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 血腥大幕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玄女看着投影中的画面,简直感觉是难以置信。

“周白怎么可能得到人皇剑的认可?”

“不可能……没道理的……”

她脑海中回想着周白的各项资料、各种能力,回想着周白和自己战斗的过程,越想越觉得不可能。

“周白绝对是畸变体……如果连他都不算是畸变,那我都能算是正常人类了。”

“人皇剑……是人皇剑出了问题。”

虽然心中思绪万千,但是玄女还是加快速度,离开中央城。因为她的存在恐怕已经暴露给周白了,现在必须优先离开这里才行。

不过伴随着一路上的思考,原本的愤怒和惊讶已经渐渐消散,化为了一个饶有趣味的表情。

“一个畸变体,如果赢了大罗天论道,成了人族的代表……呵呵呵呵,那就有趣了。”

“而且孙景平死了……那么你们剩下的人也别想好过。”

玄女最后看了一眼投影的方向:“自相残杀吧,人类。”

……

另一边的周白站在赛场上,仍旧思索着仙神们的态度。

“默认了我的所作所为吗?”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人皇剑的认可……”周白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我的身体似乎真的是纯血人族吧?可惜没时间多和人皇剑交流一下。”

“接下来还是必须小心谨慎,稳步地增长力量。仙神的态度还不明确,不能有丝毫放松。”

与此同时,今天的第四场比赛开始了。

闻和对决魏苍生。

对于这个魏苍生,周白的印象还是很深的,对方第一场的战斗和绝寂进行,施展了一套剑法就下去了。

第二场战斗对决赵月,直接认输。

现在是对方的第三场战斗……

……

大罗天时空之中,魏苍生看着天空中的人皇剑轻轻叹了一口气,传音道:“初之,你还是不愿意吗?”

人皇剑呆呆矗立在空中,看上去没有丝毫反应。

魏苍生想到对方刚刚认可周白的行为,摇了摇头:“我知道我以前的做法是有点问题……但初之,仙人不可信。”

“大罗天论道结束之后,如果你还不同意,我就只能用收剑诀强行控制你了。”

“周白也许是纯血人类,但他扛不起人族的大旗。特别是这一次,你们太过冲动了,竟然还留下来参加论道?现在的周白恐怕已经成为无数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说完,他转头看向了对面的闻和,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宛如是出鞘利剑一样,阵阵锋芒扑来,让闻和这名天阳子的徒弟感觉自己的元神都像是被切了一刀一样,散发出淡淡的疼痛感。

闻和的面色骤然变化,无比凝重地看着魏苍生:“你之前故意隐藏实力?”

“唉……”魏苍生叹息一声,言语之中似乎包含了无尽的沧桑:“这十强赛一旦开了杀戒,那么就没人能停下来了。”

闻和面色一变,只感觉到杀气狂卷,他的元神似乎都要被冻结。

他立刻意识到一件事情,眼前的魏苍生掌握了远远超乎他预料的力量。

“一名七境修士,蕴含了无数的心血和气运,万中无一。”魏苍生轻声说道:“现在却又要陨落在我的手上了。”

闻和浑身上下的毛孔都陡然间炸开,整个人好像一只受惊的猫儿一样急速飞退。

这一刻的他,感受到了一种来自本能般的威胁,就好像猪羊面对杀了几万头猪的屠夫一样。

一种来自血脉,来自心底深处的恐惧,在不断告诉他:“逃!快点逃!”

闻和一边爆退,一边大喊道:“我投……”

但是没等他说出认输的话语,一股剧痛已经从他的胸口传来,同时一股凉飕飕,无比冰冷的感觉以他的胸口为中心,朝着整个身体蔓延过去。

闻和低头一看,就看到整个胸腔已经变成了一片巨大的空洞,就像是彻底蒸发了一样。

魏苍生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缓缓走向大罗天时空出口的漩涡位置,眼睛之中满是淡漠的色彩:“可惜……可惜……”

看着闻和被魏苍生秒杀当场,现场的气氛立刻激荡了起来。

虽然十强赛中第一个死的是孙景平,但是孙景平那是自己畸变了死亡的,而现在的闻和却是被魏苍生给杀死的。

“他实力比闻和强那么多,完全可以不杀对方的同时击败对方吧?闻和可是第七境的修士,就这么死在这里真是……”

“闻和是天阳子的徒弟,他竟然就这么动手了?”

“太过分了,就算是大罗天论道……但差距这么大还要动手杀人?而且还是第七境的修士,如果在战场上的话,第七境的修士可以拯救多少人。”

“这家伙,比那个绝寂还要恶劣,绝寂在十强赛之后,都没有动手杀人过吧?”

不过有人厌恶魏苍生的做法,就有人明白魏苍生为什么这么做。

郑闻天捏紧了拳头,有些厌恶地看着这一幕,但他明白魏苍生为什么会这样做。

“孙景平死了,也就是说之前战胜孙景平,拿到了两分的人得了优势。因为循环赛之中,剩下没有和孙景平战斗的人,再也没有机会和孙景平作战了,也就是少了两分的上限。”

“从孙景平死亡的那一刻起,大罗天论道的性质就发生了变化。”

“就好像有人打响了第一枪一样,一场血腥的帷幕缓缓拉开。”

“想要保持优势,又或者想要重新取得优势,最好的方法就是将自己的对手统统打死。这本来是一条隐藏的规则,之前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了点到为止的潜规则,在十强赛中不会打死对手,而一旦有人开了个坏头,那就停不下来了。”

“但为什么是魏苍生带头这么做?他之前已经输了两场吧?就算现在开始杀人,他的分数差距仍旧很大啊……除非……”

“他打算把接下来所有的对手都干掉……”

郑闻天的身旁,赢毁同样思考着眼前的问题:“原本的这个赛制,将选手当场击杀,应该是仙神们用来在局面失控的时候,用来控制比赛结果的方法。”

“这样不论最终的比分是多少,他们都可以通过打死人来控制冠军人选。”

“但现在的结果,是仙人们的授意吗?就算是周白获得了人皇剑的认可,他们仍旧不愿意承认周白吗?明明得到了人皇剑的认可,就说明人皇剑也认为周白是我们人族的希望啊。”

“还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