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 睡觉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看到赵浩邈被自己一击打晕,周白露出满意地笑容。

贪图第一星点的能力,经过他这段时间的研究,虽然原理还不理解,但应用起来已经是熟门熟路。

周白明白这个能力不像他之前以为的那样,一定要面对面,明确自己的身份才能使用。不需要这样。

就像他用古乐天的身份所做的,只要是他本身引发了对方欲望的暴涨,哪怕是隐瞒身份偷偷干的,都能剥夺对方的贪婪,抹杀对方的欲望。

而现在他所做的,就是一点一点挑起对方的情绪变化。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轻响,一道帅气的身影也跃入了赵浩邈的窗台上。

周白转头看去,说道:“克莉斯缇娜你来了?”

克莉斯缇娜说道:“嗯。”

便看到克莉斯缇娜控制着周白的肉身,直接站在了窗台上。

今天过来,一方面是因为她要配合周白,另一方面则是事实上她担心周白一时冲动,把赵浩邈给玩坏了。

似乎知道克莉斯缇娜担心什么,周白说道:“放心,我做事有分寸。”

“而且这一次……”周白义正言辞道:“我可不是为了私人恩怨来对付他。”

一想想自己现在懒气值凑到了210万,还差10万就能点出下一个星点,周白对于懒气值就升起一股股的渴望。

他必须赚取大量的懒气值,将贪图剩下的8个星点一一点掉,这样才能飞速增长实力。不论是大罗天论道,还是整个世界的形式,都需要他拥有强悍的力量去面对。

“毕竟拥有天人九灾的我,可能已经是人类的最后的秘密武器,我强便是人类强。”

“我对付赵浩邈,是为了打败天魔,为了推翻天庭,为了人类的未来,为了垃圾处理,一点都不夹杂个人情绪。”

克莉斯缇娜沉默了一下,无奈地说道:“答应我,我们不要出人命好吧?”

“还有……也不要把人关起来挂机。”

“还有……最好别把人搞疯了。”

“还有……别让人吃屎……”

“行了行了。”周白无语道:“说的我多十恶不赦一样,我就是想安安静静地收个垃圾。”

“对了,你躲好了,别一会给他发现了。”

克莉斯缇娜的身体微微一动,已经窜了出去,躲在了公寓门外。

周白看了看倒下的赵浩邈,心中说道:“对不起了,赵浩邈。”

“为了人族的未来,只能委屈你一下,让你先多睡睡了。”

“对了,不能让他认出我来。”周白念动之间,元神化为一团模糊的人影。

“好了,接下来只要把他的欲望一个个消减,将他的欲望全都控制住,然后我的本体在来和他谈话,就能轻松改变他的想法了。”

想到这里,周白元神力一卷,已经涌入了对方的识海之中。

“防止他反抗,先镇压住他的肉身吧。”

……

20分钟之前。

赵浩邈躺在地上,只觉得浑身没力气,完全不想修炼。

“怎么回事?我今天怎么感觉如此懒散?”

他看着天花板,理智告诉自己应该完成今天的功课,但是本能却是完全提不起劲道,一点都不想起来。

空气中,似乎都能闻到一股懒洋洋的感觉。

“反正修炼了也练不过那些天才,不如休息休息吧。”

“唉,睡觉了也是做梦,做梦了也是修炼。”

“就想这么一动不动地躺到死为止。”

但是片刻后,一阵剧痛陡然在赵浩邈的脑后爆开,他来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整个人已经昏死了过去。

昏迷之中,赵浩邈的大梦心经自发运转,他已经成功入梦,进入了自己的梦境世界。

而他一进来就感觉到了刚刚的不对劲。

“怎么回事?有人在袭击我?”

一想到这里,赵浩邈就心中一惊,立刻退出梦境,就要苏醒过来。

但一醒过来,他就感觉自己好似被一股无比邪恶、无比诡异的力量给压制住了,不能动,不能说话,连眼皮都睁不开,宛如这具身体已经不属于他。

整个人就好像沉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梦魇一般,什么都做不了。

……

“嗯?醒了?”

砰!

……

赵浩邈整个人已经再次进入了梦境之中。

“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浩邈此刻心中又惊又怒,一种恐惧感萦绕在他的心头,让他担心那个袭击者要对自己不利。

他立刻催动大梦心经,就想要再次醒来,这一次他尽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控制着呼吸、心跳,甚至眼球的转动,他想要伪装成昏迷的模样,免得一出去又被对方打晕。

但是他苏醒之后,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仍旧一动都动不了。

他睁不开眼,张不开嘴,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变成了一个植物人一样,甚至连元神力都传不出去。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赵浩邈还在不断地尝试,努力地挣扎着自己的肉身。

因为他心中升起了非常不好的预感,他觉自己一定要挣扎下去,不然也许会有更不妙的事情发生。

而大梦心经的修炼,赋予了他的意识和元神远超普通修炼者的力量。

终于,伴随着自己的不断挣扎,赵浩邈感觉自己的眼皮一松,竟然能微微睁开眼睛了。

一睁开眼睛,赵浩邈就迫不及待地朝着四周围看去,想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袭击自己。

但是看了一圈房间内似乎没人,接着伴随着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正看着自己,他猛地转动眼珠,瞄向了床底的方向。

便看到有些昏暗的床底下,一张散发着灰色微光的脑袋就这么摆放在地板上,一张模模糊糊的人脸正瞧着他的方向。

虽然看不清对方的目光,但是赵浩邈能感觉到,对方就在看着他。

他心中一惊:‘什么东西?’

紧接着他感觉到脑袋微微一晕,已经再次昏死了过去。

……

“嗯?这家伙怎么搞的?这都能醒?”

……

赵浩邈回到梦境之中,回忆着自己昏迷前看到的东西,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心底窜起,伴随着恐惧在他的意识中不断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