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 安排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周白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就看到郑闻天一脸萎靡地站在走廊上。

一想到要回到中央城,郑闻天昨天一晚上都坐立不安,睡觉也睡不着,修炼也无心修炼,活活忧虑了一晚上。

郑闻天一看到周白就精神了一点,也感觉自己安全了一点,连忙说道:“走了周白。赢毁和钱王孙在车站等我们呢。”

周白点了点头直接走了出来,而克莉斯缇娜和艾莎已经窜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郑闻天看着两手空空的周白,意外道:“你没行李要带的吗?”

“嗯,没什么好带的。”周白毕竟有艾莎的空间袋能力,把需要用的东西都放进了空间袋之中,自然也就懒得再带什么东西了。

走向车站的路上,周白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傻猫,你不是说了今天一定能练成原始道藏05的吗?怎么练到后面睡着了?”

克莉斯缇娜:“我就是一只猫,每天还要这么辛苦的修炼,睡着一下怎么了嘛。而且我道化度已经49.9%了,今天晚上一定能练成。”

“反正第一天过去也比赛不了嘛。”克莉斯缇娜看着周柏叹气的样子,接着说道:“肯定还有乱七八糟各种事情,又不是一过去就开打的。

地痞流氓约个架,那都要先吹个半小时场面话呢,何况是大罗天论道这么大的事情,一定是怎么隆重怎么来的啦。”

接下来周白来到车站,发现赢毁和钱王孙已经等在了那里。

赢毁:“你们来了?快上车吧,云冲河校长已经在中央城等我们了。”

周白跟着他们上了一辆超音速飞车,伴随着飞车启动,驶向中央城,他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问道:“这次大罗天论道怎么安排的啊?大概什么时候开打,要打多久?”

赢毁说道:“这个我已经让人打听过了,今天过去报道还有入住,明天会有开幕式和晚宴,接下来才是正式比赛。”

“这一次的比赛人数不少,听说有好几百人,而且还要全部直播,一场一场地比,估计会打好多天,你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

西北战线的野外地区,翻天教的基地之中。

李修竹看向眼前的青年,笑了笑说道:“三昧,你终于来了,钱王孙怎么样?”

眼前的年轻人双目始终紧闭,脑袋光光,身材消瘦,看上去一副病怏怏的模样,正是这三个月来教导钱王孙的翻天教觉者‘三昧’。

只听三昧闭着眼睛说道:“钱王孙的资质非常不错,这三个月来,他的实力突飞猛进,进度甚至超过了我的预料。”

“喔?”李修竹以外地挑了挑眉毛:“那其他方面呢?你觉得他,适不适合加入我们?”

三昧:“我或多或少的试探了一下,他是属于能够接受新鲜事物的修士,能力上的前景也很好,我觉得他有成为觉者的潜力。”

李修竹捏了捏下巴:“这样嘛。”

觉者是翻天教中的一个称呼,代表了教主之下,知晓李修竹全盘计划的人,能够在李修竹失踪或者死亡的情况下,继续操盘整个翻天教。

“我明白了。”李修竹说道:“我会找机会见一见他的。”

就在这时,安妮拿着实验报告走了进来,看到闭目青年说道:“三昧?你总算回来了。”

“安妮,好久不见。”三昧笑了笑:“那我先走了,你们忙吧。”

安妮将实验报告放到了李修竹面前:“你看看吧,目前遇到了计算瓶颈,要突破的话,大概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

李修竹看了看实验报告,点了点头:“进入瓶颈了吗?果然还是需要那批真正的专家。”

60年前,万仙岛曾经派驻仙人在西岳城,和人族修士合作研究扭曲和畸变。

可惜后来天庭变卦,仙人撤出,合作项目的负责人和大量专家也都被带到了中央城区,直到现在仍旧被关押在某个地方。

而现在,李修竹这边研究畸变武器遇到了瓶颈,便第一时间想到了那批被关押的专家。

安妮却是第一个不同意,直接说道:“去中央城救人太危险了。多少仙神在那里?一旦暴露我们的位置,那就完蛋了。”

李修竹:“其他人去的确有风险,所以我打算亲自去一趟。”

安妮:“你疯了吗?那可是中央城,天庭中枢所在,四部汇聚的中心,是天上全是神仙的地方。你一个人过去救人?你既不知道人在哪里,也没办法把那么多人带出来。你这是去送死!”

安妮:“你知道不知道你一旦被抓到就完了?”

安妮劝说道:“你完全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救人,我们就躲在这里慢慢计算结果不行吗?一年时间不算长……”

“一年时间太长了。”李修竹摇了摇头:“我上次炼化化血神刀,破坏了其中的一部分禁制,运气不好的话,恐怕天庭那边已经发现我们的动作了,围剿随时可能开始。”

听到李修竹说的话,安妮心中一惊:“这么快?”

李修竹叹气道:“我们不能将成功的希望建立在对手的失误上,而是要尽可能地将天庭想得更厉害点。”

安妮定定地看着李修竹:“你下定决心要去了吧。”

李修竹尴尬地笑了笑:“什么都瞒不过你,我今天就走,趁着天庭这段时间的注意力都在搞大罗天论道,正好方便我潜入。”

安妮叹了口气:“你还真是不怕死。”

李修竹:“去中央城救人的事情,我一个人做就行了,但是这边还有个事情要麻烦你。如果我不幸身亡的话,帮我毁掉密室里的东西。”

安妮的目光一闪,又回忆起了那个密室之中的所见所闻。

她便是在那里见证了一个新的李修竹诞生。

安妮疑惑道:“毁掉?”

李修竹重重地点了点头:“如果我没能从中央城回来的话,将我的密室全部毁掉。我在里面不下了自毁的禁制,你用这个启动就行了。”

说着,他将一张符纸送到了安妮的面前:“记住,一定要全部毁掉,一个东西都不要留下。”

安妮叹了口气:“我明白了。”

李修竹:“还有,如果我不在了,这里的项目就交给三昧主持,无论如何,这里的研究都不能停下。”

……

另一边,周白一行人乘坐飞车,已经接近了中央城的位置。

从车窗的位置向外看去,直接就能看到老远的天空中,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漂浮在祥云之间。

郑闻天深深地吐了这口气,心中叹道:‘还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呢。’

飞车继续一路前进,很快就来到了中央城的车站里,云冲河早就等着他们,将几人接出了车站。

而这一路上,众人也更加清楚仔细地看到了天空中的风景。

无数的亭台楼阁夹杂在漫天祥云之中,白色的运动宛如一座座山峰般耸立。

时不时就有身穿锦绣华服的男男女女,他们有的乘坐仙鹤,有的乘坐各种流光溢彩的飞车、祥云,飞舞在一座座宫殿之间。

整个场面看上去看上去金碧辉煌,气势无穷,一派仙家气象。

钱王孙看着这一幕,轻轻叹道:“真是浪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