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 栋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赵浩邈看着重伤的周白,听着对方说出的这番话语,直接就惊了。

‘这是人说的话吗?’

‘不对,这是普通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直到这个时候,他仍旧在想着垃圾处理的事情?’

赵浩邈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脑海中闪过对方刚刚无数次舍身救下自己的画面,而直到现在,对方的脑海里想着的仍旧是垃圾处理问题。

再加上夺贪重新回馈的欲望,回馈的正能量,赵浩邈感觉自己都要感动得哭了。

至于眼前是不是周白和那出窍元神的双簧,此刻的赵浩邈刚刚从生死危机里被解救出来,根本来不及这么想。

事后他虽然有想过,但是牺牲一名高手元神出窍来骗他,就为了抢垃圾?赵浩邈感觉不太可能。

此刻,他看着眼前的周白说道:“你现在先别多想了,先治好伤势……”

克莉斯缇娜抓着赵浩邈的手:“垃圾!”

赵浩邈只能安慰道:“你放心,等你的伤好了,垃圾的事情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周白的元神在刚刚的对撞之中,已经偷偷回到了自己的肉身,此刻看着克莉斯缇娜的表现,面无表情地评价道:“表情做作,略显浮夸。”

克莉斯缇娜不服气道:“你凭什么这么说?你看赵浩邈现在多感动?”

周白:“他感动,是因为我的贪图能力作用,控制了他的情绪起伏,配合了你的浮夸演技。”

一边说着,周白一边已经接回了身体的控制权,朝着克莉斯缇娜说道:“好好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演技。”

赵浩邈只觉得眼前倒下的周白突然身体一震,鲜血不断从他的七窍之中流了出来。

“你没事吧?”赵浩邈立刻将周白扶了起来:“我立刻送你去医院治疗!你一定要挺住!”

周白缓缓说道:“你没事就好,我今天本来想找你谈一谈垃圾处理的问题,想不到发生了这些事。”

赵浩邈看着眼前的周白,对方的目光之中一片清澈、真诚,看不到丝毫的做作。

赵浩邈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去管垃圾的事情?处理垃圾,一个月最多也就赚个几千积分的物资?说不定还会影响你修炼。”‘

周白叹息一声,眼中闪过悲天悯人之光:“东华城的垃圾污染,太严重了。你知道三亿人每天能产生多少垃圾吗?东华城,每天都有好几万吨的垃圾被产生出来。”

“这些垃圾如果用来填埋的话,每天都能从东华城底部,堆到东华城顶部2000米的高楼。”

“如果这些垃圾用车厢来装载的话,那每天都能绕整个城市一周。”

周白越说越激动,脸上闪过一抹病态的苍白之色,却仍旧坚持着说道:“这么多的垃圾,还要进行分类运输,分类处理,回收利用,其中的很多有害垃圾甚至尚没有有效的处理手段。”

“以东华城的处理效率,也根本来不及处理完每天的垃圾,多余的、尚未处理的垃圾,只能暂时堆放在城外。”

“这也就代表需要工作人员,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冒着被污染灵机侵入的危险,将大量的垃圾推到野外去。”

“而这些垃圾被越堆越多,不断地破坏者东华城附近的环境。”

“我们的地下水,我们的土壤,我们的大气环境都在被不断污染。”

周白一脸悲痛的抓住了赵浩邈的肩膀:“长此以往下去,用不了二十年,整个东华城周边的环境,都会不在适宜生活居住!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你看过东华城地表的平民区吗?那里已经有几百个孩子因为喝了受污染的水而生病了。”

“你看过那些垃圾处理工人吗?他们中有的人在野外接触太久的污染灵机,已经畸变了。”

周白眼眶微红,情真意切地说道:“这还只是垃圾污染的冰山一角。”

“至少为了孩子们的未来,我们也要抓紧时间,将垃圾给处理了吧?”

看着周白眼神之中全是对未来,对东华城的担忧之色,赵浩邈感觉自己被对方忧国忧民的精神给感染了,深切地感觉到了垃圾处理的急迫性。

赵浩邈看着周白,只觉得一阵阵的自惭形秽:“周白,他真的是一个一心为了人类的英雄。重伤之际,都在想着垃圾处理的问题。

相比之下,我简直就是个自私鬼。在他想着怎么处理垃圾,怎么建设东华城的时候,我竟然曾经想要毁掉这样的人族栋梁。”

赵浩邈感觉到羞愧万分,觉得自己真的太不是个东西了。

他的内心已经有些偏向周白的垃圾处理政策。

但他想了想,还是咬着牙说道:“可是我问过瘟部的人,他们觉得将垃圾直接投入虚空之中,是有危险的。”

“危险什么!”周白一脸怒色地说道:“虚空是天道的所在,是理论上凝聚了世界上一切信息和物质的地方,我们的物质界也不过是虚空的投影而已。

我们丢进去的垃圾,对于虚空来说,简直连尘埃都算不上,怎么可能有危险?!”

赵浩邈感觉周白说的有点道理,但是天庭作为研究扭曲的最专业机构,瘟部的权威性早就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看到赵浩邈犹豫的样子,周白说道:“你不相信我的话,总相信皎皎吧?作为能够仙神对抗的存在,她的话总是权威了吧?”

周白严肃道:“我们可以一起去问皎皎大长老,看看她对虚空丢垃圾是什么看法。”

……

“变态。”

“往虚空里面丢垃圾这种行为,说实话,蛮变态的。”

“不愧是你能想出来的办法啊,周白,有你的风格。”

听着皎皎的判断,周白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呵呵。”

一旁的赵浩邈惊讶道:“真的没问题吗?可是瘟部那边不是这样说的。”

皎皎冷笑一声:“瘟部不过一群尸位素餐之辈,对自己管不了的东西,也喜欢抓在手里而已。”

赵浩邈感觉她的话语之中似乎蕴含着某种深意,只是他暂时感觉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