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 变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看着眼前一个个光怪陆离,奇形怪状的影子。

庄颜镇定地拍了拍爱丽丝的肩膀,一边安慰着对方,一边说道:“这个孩子,同时掌握了虚空和天道的力量。”

伴随着他说出的这番话,整个空间陡然安静了下来。

一道巨大的阴影断然道:“不可能,妖圣都没有成功的事情,你怎么可能……”

“妖圣失败,不代表我也会失败。”庄颜说道:“天道,从未像此刻一样接近我们。”

黑暗中窜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就像是成千上万的人群齐齐凑了过来,一声声激烈的低语回荡在黑暗之中。

“他在骗人,不可能有人能同时掌握这两种力量。”

“庄颜没有必要欺骗我们,也许他真的成功了。历史的走向本就充满了偶然,不然我们也不会在这里了。”

“那如果庄颜成功了,为什么克莉斯缇娜没有回来?”

“太危险了,神帝不会同意的。”

看着黑暗中的存在似乎又要争论了起来的存在,庄颜咳嗽了一下说道:“为什么不亲自试一下呢?还是说……你们在害怕着什么?”

片刻后,黑暗中的身影齐齐散开,一只足有集装箱卡车大小的龙首缓缓伸了过来,巨大的龙角向天耸立,左边还断了一截,两只眼睛大的好像月亮一样,狰狞的龙牙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面对眼前这越来越接近的巨大龙首,爱丽丝的脸上逐渐闪过一丝不安的表情,不过仍旧坚持着站在原地没动。

伴随着龙首围绕着爱丽丝看了一圈,他嘴巴微微张开,掀起一阵腥风:“的确是同时具有了天道和虚空两种气息,难道你真的成功了?我还是难以置信。”

“不论信不信,事实摆在眼前。”庄颜说道:“现在该轮到你们来帮我了。”

……

十分钟后,一名头戴高冠的青袍童子缓缓走进房间之中。

看着黑暗中那些扭动的身影,童子的脸上看不到丝毫害怕,而是恭恭敬敬地说道:“奉神帝旨意,让我问问各位前辈,是有谁来过了吗?”

阴影中传来回答:“没有人来过啊。”

“谁会来这里。”

“嘿嘿嘿嘿,我看是神帝太敏感了。”

童子点了点头,似乎是思索了一下,接着说道:“老爷说如果没人来过,那就让我告诉各位……天道扭曲,未来已经滑入了不可预测的方向,第三次人妖大战随时可能开启,这天地已经再也经不起瞎折腾了,你们不要乱来。”

一道声音响了起来:“第三次人妖大战?怎么会这么快?距离第二次人妖大战这才过去五百年!”

“难道是那些仙人反应过来了?太上天尊出了问题?”

“还是天魔方面有变化了?”

童子摇了摇头,施施然地转身离开:“老爷没说,老爷就让我们告诉你们这些,让你们好自为之。”

……

阎真君行走在瘟部的走廊上,脑海中思索着这一次中央城大战前前后后的过程。

“想不到这一次天魔攻城,从头到尾都是掩护,他们的真正目标竟然是那个周白。”

阎真君摇了摇头:“天魔们绝不会无的放矢,这个周白的身上必然隐藏着某种对天魔有利的秘密。”

“难道是……”

就在阎真君思索着的时候,一名修士匆匆忙忙地朝着一旁走去,路过阎真君的时候,还和对方打了个招呼。

阎真君拦住了对方说道:“干什么慌慌张张的,进入了实验室的大门,再紧张也不能慌张。”

那修士停了下来,深吸了两口气,接着压抑着心中的震惊,缓缓说道:“天宫上的第六号实验室被盗了。”。

阎真君惊了一下:“被盗了?竟然趁着天魔大战的时候来偷东西,谁这么胆大包天,还有这个能耐?对了,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修士:“第六号实验室被盗了。”

阎真君皱眉:“我知道是第六号实验室被盗了,我问掉了什么东西……”

“第六号实验室……”那名修士的眼中浮现出无奈之色:“整个被人偷走了,别说里面的东西,连外墙、绿化、草坪,全都消失不见了。”

“什么?”阎真君一想到第六实验室里的东西,想到一直以来众多仙神藏在那里的各种隐秘,各种素材,脸上便浮现起一抹烦躁之色。

他可是明白第六实验室内除了这些年来的各种实验素在和实验记录之外,还有一批重要人士被关在那里的。

阎真君联想起天魔的异动,周白的特殊,有一种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也许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就要来临了。’

……

周白跨入虚空之中不久后,一股股无形的力量已经扫在了他的身上。

同时周白看向了四周围的上下前后左右……眼前的虚空一片空无,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没有,完全分不清方向。

但埃姆却好似熟门熟路,拉着周白不停前进,最后白光一闪,已经和周白一起离开了虚空。

当周白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出现在一片峡谷之中,也不知道距离中央城有多远。

元神力扫过方圆数百米的位置,不断地采集着四周围的信息。

周白问道:“这里是哪里?”

玄女被埃姆随意地丢在地上,睁大眼睛,一脸愤怒地瞪着埃姆。

埃姆则跳到了周白的背上,紧紧搂住了周白的脖子,一脸兴奋地说道:“这里大概距离中央城北面有两百多公里吧,我按你的吩咐,没去之前和毕他们商量好的地方。”

“乖。”看着眼前被自己的‘愚者’调教成自己形状的埃姆,周白摸了摸她的脑袋,谎话张口就来,微笑着说道:

“埃姆,我最喜欢你了,接下来也要乖乖听话。没我的命令,不要接收任何天魔的信号,也不要给他们任何信号。正式见他们之前,我还要做些准备。”

埃姆不停地点头,瞪大眼睛看着周白,好像是看着奶瓶的婴儿一样。

周白随手一划,癸亥黑煞已经化为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浮现在地面上。

周白拍了拍埃姆的脑袋说道:“乖,把这些全都读十遍。”

埃姆乖乖地趴在了周白的肩膀上,双眼不断扫向地面的文字。

地上的玄女剧烈挣扎了起来,不停地来回翻滚,时不时地看向周白,似乎想要周白给她松绑。

被癸亥黑煞层层叠叠包裹起来的人皇剑剧烈震动了起来,道道金色剑气终于划破了黑泥。

初之疯了一样地喊道:“变态!周白!你就是个变态啊!”她不停地甩来甩去,就像是要将剑身上沾着的东西全数甩干:“啊!!恶心死我了!我要杀了你!”

周白随手一招,大片的黑泥混合着他的元神力,再次将人皇剑包裹了起来,后者微微一僵,已经掉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好像是死掉了一样。

识海中,克莉斯缇娜说道:“周白!你为什么要投靠天魔了?还和这个魔女搂搂抱抱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说着,她就用爪子捂住了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抱这么紧!这些天魔真是不知羞耻!”

克莉斯缇娜心中暗道:‘现在的情况看来,周白还没走到最坏的那一步,事情还不算最糟糕。我一定要好好劝劝周白,不能让他这样下去。’

艾莎小声地说道:“周白,我们还能回东华城吗?我还能见到景秀姐姐她们吗?”

她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天魔和周白到底交流了什么,才引起了周白做出这种选择。

--------

今天带家里的两只猫去做体检,项目比较多,医院比较远,晚上可能就一更了,时间也不太确定,各位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