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 气势和暗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周白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钱王孙,感受到了对方的决心。

于是他传音问道:“你到底能看到多少秒后的未来?”

钱王孙笑了笑:“两分钟。”

周白一惊,想起了之前给他们元神武装的动作:“那你……”

钱王孙:“我知道是你就收下了,谢了……东西很好用。”

周白非常意外地看着眼前的钱王孙,没想到对方的演技竟然这么好,连他也给瞒过去了。

虽然被钱王孙知道了一些自己的秘密有点难受,但是看到未来这种能力实在是防不胜防,周白也没办法追求,只能说道:“别说出去。”

然后他又点了点头:“两分钟的话,的确是很有安全保障了。”

两分钟之内,随时感觉到了危险都可以喊投降。而且实在不行的话,他还有1小时的时光倒流可以使用。

不像空禅是早已经因为吸纳过多的愿力而死亡的。钱王孙如果在擂台上被打死,他是可以救对方回来的。

当然,最好用不到这个。

看到周白点头,钱王孙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先按两分钟来吧。”

钱王孙想起了觉者‘三昧’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番话。

……

“钱王孙,你觉得你的能力,在什么时候威慑力最大?”

“不知道能力全貌的时候?”

“也许吧,不过在我看来,也许是没人知道你到底真正可以看到多远的时候,就是你给人威胁最大的时候。当人们不知道你到底可以看到多少秒的时候,也就没人知道眼前的一切是不是仍旧在你的预料和计划之中。”

“所以可以的话,永远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到底能看到多远的未来,包括我在内。”

……

漩涡之中,释法缓缓地走了出来,在万众瞩目之下走向自己原先的位置。

他在这一战之中表现出的破坏力,完全不下于之前死云和周白,在人族之中又一次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无数人都深深记住了释法这个名字。

而在雷音寺所在的北海城之中,一位位民众、一户户家庭之中,都有人看着投影中空禅的死亡而发出了哭泣之声。

佛子空禅在北海城的名气极大,对待民众仁慈友爱,吸纳香火愿力之后,更是成了无数人心中的寄托。

目睹着空禅的死亡,就如同粉碎了很多人的希望一般,哭声传遍了整座地下城,似乎将整个北海城都拉入了一片愁云惨淡之中。

“空禅,你下定决心,自我牺牲,如今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北海道校的校长无法禅师,站在地下深处,看着远方的投影,叹息一声,双手合十,默默念起了往生经文。

无法禅师的身后,九境的畸变者印海禅师震动着树干般的身躯缓缓震动了起来:“尽人事,听天命,剩下的就看看这天道到底是如何打算的吧。”

无法禅师看着投影中那堪称毫无希望的赛场,实在想不出如此恶劣的局势下,还有什么机会。

他忍不住问道:“真的有一线生机吗?”

无法禅师淡淡道:“无色师兄既然在虚空中看到了,那必然就是有的。”

……

广场上,当释法路过周白的身旁时,突然停下了脚步,平静的目光看向了周白:“空禅将最后的希望全都放在你身上了吗?”

“这个傻子……”周白瞥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他太高看你了,像你这样的货色,我用一只手就能解决,他何苦如此……真是可惜了……”

释法微微一笑,似乎不将周白的‘狠话’放在眼里,淡淡道:“周白,你体内魔性难驯,修为越高,日后的反噬越恐怖,这是已经踏上魔道了。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希望你能走回正道,这才不辜负了空禅的牺牲。”

双手合十念叨了一声之后,释法直接离去了。

“装神弄鬼。”钱王孙撇了撇嘴说道,等对方走了以后,又小声说道:“不过这家伙真的有点猛啊,他刚刚施展的如来法印恐怕第七境的修士来了都是白给,这还是没用龙象袈裟和如来心印的情况,你要当心他。”

周白点头:“放心吧。”

接下来的大罗天论道继续进行,便看到中央城的各大天才各显神通,战斗越发激烈起来。

而祝凌薇也果然被抽到,但是在周白的控制之下,让她选择了主动放弃。

至此,三大宗门的参赛选手只剩下了周白和钱王孙两人,极剑阁和雷音寺的修士已经是全军覆没。

接下来三天里,周白的对手各个都直接投降,根本不给他任何表现的机会。

反观赵月、释法、绝寂、孙景平等人各自出手,全都展现出了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将周白之前出的风头盖压了下去,周白打出的气势被直接抹平。

伴随着中央城的气氛越发高涨之下的,是西岳城和北海城的人族观众气势低迷,逐渐产生了一种果然还是天庭最为强大、天庭培养的修士最为优秀的感觉和印象。

特别是自己这边的天才们被中央城的修士一个个轻松击败,更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周白心中暗道:‘故意树立权威吗?让四大宗门的修士,不自觉地矮你们一头,也让大罗天论道的冠军以后去指挥他们的时候,有更强的说服力,这也是凝聚气运的一种手段吗?……想得倒挺美的。”

周白对此并无所谓,反正现在捧得越高,接下来被他击败的时候也就摔的越惨,天庭的威严也就失去更多。

他更关心的是这段时间他所获得的增强。

也就在这几天里,仙神种之间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在火热的大罗天论道之下,激起了一串串的暗涌。

……

大罗天论道第四天的晚上。

海逸和香彤一起来到了一处下水道中,共同收集污秽,进行献祭,以追求能够继续使用法宝。

海逸大概花了2个多小时就完成了收购,香彤却是足足收集了4个小时才完成献祭。

两者之间的差距,便是早一天晚一天得到法宝的差距。

海逸面色阴沉地看着这一幕:“你今天已经需要四个小时才能完成献祭了,那明天如果需要八个小时怎么办?”

“献祭所需的数量几乎是每天都在高速成长的,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满足不了需求的。”

“怎么办?怎么办?”

两人一脸贪恋地看着识海中的法宝,想想接下来所需要进行的献祭量,他们脸上都浮现出一丝丝焦躁和忧虑,生怕法宝会离他们而去。

“要不我们去找‘被埋葬的美少年’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两人想到就做,当晚上就再次前往了工地,想要找个办法。

但是这一次进入工地不久,就看到好几批人,总共十多个,全都都围在了‘被埋葬的美少年’所在的那片墙面前。

一名仙神种正对着墙壁不断哭诉,一脸的眼泪和鼻涕:“求求你把法宝还给我把!求求你还给我吧!我接下来保证不会再想要错过献祭了。”

有人看着他向一旁的人说道:“真是惨,这家伙昨天参加大罗天论道被人打晕了,直接错过了献祭的时间,搞得东西自己飞走了。”

有人向身旁的家人介绍道:“这就是被埋葬的美少年,一会你们上去找他借用一下法宝,他就会把法宝借给你们的,千万照着他说的去做。”

还有人躲在一旁的角落里,左顾右盼地看着到来的人,脸上全都是戒备。

看到这么多人,海逸和香彤直接就傻眼了:“怎么会来了这么多人?”

海逸面色有些难看地说道:“虽然我知道这里的事情瞒不了太久……但这还是比我想象中传播得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