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 淘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罗天论道的第七天,场上的选手只剩下52位。

而今天,便将会决出最后十名选手,进行第二部分的前十排位战。

随着一天接着一天的战斗淘汰,此刻留在赛场之中的全是同辈之中的真正高手、天才,连续几天的战斗之中不断有强大的道术、武功、法宝、阵法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可谓是让全人类都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对于高段位的人类修士有的新的认识。

而在这一场又一场的搏杀、激战之中,一位位修士的气质越发沉淀,精神似乎都得到了凝练和升华。

与外界、观众席上无比热烈的气氛相反,选手席内一片沉静,似乎所有人都在默默积蓄着自己的精神,留待在擂台上轰然绽放。

人类世界青年中新一代的十大强者,从全人类30岁以下的修士中经过一次次搏杀才排出的十大最强,还是由天庭监督,仙神观战并背书。

这个十大强者的名头,可谓是无比响亮,更在这七天之中凝聚了整个人族的关注和气运。

这一刻所有的选手都明白,进一步便是留名青史,得到无数的关注,得到天庭的投资了,未来的修炼之路会有着无数助力,甚至还能分润到那好似虚无缥缈却又被仙神所重视的气运。

而退一步便是前功尽弃,不会有什么人记得,未来的待遇上和前者更可谓是天差地别。

到了这一刻,剩下的52位选手几乎每一位都卯足了劲,拼尽一切,都想要挺进前十。

包括中央城还有其他四大城市的观众们,此刻的目光也齐齐汇聚于此,见证着这十大强者的诞生,祈祷着某位修士的胜利。

全人类的关注点都在这一时刻汇聚于此,那虚无缥缈的气运似乎也随着人类意识的变化而变化起来。

天空中一声雷响,宛如有龙类在咆哮,大气涌动之间,云层缓缓卷动,就好像是人类如此凝聚到一点的活动,甚至影响了天象一样。

项浩初看着天空中的风云变幻,心中冷哼一声:“海逸这帮家伙,为什么要退赛?吃了我这么多丹药,现在却一定消息都没有了,到底在搞什么。”

他用眼睛的余光微微扫过台上的8位仙神,心中暗道:‘现在的这个局面,是否和你们计划的一样呢?’

赛场中央的上空位置,52个名字来回闪烁、跳跃,最后出现了周白对决黄田。

周白歪了歪脑袋,目光扫了过去,似乎在寻找谁是这个黄田。

一名仙神种陡然捏紧了拳头,看着上面的名字露出了不甘之色:“就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能进入前十了。”

想到上面的吩咐,他眼中露出了犹豫之色:“要弃权吗?我已经没有弃权的机会了,如果这次弃权,那就被淘汰了。”

一想到这里,一股决心在他的心中涌现出来,他脚步踏出就想要走向大罗天时空,和周白放手一搏。

但是他刚刚踏出一步,就感觉一道目光从高台上扫来,扫过了他的身体。

伴随着这目光的微微一扫,黄田只觉得自己和这方天地之间似乎切断了联系,不能动、不能看、不能说话,元神也是一片死寂,没有丝毫的反应。

整个世界好似都变成了一片黑白。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已经死了一样。

不过死寂来得快,去的也快,下一刻黄田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再次恢复了控制力。

他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就好像是死而复生,重新从棺材里爬了出来一般。

这一刻的黄田明白,这是一个警告。

上面早就吩咐过,遇到了周白直接弃权就好。

而在天庭之中,上下尊卑,等级森严,既然是上面已经吩咐过的,那么下面就必须遵守,如有逾越,那就会有雷霆万钧般的打击。

黄田不知道这是多上面布置下来的指令,更不知道这道指令的意义是什么,但是这一刻的他明白,在这等级森严,就好像一个精密机器般运转的天庭之中,他除了遵守以外,别无选择。

于是黄田选择了放弃,直接被淘汰。

观众们也没有感觉到意外,毕竟以周白之前的战绩来说,没有第七境以上的实力,那是根本收拾不下周白的,之前几乎每一个抽到了周白的修士不都选择了弃权。

早已经被淘汰,来到了观众席的梦若存看着周白的名字,眼神之中全是感叹惊讶:“周白这样下去……是要进入前十的趋势啊。”这个推断,完全打翻了她之前的预想。

‘不止是实力够强,运气也太好了。’梦若存叹息道:‘自从击败了死云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什么强敌,甚至遇到的所有对手都选择了弃权,简直是躺着进了前十。’

赛场上的名字继续跳跃闪烁了起来,并没有在意一个落寞的背影缓缓离开。

一名名修士上台参赛,激烈搏杀,争夺着最后十人的名额。

终于,钱王孙的名字也出现在了台上。

钱王孙对决绝寂

看到这行字,周白猛地转头看向了钱王孙,眼中饱含着警告的意味。

以绝寂表现出来的可怕战斗力,绝对是在场众人中最顶尖的一批。特别是此人杀伐果断,所有和他战斗的修士非死即残,周白实在是不希望看到钱王孙上场和这种人打。

但钱王孙的弃权次数也早就用完了,如果此刻再次弃权的话,那就会被直接淘汰掉的。

只看到了钱王孙微笑着看向他:“信我。”

周白:“他们让绝寂出手对付你,显然就是不想给你机会。”

钱王孙:“放心吧,我会优先保命的。而且我真的……真的想要再好好亲眼看一看人皇剑。”

看着钱王孙冷静又坚定的目光,周白知道对方心意已决,并且的确有自己的打算,想了想对方的保命能力,他也没有再劝,他想起了过去吕纯阳在他无比任性的时候,曾经和他说过的话。

‘修道毕竟是自己的选择,一路上该怎么做,都得自己来选。’

周白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