风行,马上就打算行动的样子,李正道突然又说道:“原始道藏06长期在野外,直接暴露在污染灵机之中,这种情况化身的扭曲之源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危险,最后甚至直接没入虚空,彻底从物质界消失。”

“就算是仙神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有一定危险,我看你们还是带上一批凡人修士,让他们打打下手吧。”

项天敌点了点头,觉得很合理。扭曲之源这种东西,除了彻底畸变的生命体以外,对天地间的任何生命来说都是一种毒药,就算以他们天庭正神的道行,沾染太多也没有好处。

何况天道扭曲以来,他们的修为一直都还没有真正恢复,仙器也仍旧处于不可使用的状态。

就好像第九境的修士有没有铠甲、兵器一样,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会不会使用工具。

仙人是否使用仙器,对于战力的影响也是极大的。也正是因为仙器受损,无法使用,他们才需要顺应时代,开发出畸变武器。

项天敌心中暗道:‘对于扭曲之源,最好的应对手段还是提前知晓其中的扭曲规则,顺应规则形式,才事半功倍。’

而探查扭曲之源的规则,最有效的方法自然是一次次的实验,这种方法自然不可能让仙神亲自去尝试,交给凡人来说是最好的。

一旁的紫阳真君闻言,眼中也泛起了阴毒的色彩,缓缓说道:“你说的不错,的确应该带些凡人过去给我们打下手。”

他看向李正道:“听说我儿郑闻天和他的几个老师、同学都已经由天部在招待了吧?不如这次,就让我带他们走吧。”

他可是记得,周白还在道校的时候,和这些师生关系很不错的,和他的儿子郑闻天更是好朋友。

李正道:“云冲河手上有自我封印的天剑长老,还是不要惊动他们了。神帝对天剑另有安排。”

“倒是郑闻天,你们父子之间叙叙旧,交流一下感情,我觉得没什么问题。相信三清道宗也会理解的,没什么理由留下他。”

……

一个小时后,天部所安排的小院内,赢毁、郑闻天、云冲河,还有其他学生都走了出来。

他们这段时间一直被天部所软禁,虽然吃喝都很丰盛,但未经允许,却不能离开小院半步。

此刻在他们的面前,站着的是面色阴冷的紫阳真君,还有几名陪同而来的天部修士。

看着眼前的紫阳真君,四大宗门的修士们脸上都泛起紧张、害怕之类的神色。

这一次周白的叛变、出走,可谓是极大地打击了四大宗门,特别是东华城的士气,让他们在中央城面前感觉到抬不起头来,更是有着重重的内疚和羞愧感。

而紫阳真君,更是当着赢毁他们的面被周白引发了畸变,堪称是天庭的众大损失。让四大宗门的修士面对紫阳真君时,充满了自责、气弱、愧疚等情绪、

作为极剑阁派来参加大罗天论道的学生,祝凌薇此刻也在场,她心中暗叹,‘不管天庭过去如何地压迫四大宗门,但至少双方面对天魔的时候都是同一战线的,一起对抗天魔,算得上是战友。’

‘紫阳真君再怎么和我们有不和的地方,那也是雷部正神,亲自斩杀无数天魔,拯救无数人类的存在。’

‘但这一次周白……他不但勾结天魔,破坏了人类和天庭的关系,还让我们未来将会损失紫阳真君这样的强大战力。’

‘更不要说这一趟周白引发的中央城之战,因为天魔的攻击,死伤了无数凡人修士,损失惨重。’

想到这里,祝凌薇咬着牙,眼中闪过强烈的仇恨之色:‘你怎么能投靠天魔?怎么能投靠他们……人类和天魔有多少血海深仇?不死不灭,化身天魔的诱惑就这么大吗?’

另一边,赢毁看着眼前的紫阳真君,脸色灰暗地鞠躬说道:“对不起,真君,是我们教导无方……”

紫阳真君冷哼一声,冰冷的目光扫过众人,因为畸变而带来的暴虐情绪被他压制在了心底:“你们何止是教导无方,简直是无能,是愚蠢,是有眼无珠。”

“就因为你们选出来的这个周白,引起了中央城这一次多大的损失,还拖累了整个三清道宗,整个东华城。最关键的是,他还将我……一位天庭正神……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紫阳真君越想越是愤怒,心中的疯狂似乎又高涨了起来,一旁的天部修士立刻顶着压力,满头冷汗地提醒道:“真君!真君息怒,真君息怒啊!”

紫阳真君闭上眼睛,狂暴的元神力扫过在场众人,看着在他的力量下不断颤抖着的众人,他冷冷说道:“跪下。”

看着有些呆滞和踌躇的众人,天部修士责怪地看了过去:“紫阳真君大人有大量,没有追究你们的责任,你们还不快点跪下谢恩?”

赢毁的身形在紫阳力量的冲击下晃了晃,干脆缓缓地跪倒在地。

他艰难地说道:“对不起,紫阳大人,这一次周白的事情,责任全在我身上。是我一直以来一意孤行,鼓动全校上下支持周白的,是我有眼无珠一直在纵容他,和其他学生老师都没有关系。”

“赢毁是吧,我知道你,周白在东华城的老师。”紫阳真君冷笑道:“我是你,就已经自杀谢罪了。”

说完,他不再看跪在地上的赢毁,转而看向了躲在一旁的郑闻天:“躲什么躲,我把你送去东华道校真是一个错误,跟我回去吧。”

郑闻天的身体一僵,之前的紫阳真君已经让他害怕,让他恐惧,而现在的紫阳真君走上了畸变之路,对他来说就更加吓人和恐怖了。

但想想自己的弟弟妹妹们,郑闻天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了出去:“我知道了……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