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 证明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所修炼的阎魔金身,也是黄昏道术,无上神通的一种,就和三清道宗的五大无上神通,极剑阁的混沌天罚剑一样,都是直指天道奥秘的道术。”

“而在天道扭曲之后,直指天道的他们不但是修炼,甚至光是观看其内容,都可能会导致畸变。”

“阎魔金身这门神通的具体修炼方法,乃是观想传说之中的阎罗图,从中领悟到一丝人体和痛苦间的天道奥妙,只有观想阎罗图,领悟到那一丝奥妙,才能真正修炼阎魔金身。”

“但天道扭曲之后,直指天道之中,关于人体和痛苦奥秘的阎罗图已经成为了一种扭曲现象,一周只能观看一次,一次不能超过50分钟,一旦越界就会不可逆转地开始畸变。”

“而作为畸变体中的智慧生命,玄女的畸变之血更是有着将人类引向疯狂和畸变的能力。”

说话间,孙景平控制着玄女的畸变之血扫过自己的手掌,便看到他的手掌一阵颤动,融化,变成了一团团恶心的血肉,看上去就像是被畸变之血直接催动得畸变了。

“如果结合畸变之血和阎魔金身的扭曲呢?”

下一刻,便看到孙景平张开嘴巴一声狂吼,元神力一阵扭动,那血影泛起阵阵涟漪,直接被元神力捏成了一张血色画卷。

那画卷上全都是一个个畸形小人被折磨,被刑罚,在无穷痛苦中嘶吼、喊叫,然后化身怪物的画面。

“现在,我用玄女的畸变之血来展现画卷上的内容,其扭曲现象会比真正的阎罗图还要强烈十倍。”

“恐怕就算隔了大罗天时空的这一层时空界限,光是复刻了声音和图像过去,赛场那边也是一片混乱了吧?”

“但周白,距离最近的你,为什么都没事情呢?”

说话间,孙景平的身上直接就有一根根触须延伸了出来,面颊上爆发出一个个血洞,似乎有一只只婴儿般的手掌从中长了出来。

此刻的孙景平看上去,就像是在观想图的冲击下开始畸变了。

而他对面的周白则毫无变化,就像是观想图对他完全无效一样。

伴随着畸变之血的变化,伴随着阎罗图的形象被投影出来,整个赛场上瞬间响起了无数人的尖叫之声。

一名名观众看着那画面中的扭曲形象,全都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叫声,宛如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脑海中一片混乱,无法做出任何理智的反应。

而画面二次传播到了五大城市十多亿人类面前的时候,效果就再次消弱了一番,只是引发了无数人的头晕恶心,并没有导致大规模的混乱。

高台上的天阳子一掐道诀,投影立刻一阵变化,将那扭曲的影像变得模糊起来,无法从大罗天投影中准确传递出来。

光是一个投影的传输,就让观众们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大罗天时空之中,周白和孙景平收到的冲击自然更强。

孙景平的畸变现象直接让人觉得理所当然,而周白身上的毫无变化却是看得无数人一阵阵的怀疑。

感受到那畸变之血组成观想图后所带来的冲击,周白一个冲刺,就来到畸变之血的面前,打算要直接破了这观想图。

一拳击出!观想图轰然粉碎,但不是周白粉碎的,而是畸变之血自己粉碎,扑向了周白的身体。

孙景平的脸部越发扭曲、畸变起来,他看着周白充满恶意地哈哈大笑道:“就连玄女的畸变之血都没有让你受到一点点的影响!你还说你不是畸变体!”

孙景平心中明白,也许仙神之后将他们抓起来,会发现他的身体早被畸变体给浸染,也会发现很多事情的真相。

但到了那个时候,周白也已经被抓住研究了,畸变体的身份坐实之下,也不会有人管抓他的原因是什么了。

倒是他……

孙景平:‘我的大脑至少还是人类的大脑……仙神们应该会绕过我一命吧?’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一线生机,也是玄女故意留给他的一线生机,虽然渺茫,却也是生机。

不然都是个死字,孙景平早就自爆元神拼命了。

另一边,周白叹了口气,震散了眼前的畸变之血,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我现在如果在这阎罗图的冲击之下,没有畸变的话,肯定会被怀疑。”

“但如果畸变了的话……那我不就更是畸变体了?”

周白经过愚图的重重增强之后,对于扭曲和畸变本来就有着远超其他人类的抵抗力,更不要说还有懒气值可以随时治疗。

这使得玄女的畸变之血、还有阎魔金身的观想图都没办法导致他有一点点的疯狂或者畸变的现象。

但这在其他人看来,却是最大的不正常。

周白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孙景平:“真有你的……是玄女让你这么干的吧?没她的帮助,你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让我想想……嘿……他现在就在看台上,看着我们吧?”

孙景平……玄女……畸变……南山城……

一连串的信息汇合在一起,让周白瞬间做出了判断。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被他收割了青色气运,又抽取了元神武装图纸的女孩。

‘想不到玄女竟然胆子这么大,追到了这里?’

……

高台上,原本的玄女早已经消失不见。

在畸变之血开始组成观想图的时候,她就知道大局已定,趁着混乱离开了赛场。

此刻的玄女行走在中央城,看着不远处那巨大投影里的周白,心中全是大仇得报后的爽快感。

“哈哈哈哈,周白!你也有今天!”

“这偶读是你自找的,是你自己选的……”

“死定了,这家伙死定了。人类、仙人、正神……他们都会要你死的。”

一边离开中央城,一边看着投影中的周白,玄女脸上大仇得报的笑容却是一点一点地开始消失。

最初的那种报仇快感也在一点一点地消散,于是一种空虚……逐渐涌上了她的心头。

“周白死了之后……”

“我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拥有智慧的畸变体了。”

想到这里,一股无穷的孤独感突然泛起,以一种急速填满了玄女的心头。

“从今以后……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泪水突然从玄女的眼角留下:“周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明明……我们才应该是一家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