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余音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接下来的几天里,阎山再也不参与和1029有关的事物,也没有人因为这个事情打扰他。

周白和秋星泽都没有再过来,倒是梦若存天天过来给他带饭,聊天。

阎山心中疲惫,只想回去混吃等死,梦若存则是想要攀附上对方的关系,两人的关系火速升温起来,阎山也有了一种干脆娶了梦若存,回去生孩子过上平淡日子的冲动。

这天中午,阎山正坐在病床上吃饭,一旁的梦若存看着他说道:“明天就回去了吗?”

阎山点了点头,看着梦若存说道:“嗯,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梦若存心中一喜,开心地点了点头。

眼前的阎山不论背景、修为、性格在梦若存看来都很不错,根本不是传闻之中花花大少的模样。

原本她还带着功利之心接近对方,现在却是真的将对方当成了好朋友,觉得能够长期交往下去。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阎山给梦若存讲述着天庭的一些有趣秘闻,时不时笑出声来。

片刻后,伴随着门外的脚步声响起,两人齐齐朝着房门看去。

便看到一名瘟部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看到阎山之后便说道:“阎山少爷,阎真君想要跟你说话”

说着,他发动了一张通讯阵石,直接开动了医院架设的通讯阵法,一道模模糊糊的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要回来?不调查了?”

阎山的目光微微一凝,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是的,父亲大人,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回去以后我会好好修炼的,放心,不会让你亏本的。”

“废物。”那道人影哼了一声:“……我知道了,那就回来吧。”

看着图像消失,工作人员点头离去,阎山松了一口气:“应该没有问题,等回了中央城以后,接下来我至少还有10年的平稳日子。”

“1029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有那么多仙神坐镇的中央城搞出事情吧?”

一旁的梦若存好奇地看着阎山:“你没事吧?你刚刚好紧张。”

阎山:“没什么,父亲可能对我放弃调查有所不满吧。”

梦若存:“毕竟也是你父亲吧,他最后一定会支持你的。”

阎山苦笑了一下:“嗯。”

不过总算是得到了阎真君的批准,阎山心中也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这样就没问题了。”

第二天一大早,阎山便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东华了。

“和梦若存、秋星泽他们约在了车站南大门口,不过现在时间还有点早啊。”

阎山昨天晚上一直没有怎么睡着,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只希望快点回到中央城,远离那一切扭曲、邪恶的东西。

“起早了,干脆去见一见周白吧。”

阎山想了想,就出门朝着周白的寝室方向走去,他脑海里还留着对方昨天那孤独无助的样子。

敲了敲门,周白打开房门,有些意外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阎山说道:“我要回中央城了。”

周白无言地点了点头。

阎山安慰道:“有事情你可以找秋星泽,我会和他打个招呼,让他多关照一下你的。放心吧,瘟部派了更多的高手过来,不会有事情的。”

周白双眼无神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希望吧。”

阎山突然嗅了嗅,皱眉道:“这是什么味道?”

周白疑惑:“有味道吗?”

阎山又嗅了嗅:“有啊,好像是……”

阎山的目光突然微微一闪,死死盯着眼前一脸无辜的周白。

他的双脚微微颤抖了一下,双手缓缓捏紧,心跳逐渐加快。

周白微笑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阎山尴尬地笑了笑:“我和梦若存他们约了时间,那我先走了。”

伴随着阎山转身的动作,一只手掌突然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拍得阎山猛地颤抖了一下。

“你没事吧?”周白奇怪道:“你看上去有点紧张?”

阎山摇了摇头:“没事,你以后来中央城……我招待你……”

说着,阎山便转身快步离开了。

周白突然问道:“对了,我是受害者啊,说不定接下来他就会来对付我。”

“瘟部会不会派人保护我?”

“我会帮你申请的。”阎山转头笑了笑,说完便走。

周白看了看面板,没有信息跳出来。

周白说道:“一起去吃早饭吧?”

