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7 无伤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精妙的结构便代表了稍弱一筹的强度,这里护眼的晶体并非血符仙钢的等级,的确是大赤天甲上最脆弱的部位之一,一般都是使用者极力保护的弱点。

但现在,周白面对项浩初对于这一点要害的进攻,没有做出任何闪避和防御的动作,甚至主动迎了上去,直接以眼部的晶体撞击在了雷刀那缠绕了层层叠叠电浆的刀尖之上。

轰!

雷刀微微弯曲了一瞬间,然后反震,爆退到了数百米之外。

项浩初一脸震撼地看着远处的周白,对方大赤天甲位于眼部的晶体微微碎裂,延伸出一道道细密的裂纹……

但是……

周白摸了摸大赤天甲护眼的红色晶体,一脸失望地说道:“仅此而已吗?项浩初,这就是你的极限吗?”

周白叹息道:“失望!太让我失望了!为什么我参加大罗天论道这么久,连一个能让我受伤的对手都找不到?!”

项浩初后退一步,脸色有些呆滞地看着周白,似乎完全没办法接受眼前发生的这件事情:“怎么会这样……”他的右手抖了抖,似乎连雷刀也握不住了。

虽然最后雷刀还是破开了大赤天甲的眼部晶体一点点,但那在实战之中简直毫无意义。

而在周白的识海之中,克莉斯缇娜兴奋地站了起来:“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惊讶中带着紧张,紧张中带着绝望,绝望中又带着震惊,震惊中又带着不信,好像是一天早上,突然醒来,还怀疑自己身在梦中的这个表情!”

“这就是我克莉斯缇娜最喜欢看到的表情!”

“哈哈哈哈,颤栗吧!恐惧吧!在我的超强实力面前绝望吧!”

一旁的艾莎认真地说道:“缇娜姐姐,你对这个表情把握简直入木三分啊。你要是学这个表情的话,速度一定很快,感觉会比装逼好学多了。”

克莉斯缇娜怒道:“说什么傻话!谁要去学怎么做被震惊的路人了!!你!刚刚周白说下来的话都记了没有,我今天晚上可是要好好学一遍的。”

“到时候你当项浩初,我当周白。”

艾莎叹了口气:“唉……真是幼稚。”

周白看着项浩初的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暗叫不好:“遭了,这次好像装过头了。”

克莉斯缇娜不解道:“这还能装过头的吗?”

周白叹气道:“当然了,这才十强赛的第二天,我如果表现出强过头的实力,接下来岂不是要被疯狂针对?”

“而且装逼的第一要务,就是永远不暴露所有的实力,我虽然没有全部暴露,但这次也暴露太多了……麻烦。”

不提这边的周白总结着自己的事物,另一边的项浩初却是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打了。

他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传音道:“周白你这个小子真的是……怪物吗?算了,大罗天论道,你的确有资格争一争第一,我会试着帮一帮你的。”

项浩初亲自以雷刀砍在了对方身上,所以他清楚的明白,他破不开周白的防御,绝不是大赤天甲的问题,而是周白他本身有着一种极强的护体道术,能够大大消减他的刀法和道术的破坏力。

他看着周白继续传音道:“但这条路注定艰险万分,就算你的实力能击败所有选手,也未必能拿到第一,你自己多当心吧。”

说完,也不等周白回答,他直接收起了雷刀,四周围的紫色雷霆也一一消散在空气之中,项浩初整个人缓缓变成了平常的样子。

“投降了,我投降了。”

看着项浩初离开的背影,周白心中品味着对方所说的话语:‘这个项浩初,他不是仙神种吗?还是说他已经知道了很多天庭的真相,所以打算帮我?’

‘大罗天论道,果然没这么简单,继续下去的话,就要面对仙神们的干扰了吧。’

‘我还得更强,更强一点。’

克莉斯缇娜出主意说道:“昨天那女的不是有青色气运,天意垂青的吗?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啊,要不要再利用一下,来增强实力?”

周白疑惑道:“什么意思?”

克莉斯缇娜:“抽一抽她的元神武装吧,说不定很强呢。”

周白点了点头,越想越是点头:“有道理,天意垂青的人绝对不一般,她的元神武装说不定对我很有用。”

而伴随着周白和项浩初战斗的结束,整个现场呼喊声此起彼伏,无数观众都对这一战的过程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大赤天甲到底有多强?”

“竟然用眼睛硬接了项浩初的雷刀!大赤天甲太厉害了!”

“他简直是这次大罗天论道的大魔王!只要穿着大赤天甲,还有谁能打赢他?”

选手席上,闻和、沈海、赵月等人都对周白的表现感觉到一阵阵心惊。

闻和:“怎么会这样?大赤天甲为什么能挡下雷刀和九天荡魔雷诀?这根本不可能啊!”

沈海:“是周白的道术,周白一定掌握了一种增强大赤天甲的道术,又或者是什么护体道术,能够将大赤天甲的防御力提升到顶尖铠甲,不……也许是比顶尖铠甲更强,提升到那些传说铠甲的地步。”

释法现在所穿的龙象袈裟,绝寂所掌握的煌日剑甲,全都是第九境中的顶尖铠甲,使用了凡人所能使用的极限材料和炼制手法,堪称是铠甲之中的巅峰。

但就好像九境的武器之中,还有人皇剑这样规格外的存在,在九境的顶尖铠甲之上,还有着各种因缘际会,因为各种历史上的大机缘所成就的传说级铠甲。

但这样的铠甲要么已经遗失,要么因为太过强大,已经被人给毁掉,上千年都已经没有在世人面前真正出现过了,只有无数小道消息还流传着关于他们的信息。

赵月深深地看着周白:“只要他穿着这套大赤天甲,我恐怕也破不了他的铠甲……要么想办法剥了他的铠甲,要么攻心……”想到这里,赵月突然笑了起来:“攻心的话,我倒是还有点优势。”

此刻的周白在赵月眼中,已经成为了此次大罗天论道的最强对手,最大威胁。

另一边的释法叹息一声,整个人的气息似乎越发深沉起来:“唉……孽障。”

绝寂冷笑一声,摸着手中的绝寂剑,眼中闪烁着嗜血好战的光芒,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周白一战看看到底是对方的铠甲更硬,还是他的飞剑更利。

另一边的选手席上,郑闻天欢呼了起来:“我靠,这大赤天甲原来这么厉害的?大长老他们太狠了吧?”

一旁的赢毁和云冲河面面相觑,他们可是清楚的知道,光是大赤天甲,绝对做不到眼前这个地步。

高台之上,明月仙人看着周白的表现,皱了皱眉:“啧……这个周白,有点碍眼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