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 持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周白,真的是畸变体吗?”钱王孙呆呆地看着投影,突然转头看向李修竹说道:“就算真的是畸变体,也未必是我们的敌人吧?他做了这么多事情……他是有自己的立场,有自己的思想的,有智慧的畸变体也许可以……”

李修竹打断了他说道:“畸变体唯一的繁衍渠道,就是从活人的身上转变出来。”

钱王孙的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脑海中似乎闪过了无数前辈、同伴、同学疯狂、畸变的画面。

李修竹的话语之中,似乎卷起了无数的血雨腥风:“什么叫畸变,就是有原本正常、普通的修士,在天道扭曲的作用下变得疯狂,最后畸变,成为一个畸变生命体。”

“每一个畸变体的诞生,代表的都是一个正常生命的逝去。”

“你和周白是好朋友,你不愿意和他为敌……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从周白身上诞生的这个畸变体,正是他杀死了原来的周白。”

“如果原来的那个周白还活着的话,他会希望你为他报仇吗?”

“被畸变体杀死的那个原来的周白,他看到你不愿意杀死这个畸变体,他会高兴吗?”

“你不为自己的同伴复仇吗?”

面对李修竹的提问,钱王孙有些痛苦地抱着脑袋。

过去的周白,现在的周白,正常的周白,畸变的周白。

钱王孙的脑海之中,不断回忆起和周白有关的一幕一幕,第一次在入学测试上见到对方,第一次在食堂遇到对方一起吃饭,第一次和对方一起探索教学大楼。

被对方从畸变体的手下救走,却也被对方砍去了四肢。

在月考擂台上和对方的战斗。

在天魔战场上一同对付玄女。

一幕一幕闪过钱王孙的眼眸。

钱王孙艰难地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如果我一开始遇到的周白,就是畸变体呢?”

那么他钱王孙和原先的周白根本不认识,他的朋友是畸变后的周白。

李修竹的手掌按在了钱王孙的肩膀上,缓缓说道:“钱王孙,我知道这很难决断。”

“友情和理念,个人和种族,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很难抉择的事情。”

“但总要有人做出牺牲,如果连我们这些人类中的强者都只是想着自己的情感,只顾着自己开心不开心的话,那这个种族就没有希望了。”

说到这里,李修竹的目光也迷离了一下,似乎有过去的一幕幕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曾经的李修竹,也层因为理念上的问题和一位挚友分道扬镳。

“钱王孙,这件事情我不会逼你。但你如果做不到的话,那说明你不适合加入翻天教,成为一名觉者。”

就在这时,投影上的周白一边讲话,一边一步步走向人皇剑,最后一把抓向了这口人道圣剑。

……

周白的元神力包裹着整把人皇剑和上面的禁制,扭曲又亵渎的语言不断传音向人皇剑。

看着人皇剑的智慧一次次下降,周白微笑了起来:“成功了。”

周白心中暗道:‘已经降低了一截了,试试搭话吧。’

他朝着人皇剑说道:“喂,人皇剑,你愿意承认我吗?辅佐我改变这个世界,振兴现在的人族!”

下一刻,一道女声猛地从剑身里传了出来,直接传音到了周白的耳中。

“唉,等了这么久,终于来了一个人了。”

周白闻言,脸上立刻振奋了起来:“人皇剑?”

“你可以叫我初之,我更喜欢这个名字。”

紧接着,便看到人皇剑刷的一下穿透禁制,直接出现在周白的面前:“抓紧我。”

没有了禁制的包裹,眼前的人皇剑更加清晰地展现在了周白的面前。

整个剑身方方正正呈金色,大约长一米四,宽十多厘米,剑身上一面刻着从茹毛饮血到刀耕火种、驯服野兽的画面,另一面则是从文字国家出现,到斩杀妖兽、成仙得道的画面。

一柄长剑之中,似乎道尽了人道沧桑,文明之传承。

看着眼前的人皇剑,周白脸上闪过一丝期待之色,一把抓住了眼前这口人道圣剑。

足足十数亿人看到了眼前这一幕,看着周白伸手抓住人皇剑的模样,无数人都发出了惊叹之声,就感觉自己似乎在见证一个神话、一个传说的诞生。

而随着周白抓住人皇剑,再次听到其中传来的清脆女声。

初之:“你这小子,原本我打算你退出大罗天论道之后,再来救你离开的,想不到你硬要玩这么一手。”

“啊?”周白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皇剑,对方似乎比他想象中更加活泼一点啊。

初之:“啊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你接下来继续参加大罗天论道有多危险?”

“等等等等……”周白问道:“首先,你能看出来我是人,不是畸变体吧?”

“废话。”人皇剑中的女声冷哼一声道:“人皇剑是当初大夏太祖亲自监督,举全球之力打造,目的就是为了用来对抗妖魔的,其中自然配备了辨识人类的能力。”

“而且后来我还被全球数十亿人族六十年的香火供奉,凝聚了人族气运,成为了天道认可的人族圣剑。”

“也只有真正的人族,才能发挥我的力量,不然碰都没法碰到我,我当然知道你是个人。”

“但那又怎么样?这个天地早就不是人类当家做主了,你现在继续参加论道,那就是自寻死路,只会被他们当成傀儡,彻底操纵你的人生,你明不明白仙神们的态度?”

周白:“明白,我当然明白,但我相信我的实力。”

初之:“哼,你的实力?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屠鬼神一个念头就能让你扑街。”

周白皱了皱眉:‘这剑的主观能动性有点太强了吧?不太听话的样子。’

初之说道:“抓紧我,我带你直接逃出去吧,大罗天论道就不要参加了,继续留在这里,你的未来就全在这些仙神的掌控之下了,没有一丝一毫机会了。”

“你要逃出这里,抓紧时间完成自己的积累,等真正有了和天庭对抗的实力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