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 第四天第五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面对魏苍生秒杀闻和的这一幕,有人觉得太过残酷、太过恶劣,也有人将目光看向仙神,似乎在期待着他们会怎么做。

不过高台上的仙神们一个个都面无表情,就好像是眼前死掉的是一个蝼蚁一样,完全无法让他们上心。

但如果靠近高台的话,就能感觉到一股无比冰冷的气息在仙神之间蔓延,四名正神和四名仙人之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涌动,就好像将双方所在的位置给变成了两个世界一样。

似乎有一场无形的交锋在其中酝酿。

屠天魔突然冷冷道:“天庭四部,想要插手吗?”

“我们可没打算插什么手。”贪狼真君笑道:“只不过人类的命运,由人类自己来争,不就应当如此吗?”

虽然现场的气氛无比的激烈,各种争论的嘈杂声在看台上响起,甚至争议的声音在人类世界的各个角落响起。

但只要仙神们没有动作,那比赛便将继续进行下去。

第五场,释法对决沈海。

沈海朝着释法拱了拱手说道:“请多指教了,我们点到为止……”

释法看着沈海,淡淡道:“你还没和周白交过手吧?”

沈海微微一愣,下一刻似乎感觉到了不好,身形爆退。

但是一只金色的巨掌就好像从虚空中穿梭出来一样,直接从沈海的背后浮现,只一掌便拍碎了沈海的护体罡气,碾碎了他的元神力,将钢铁打造般的身躯给打成了齑粉。

三密三业如来心印!

看着在天空中爆成一团血花的沈海,释法低下头,眼中闪过一抹悲伤之色:“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无论如何,周白都绝不能有一点点的希望赢得这场论道。”

赵月瞪大眼睛看着连续两场的选手被杀死,沈海是贪狼真君之子,赵月虽然不熟悉,但也认识。闻和更和她一样都是万仙岛的弟子,却这么轻轻松松被抹杀了。

赵月心中闪过一丝悲伤之色:“两名七境修士……就这么陨落在了这里?七境修士,耗费了多少心血和努力才能成就,这么不讲道理,毫无意义地陨落在了这里?”

她虽然不服气周白,想要和对方一决胜负,却也没想过要打出个生死,毕竟对方得到了人皇剑的认可。

而眼前魏苍生和释法的出手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

这一天,无数人都因为两位七境修士的陨落而感到伤感,更感觉到了大罗天论道的残酷。

但是比赛仍旧在继续下去。

第四天,第一场,周白对决沈海。

因为沈海的陨落,这场战斗直接无疾而终,无法获胜。

台下的周白皱起眉头:“沈海、闻和全都是我没打过的对手,这还是在针对我吗?是仙神的意思吗?他们还是不想我拿第一?不想我获得人皇剑?”

克莉斯缇娜:“啊啊啊,今天竟然一整天都轮不到我们上场!!”

第二场,释法对决屠天魔。

屠天魔看着眼前的秃头,还没上场就投降认输了,很有自知之明的他是真的害怕被眼前这秃驴下黑手打死了。

他昨天还特意去问过了父亲屠鬼神,对方也同意他这么做了。

眼前的父亲还是像往日里那样风轻云淡,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

但屠天魔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眼前的大罗天论道似乎有些不同了。

“怎么会这样呢?释法应该是我们万仙岛一脉的,应该是听我们这边安排的。”

但是从万仙岛一些仙人的只字片语之中,屠天魔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释法、还有那个魏苍山都已经有些失控了。

这场从头到尾都是由万仙岛安排的论道,此刻却散发出一种越来越危险的气息。

而天下之大,能够在中央城对抗万仙岛安排,搅乱万仙岛局势的存在,又会是谁?

屠天魔不敢想也不敢问,只能把头好好埋在地下,遇到强手就直接选择投降了。

不过屠天魔本身就被周白击败过,他投降了以后,释法也没说什么。

之后第三场,闻和对决赵月。

第四场,绝寂对决孙景平。

第五场,闻和对决项浩初。

按照仙神们的说法,因为比赛场次是随机安排,所以会出现一名修士一天打上两场的情况。但是会给予充分的休息。

不过因为闻和已经战死,今天原本属于他的两场战斗也都不用进行了。

连续三场比赛,都因为选手的死亡而无法进行,给大罗天论道再次蒙上一层厚厚的血腥。

虽然这一天没有进行任何激烈的战斗,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到,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接下来的战斗一定会更加残酷,更加血腥。

第五天的十强赛继续进行。

第一场,赵月对决项浩初。

项浩初一上场就拔出雷刀,施展九天荡魔雷诀,雷刀带起万千雷光斩向赵月。

刀光纵横之间,赵月似乎被彻底压制,只能依靠八荒至尊衣来硬抗。

但是突然之间,项浩初闷哼一声退了下去。

他手中雷刀电光闪烁,却一脸苦笑地看着赵月:“想不到你的大梦心经已经修炼到了这个地步。认输了认输了,剩下地就看你们的了。”

看着项浩初收起雷刀走出大罗天时空,赵月松了一口气,她本来还以为会有一场大战,没想到项浩初竟然稍落下风就直接投降了。

第二场,魏苍生对决沈海。又因为沈海的缺席无法进行。

第三场,闻和对决屠天魔,因为闻和的缺席而无法进行。

第四场,周白对决闻和,还是无法进行。

第五场,赵月对决孙景平,无法进行。

又是一天没有激烈大战的十强赛,但是不论选手还是观众都能感觉到,空气似乎越发承诺,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酝酿着,等待着激烈的爆发一样。

郑闻天叹道:“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而连续两天没有战斗,周白看着第六天的赛程安排,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明天终于可以打了。”

周白对决赵月。

……

当天晚上,赵月跪在赵家的宗祠大厅之中。

几名老者坐在上方,看着下方的赵月。

其中一名身材无比瘦弱,脑袋光光,只有两条白眉毛拖在地上,看上去老的不成样子的老者看着赵月,低声喝到:“赵月,你为何而战?”

面对这位已经一百多岁,赵家显存的最年长的老祖宗,赵月恭恭敬敬地说道:“为人族兴旺而战。”

“不错,为人族兴旺。”长眉老者缓缓说道:“而现在,人族之兴衰,一族之存灭,已经到了生死危机的关头。”

赵月的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似乎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老者接着说道:“赵月,何为人?”

赵月微微一愣。

老者说道:“一脉相承的文化,一脉相承的文明,从刀耕火种,到修道成仙,这一路薪火相传,不断前进的我们,就是人。”

长眉老者又叹息一声:“但也有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血脉相同的,才是人类。”

随着老者的诉说,赵月的眼睛渐渐瞪大,关于人妖大战,妖魔血脉,纯血人类的一个个信息被对方给抛了出来。

就好像是一颗大炸弹一样,炸得赵月晕乎乎的。

……

感谢‘虎侧’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