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 理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听到周白说的话,赵月心中首先就产生一种强烈的不服,就好像被人在心口给刺了一下一样,本能的反应就是反对。

毕竟赵家做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她的父辈、长辈们为了人族的一线生机而献出了自己的元神,却仍旧没有办法斩杀周白。

此刻周白的话语在她听来,简直是刺耳无比,就好像是嘲笑他们的弱小和牺牲一样。

她瞪着周白说道:“你懂什么?反抗?你根本什么都反抗不了……”

周白大手张开,一股强烈的吸力直接将赵月给抓了过来,一把捏住了她的脖子。

两人的四目相对,眼神狠狠撞击在了一起,就好像虚空之中有无数的火花、闪电流过。

周白看着赵月说道:“如果你们想出手,想战斗,那谁干你们你们干谁去啊!”

“如果你们认为自己是弱者,反抗不了,那就好好蹲在一边看着我是怎么做的。”

“别把我和你们当成一路货色,只会依靠别人的施舍活下去。”

赵月被对方紧紧盯着,狂暴的元神力席卷着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原本一时之间因为不甘而产生的不服情绪渐渐消散,周白那深不可测的实力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就好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一样矗立在她的面前,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阴影之中。

比九境铠甲都还要更加强悍的肉身,以胸膛硬接了天妖吼,将天妖吼生生掐灭……

随着本能的不服被压制,赵月感受着周白话语之中的认真,感受到了对方的严肃。

‘周白这家伙是来真的……’赵月突然明白了过来:‘他是真的决定面对仙神,也绝不屈服吗?以他的实力……说不定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可能,那么一点点可能……’

‘但就算这样又怎么样?他终究是纯血人族……而我也已经失败了……’

想到自己的失败,赵月整个人就好像被抽走了骨头一样,软软地瘫在下来。

特别是想到赵家已经几乎没了,这一刻的她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说了,甚至连想都不愿意再想。

似乎眼前的周白、大罗天论道都已经和她没了关系。

看着赵月一副心死的样子,周白冷哼一声道:“我们是修士,逆行成仙,妄图成为仙人,妄想逆反自然规律而长生不灭的修士,抱着豁出性命去接触天道的修士。连自己的命运都不敢自己去掌控,你还修什么道。”

赵月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目光微微闪动,却仍旧一句话没说,一副心死的模样。

“既然你放弃了,接下来就看着我怎么做吧。”周白摇了摇头,他随手扛着对方走向了大罗天时空的出口位置。

克莉斯缇娜好奇道:“周白,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拼命了?”

周白心中说道:“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人皇剑能够检测出纯血、混血,这似乎是皎皎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央城的赵家为什么会知道。”

“但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理由,他们在知道我是纯血人类之后,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抹杀我。原因嘛……不外乎各种种族对立、文明传承、利益分配、天庭压力等等等等等纠缠在一起。”

克莉斯缇娜凝重道:“纯血混血吗?那你是怎么想的?”

周白:“现在讨论这些为时过早,一方面我的实力不够强大,另一方面对于妖魔血脉我的了解太少。等我以后实力上去了,好好研究一下这玩意,确定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我才有资格来评判这件事情。”

克莉斯缇娜:“这样啊,蛮有道理的。但其他人不一定会这么想啊,如果所有的混血人都和赵月他们家一个想法,那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天空中的人皇剑传音了过来:“喂!你这小子……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装啊?”

“装?”周白淡淡道:“这就是我,我就是这样。”

人皇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越强,之后遇到的反弹,遭遇的布局就会越危险!”

人皇剑:“你真的还打算这么打下去?你也看到了吧?混血种知道了你的身份就想要杀你的,你的同伴又会怎么做呢?”

人皇剑:“还有仙人,他们知道了你的纯血种身份之后,你将不得自由,他们恐怕会像是养宠物一样,把你永远养在天庭这边。”

“一把剑这么啰嗦。”周白皱眉:“当初到底谁发明的剑灵这玩意的?剑干嘛要会说话,能砍人不就好了,会说话有什么用。”

人皇剑:(╬▔~▔)

人皇剑恼火道:“我可是人道圣剑!人族精神的代表!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金玉良言你明不明白!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倾家荡产都想要听到我说的话!”

人皇剑:“而且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危险!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装!你到底知不知道纯血代表什么意义,就算没有天庭,纯血混血也不可能友好相处的,你们注定要敌对……”

看到周白完全不理会自己地走出了大罗天论道,人皇剑剧烈震动了起来:“啊!!!气死我啦!这家伙为什么这么能让人生气?!”

……

观众席上一阵骚乱。

“看!人皇剑又有异动了!在发光!”

“一定是周白的表现又获得人皇剑的认可了。”

“我看这届大罗天论道,周白已经十拿九稳了!”

和看台上观众们的兴奋、激动不同,选手席内却是一片沉默。

项浩初有些绝望地看着周白:“赢不了……就算是我做足准备上去,也绝对赢不了周白。这难道就是纯血人族的天赋吗?我们和他们真的差了那么多吗?”

他的拳头逐渐捏紧:“不行,这样下去现在的人族就完蛋了。我们还没有掌握对抗天庭的力量,时间……我们还需要时间,就算要对抗,也绝不是现在。”

他看了下接下来最后三天的赛程,明天周白对战的是释法,接下来两天的对手还有魏苍生和绝寂。

“还有最后三次机会,一定要在这三次机会中找到战胜周白的方法。”

“周白的背后有仙人支持,而能和仙对抗的就只有神了。”

“今天晚上,我再去见一见父亲吧,他也许会有办法。”

另一边,释法则已经闭上了眼眸,脑海中无数经文翻涌起来。

‘明天是十强赛的第七天,也就是由我来和周白战斗了。’

‘杀一人而救亿万人,就算牺牲我这一条性命,我也必然要阻止周白这名纯血人类。’

‘事到如今,只有这最后一个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