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 照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十强赛第八天的清晨。

在所有参赛选手都还没有到达赛场的时候。

魏苍生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看着四周围的人来人往,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

虽然眼下人族的情况并不好,但作为人类世界中心的中央城,仍旧是非常繁华,汇聚了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天才,最优秀的修士,最富足的平民,最勤劳的工人……抬头望去,还有天上的弥罗天宫耸立云端,展现出高度发达的仙道技术。

但对魏苍生来说,再发达再繁荣,人不对那就什么都没有意义。

他生活在一个纯血人族万世奋进,斩妖除魔,称霸天地的年月。

而现在他深深地吸一口气,都能闻到空气中那无所不在的妖气。

一名可爱的小女孩走到他的身前,一脸惊喜地看着他:“你是大罗天论道上的魏苍生吗?”

魏苍生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微微笑了笑,眉头却忍不住皱起,眼中难以忍耐的杀意一闪而过。

小女孩就好像是被吓呆了一样站在原地,身体变得僵直,一动都不能动。

魏苍生好不容易忍耐住了心中的杀意,这才快速的抬步离去。

在他的照妖睛之中,刚刚的小女孩长着一只恶心的老鼠脑袋,一双硕大的眼球来回转悠,尖锐的牙齿暴涨出来,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股残酷、暴虐的气息。

魏苍生抬起头来,照妖睛自然发动,满大街都是各种看上去像是老鼠、狮子、狐狸、麻雀……看着他们穿着衣服好像人类一样说话、吃饭、赶路的模样。

只有少数一些修为高点的修士,才能在他的照妖睛下不显露出自己的原形。

如果是在过去,面对这满大街的妖魔,魏苍生拔剑斩了便是,他一生已经斩杀过太多太多的妖魔,多到他自己都数不过来。

因为斩妖除魔,早已经在人妖大战之中,成为了他身体中的本能。

为了能更好的分辨妖物,他还特意修炼了这一双能够分辨人妖的照妖睛。没什么修为的普通妖物,他只要扫一眼就可以看出对方的原形。

就算修为高一点的,但只要道化度超不过他,他稍微花点功夫也能看出对方那妖魔血脉的来头。

可现在,他看着满大街的妖魔,看着他们使用人类的衣服,使用人类的语言,继承人类的文明,就好像一个人一样地生活。

这给他一种可笑、悲哀又悲凉的感觉,眼中的杀气总是有些难以抑制的蔓延出来。

“妖神、妖圣,这就是你们的计划吗?真是好一个釜底抽薪。”

就在这时,魏苍生的身旁,一名青年走了过来,看着四周围的行人笑道:“很难受吧?像你这样斩杀了上千上万妖魔的人,现在却要生活在这么一座妖魔都市里,简直就像是把老虎放进了带血的羊群里。”

魏苍生看了一眼身旁的青年,没有理会对方,继续朝着赛场的方向走去。

青年却是无所谓对方的冷淡,一边跟着对方一边继续说道:“昨天在你住所一百米外的小巷里,又发现了一个男人的尸体,怎么?又忍不住了吗?”

魏苍生的目光微微一凝,昨天在他回家的路上,突然看到阴影中突然出现的猪妖,望着那狰狞、肥硕的猪脸,看着那又长又硬的獠牙,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千锤百炼的剑气早已经本能般洞穿了对方的眉心。

之后看着浮现在他照妖睛里的肥硕猪妖,他检查了一下对方的衣物,才发现对方是来检查下水管道的工人。

那一刻的魏苍生突然有一股古怪的感觉,到底这个城市里的混血人类是妖魔,还是他这个忍不住大开杀戒的人类对他们来说才是妖魔?

同样的行为,在他的那个时代便是英雄,而在现在这个时代,却只会成为杀人犯、公敌、魔头……

一旁的青年接着说道:“不过你放心,尸体我们都已经帮你处理好了,不会让你惹上麻烦。就是今天你和周白的对决,能麻烦你杀了他吗?”

魏苍生的脚步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了青年说道:“什么意思?”

青年笑了笑:“你原本没有打算让周白拿第一吧?

从孙景平死后,你直接在十强赛中下杀手就能看出来这一点。但现在貌似改变注意了?是因为周白和释法的战斗中,表现出了让你惊喜的战斗力吧,再加上你经过这几次战斗后,发现自己的寿命也没剩下多少了。”

看着眼前的魏苍生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青年摆了摆手说道:“别用这么吓人的目光看着我,我好歹也是雷部正神,你没有拿人皇剑的话,应该打不过我的。”

说着,他的样貌微微变化,露出了紫阳真君的模样,与此同时一股沉重的压迫力一闪而过,然后对方很快又变回了青年模样。

魏苍生冷笑道:“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答应你的要求?”

“那你又为什么觉得我们既然唤醒了你,却又会不准备后手呢?”

紫阳真君说道:“你突然发现自己寿命无多,又发现周白的天赋、实力比想象中更强,还得到了人皇剑的认可,自然就会有传承衣钵的打算。但我如果告诉你,你的寿命可以增长个二十年呢?周白还重要吗?比起传承衣钵,还是自己亲自去做更好吧?”

“你觉得你做的会比周白更好还是更差呢?”

魏苍生冷冷地打量着对方,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紫阳真君淡淡道:“我知道像你这种人,不见到真凭实据是不会动摇信心的。”

说着,他拿出了一个药瓶:“你的寿命问题,是因为这具肉身和你的元神都已经无法满足现如今天道扭曲的环境。

但瘟部的这个药物,每一颗都可以让你多活一年,最多不超过20年。这里面的一颗你可以拿回去试试。如果满意的话,今天杀了周白,我们会给你剩下的丹药。”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魏苍生忍不住说道:“你不问我答应不答应吗?”

紫阳真君笑了笑:“你怎么可能不答应?除非你觉得周白的命比你的命更有价值。他可是将现在的三清道宗上上下下都当作亲人了的。

你觉得在三个月内改变他的思想,扭转他从小到大的观念的成功率高一点,还是你亲自来振兴纯血人族,哪一个更加方便?更具有可操作性呢?”

“而屠鬼神他们一旦知道了你的真正身份,那周白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就是个备选项罢了。”

“比起周白,你所代表的血脉更加适合用来繁衍纯血人类。”

魏苍生点了点头:“你们怎么保证仙人们不会阻止我呢?”

紫阳真君说道:“他们有他们的对手,管不到你身上。”

当魏苍生来到赛场,等到第八天的十强赛开始时,便看到这一次到来的四部正神多了一位。

一位长发披肩,满脸胡茬,一副中年人外貌的男子,脸上总是带着一股阴郁的气质。

他的双眼浮现出一层紫意,目光转动之间,似乎就有闪电划破长空,带起阵阵雷响。

他和屠鬼神并肩而坐,两者的气势泾渭分明,却又不相上下。一旁的天阳子、明月仙人、秦真人脸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这男人正是项浩初的父亲,雷部的荡魔元帅项天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