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 处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对于阎山的处理方法,周白想过好几种不同的结果。

有直接杀死对方、让对方自杀,有将对方彻底畸变,有栽赃嫁祸,将对方诬陷成罪魁祸首……

但在他最后动手之前,克莉斯缇娜阻止了他。

……

克莉斯缇娜瞪大眼睛看着周柏:“周白,我不喜欢你这样……”

周白淡淡道:“不喜欢……不喜欢有什么用……人类现在这个情况,不再心狠一点的话是没有希望。一旦阎山走漏了消息,我们面对的就会是整个天庭的围剿。”

周白猛地捏紧了手掌:“阎山……他也许罪不至死,但是他活下去,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

克莉斯缇娜摇了摇头:“我不关心阎山,他是死是活,是好是坏都不关我的事情,我担心的是你。”

“天人九灾会破坏人的人性,如果肆意滥用,随意地用来剥夺同类的生命,会产生非常不好的结果。”

“周白,你今天好恐怖……你知道吗?”

“我?”周白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他又回想起了自己在瘟部实验室见到和做出的事情。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瘟部的实验室,除了最下方用普通人来阅读书册之外,一层层的楼面之中,全是各种各样残忍、恐怖的实验。

数十门瘟部修士或伤或残,这也是他第一次杀死了这么多的人类。

虽然周白早就明白人类以后如果要脱离天庭的掌控,拥有自主权,必然会爆发冲突,也必然会和仙神们手下的人类修士战斗。

真正遇到的这种情况的时候,周白也没有犹豫,更没有太多的后悔,但他感觉到自己的心灵的确有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人类……望着窗外大街上形形色色的路人,这些同类在他的心中似乎没有以往那么‘贵重’了。

克莉斯缇娜说道:“天人九灾中蕴含的是极度强大和黑暗的力量,你是要成为黑暗本身,还是成为掌握黑暗的人类?”

“周白,随心所欲不逾矩,你如果放下最后的底线,肆意地使用自己的力量,沉迷在天人九灾的扭曲力量之中,你将不再是你。”

“你也许会真正拥抱疯狂,走向畸变,甚至彻底地失去理智。”

艾莎抱着周白的大腿,发出呜呜的声音,一脸担心地看着眼前的周白。

周白摸了摸她的头,吐出一口气来:“你说的不错,我必须有自己的底线,至少人命在我的眼里,不能变成一个纯粹的数字。

不然一旦沉迷在天人九灾所带来的力量之中,不择手段地追求那种力量,我的性格、三观、对于世界的认知,恐怕都会被他彻底改变,再也不是现在的我。”

“到了那个时候,我也许真的会主动追求疯狂和扭曲吧。”

……

于是周白放弃了杀死阎山的选择,打算换一种方法处理对方。

此时此刻的周白,将所有抢夺的仪器和器械全都放到了废弃医院之中。

这个庄博士过去所工作过的废弃医院,在后来被周白探索,又被周白告诉皎皎他们之后,就被彻底封锁。

现在这里的地下停尸房则被周白用来存放这些仪器和器械。

之所以要留着他们,是因为周白想要研究一下瘟部的东西。

毕竟瘟部对于天道扭曲研究了这么多年,一定有非常详实、独到的资料。

特别是关于虚空的认知,这是周白现在很想知道的,关系到他对于星点修炼原理的理解和应用。

而眼前的阎山,既然不杀的话,那作为瘟部阎真君的儿子,周白就想从他身上问问瘟部、天庭乃至仙神的各种隐秘情报,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机会。

于是有了阎山苏醒之后,面对周白的这一幕。

听到周白说的话,阎山沉默没有说话。

周白笑了笑:“那让我来换个问法吧。”

伴随着啪嗒一声,周白合上了书本,念头一动之间,整个地下空间已经被无数黑色的扭曲文字所铺满。

这些文字宛如活体一般,以周白的身体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出去,不但扩散满了整个地下空间,甚至连地表的医院一楼、二楼都全是这漆黑的文字。

阎山的目光一变,看着这些文字,脑袋逐渐眩晕了起来。

而这文字除了用来对付阎山之外,更是一种极好的警戒。

不论周白在不在这里,只要文字还留在这里,那么有人来到这里,看到了字的话,周白就能从系统面板上知道有人过来了,算是周白特有的警戒系统。

看着眼前智慧不断降低的阎山,周白缓缓说道:“关于瘟部的实验,你知道多少?”

在周白的询问之下,阎山诉说着自己对瘟部的了解。

可惜他本身并不参与太多瘟部的工作和实验,关于各种扭曲、畸变、虚空的知识都知道的不怎么多。

至于阎真君打造的那些个畸变武器,阎山就更是不知道了。

周白皱了皱眉:“你身为阎真君的儿子,难道都不关心瘟部的事情吗?你平时都在干什么啊?”

“吃饭……修炼……骑龙……”

周白越听越皱眉,只觉得这个家伙真是标准的纨绔神二代啊。但他转念一想又有点不对,因为通过后来的接触,周白能够感觉到阎山明显是个聪明人,他为什么会完全不关心瘟部的事情?

周白好奇道:“你身为瘟部阎真君的儿子,为什么不关心瘟部的事情?你难道没想过在瘟部中发展?或者借用瘟部的资源来修炼吗?”

阎山的眼中突然之间,闪过一抹恐惧之色。

“瘟部……不能碰……会死人的……”

周白挑了挑眉毛,感觉阎山明显是知道了什么,于是抓紧问了起来。

在阎山的一番诉说之下,周白才搞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作为瘟部阎真君的儿子,阎山在小时候也曾经有着向往加入瘟部,成为瘟部高层的期望。

但是后来的一些经历,让他改变了想法。

……

二十年前,年幼的阎山快步奔跑在瘟部实验室的走廊上。

“嘿嘿,大家都去听天尊讲道了。”

“这次拿了父亲的通行符,就可以到‘玄胎平育天’里去看看了。”

伴随着一扇铁门被打开,阎山行走在一片片实验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