阎山:“不了,我赶时间。”

周白:“那行吧,我就在寝室里吃饼干吧。”

阎山智慧-5

阎山一边离开,脑海中一边闪过一幅幅的画面。

“那个味道……是瘟部实验室的消毒剂味道……还有隐隐约约的癸亥黑煞的味道……”

“……消失的研究设备上全是这种味道……”

“……周白明明说他已经没有癸亥黑煞了……”

“……还有昨天的那种情绪变化……”

想到情绪变化,阎山的脑海中陡然浮现出了瘟毒真人最后那张绝望、麻木的脸庞。

他快步走下楼去,离开这一层之前,他下意识地回头望去,便看到刚刚站在门口的周白,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无踪了。

阎山的心中一紧,加快速度朝着楼下走去。

但是就在他刚刚跨过一层楼的时候,楼上传来响亮又快速的脚步声,宛如雨点般密集,飞速地朝着他接近过来。

‘他追过来了?’

阎山猛地爆发出元神力冲刺下去,但后方的脚步声就像是无形的幽灵一般,死死地追在他的后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砰!

宿舍楼的大门猛地被阎山推开,两名正要进入的学生一脸古怪地看着阎山,后者满脸汗水,目光之中紧张无比。

“你干什啊?”

“你没事吧?”

阎山朝着两人摇了摇头:“没事,我没事。”他回头看去,便看到一名陌生的青年跑了下来,向他们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看到这一幕的阎山松了一口气,他心中暗道:‘去瘟部的办事处,必须要通知他们……’

他刚走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

“不行……东华城根本阻止不了他的。”阎山的心中浮现出一股股恐惧之色,那无数修士排队自杀的场面,瘟毒真人最后那狰狞绝望的面孔,扑面而来的黑色泥浆……那恐怖的场景都不断浮现在他的眼前。

“如果真的是他……”

“那告诉这里的人没用的,万一引发了他的力量,只会造成更加恐怖的扭曲显现……必须离开这里,必须回到中央城报告瘟部。”

他陡然转身,逐渐加速,快得留下道道残影,朝着车站的方向跑去。

奔跑的过程之中,阎山只感觉到空气逐渐浑浊,四周围的光线变得微微暗淡了下来。

一种古怪、邪恶的感觉不断从阎山心中升起。

路过的学生似乎在偷偷打量着他。

不远处的几名校工看着他窃窃私语。

楼房的窗户后面,面色苍白的少女盯着他,眼中全是怨毒。

‘不对劲……这些人都很不对劲……难道他的力量已经触及了这么广的范围了吗?’阎山心中惊惶起来:“他是不是发现我了?”

“他们在监视我?”

“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的行踪。”

他的速度越发快了起来,同时躲避那些诡异的人群,专挑无人的小巷小路走。

他很快就要从车站前几百米外的一处无人小巷里走了出来,他已经能看到几百米外,梦若存还有赶来送行的秋星泽。

“终于到了。”

阎山心中松了一口气,但就在下一刻,无论的小巷前,一道人影缓缓走了出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周……白……”

阎山有些恐惧地看着对方,却看到周白一脸温和地说道:“被发现了啊。”

阎山勉强笑了笑:“你说什么?”

周白也笑了起来,只不过伴随着他的笑容,他的影子中似乎有无数黑色的泥浆在翻腾,无边的恐惧从阎山心底升起。

“留下来吧。”

轰!阎山猛地冲了出去,同时张大嘴巴,想要呼喊着什么。

但同一时间,无数黑色的污秽已经缠绕上了他的身体,涌入了他的嘴巴,将他从头到脚彻底给包裹了起来,缓缓拖入了黑暗之中。

阎山的双眼死死盯着出口的位置,伴随着黑泥不断蔓延,最后将他的双眼包裹起来,彻底失去了对外的感知。

……

梦若存突然回过头去,看向了街边的一条路口,疑惑道:“有人在叫我们吗?”

“我没听到。”秋星泽看了看时间:“阎山这家伙怎么还没到?”

----

推书《天赐一品》

卫瑶卿一睁眼,就从张家的掌上明珠变成了一位因为未婚夫太过出色而被嫌弃的平凡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