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 余音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阎山躺在病床上,看着眼前的天花板,脑海中不断翻腾着过去的回忆。

惨烈的现场。

发狂的人群。

面带诡异的笑容。

自杀的研究人员。

黑色的泥浆和触须布满视界。

邪恶的低语声徘徊在空气之中。

最后是瘟毒真人那张扭曲、绝望的面庞,将一切吞没殆尽。

“莫名其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阎山猛地捏紧了拳头,感觉那邪恶的存在……与他相关的一切都是这么莫名其妙。

不论是行动的动机,攻击的方式,还是那诡异莫测的扭曲现象,一切一切都让他完全想不通其中的因果、逻辑。

就在这时,病房门打开,秋星泽推着轮椅进来。

阎山瞥了他一眼,意外道:“你没事?”

“身体很健康,就是有点拉伤和脱力。”秋星泽笑了笑,说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元神被扭曲接触过,说是让我最近一个月都别用元神力,所以只能推轮椅了。”

阎山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庆幸,感叹道:“你没事就好。”

“我是没事,但是其他人可不像我们运气这么好了。瘟毒真人自杀身亡,大量的修士和研究人员要么自杀,要么相互攻击。”

秋星泽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伤亡惨重啊。对了?你对1029有什么看法?”

阎山疑惑道:“1029?”

秋星泽:“啊?他们还没来通知你吗?根据现场的情况,封影符和实验日志的记录,我们分析了一下,那个名字,他本身可能就拥有某种扭曲的力量。所以现在已经全面禁止这个名字继续流传,我们内部也用1029这个编号来代替。”

“除非是工作安排,不然第10级权限才能知道1029的资料。10代表是第十级权限才能查看,29是他在第10级权限中的编号。”

“不过我们早就在调查了,自动并入了接下来的新调查小组,也就不用什么第10权限了。”

阎山了然:“1029么……”

秋星泽接着说道:“1029的危险性远远超出了我们之前的估计,他所留下来的任何信息,都有可能会成为他降临的媒介。”

“高层认为他可能是寄居在虚空之中的某种畸变生命,应该是因为最近几年天道扭曲越发激烈而诞生的。”

“总之,所有1029相关的事物,以后都必须以最高等级保存。要有一位以上的天庭正神在场,才可以进行实验。”

听着秋星泽的分析,阎山突然说道:“那本书呢?”

“没找到。”秋星泽摇了摇头:“丢失的不只是书,现场还有大量仪器设备都不见了,怀疑是被吞入了虚空之中。”

阎山的目光突然紧了起来:“那……周白呢?”

秋星泽:“周白有问题的可能性存在,但是很低。而且他当时也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

我们目前倾向于,他可能还是被1029利用了,至于两者之间还有没有其他关系,暂时没有证据,现在保持长期观察,不动用手段。”

“如果接下来5年内都没有新的发现的话,估计会撤走监视他的人。”

听到这个结论,阎山松了一口气,他可不希望看上去挺善良的周白是那种怪物的走狗。他还记得对方鼓励自己的话语,让自己心头一暖的样子。

“心头一暖……”阎山突然皱了皱眉,感觉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却想不出来是什么。

就在这时,一旁的秋星泽接着说道:“对了,医生说你还要休息几天,现在瘟部忙的要死,接下来我打算从东华城的底层开始查,1029恐怕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出现了,只要能找到他第一次出现的地方……”

“抱歉。”阎山突然说道:“我想退出接下来的行动了。”

秋星泽微微愣了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下一刻叹了口气:“明白了。我会上报上去的。”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每年瘟部都有人因为受不了那些扭曲、邪恶、诡异的事件而萌生退出的想法。

秋星泽对此早已经习惯,他没有劝说,干脆利落地站了起来:“我会尊重你的想法,这件事情我会替你报告上去的。”

阎山看着秋星泽离去的背影,心中微微叹息:‘对不起……’

他二十多年来,伪装成纨绔子弟,一直自以为是扮猪吃虎,对于自己的心性和意志都非常有自信。

但此时此刻,他阎山突然想到:‘也许二十多年来纨绔子弟的生活,我早就已经习惯……已经扮猪扮成了真猪。’

‘二十年来,就算我自以为是假扮,却也过得的确是醉生梦死般的生活。而秋星泽这样的人,却一直奋斗在危险的第一线……什么扮猪吃虎……不过是我自欺欺人罢了……

长年累月,两种截然不同的经历下……我的心性和意志怎么可能比得上他们?’

不一会,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阎山抬头一看,竟然是周白:“你怎么来了?”

周白微笑道:“听说住院了,我就过来看看。”他端起手中的饭盒说道:“给你带的饭。”

阎山有些感叹地说道:“谢谢。”自从他失势以来,还是难得有人这么关心他。

一边吃着周白送来的饭菜,一边和周白聊着这次的情况。

“我听说这次发生的事故了,连瘟部的人都组织不了他吗?”周白眼中露出恐惧之色:“我该怎么办?如果他再找上我的话,我该怎么办?”

“是这样……已经派来了新的支援……”

“对了,记住,以后不再提这个名字。他的名字本身,可能就拥有扭曲的力量。”

“至于其他多的话我也不能透露,不过对方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恐怖,以后你遇到任何异常,一定要第一时间去找秋星泽。”

“只有瘟部才可能对付得了那个东西,东华城估计都拿他没办法。”

听着阎山的提醒,周白面带忧郁之色,突然说道:“我明白了。对了,不能找你吗?”

阎山苦笑一声:“对不起,我接下来不再负责这件事情了。”

周白意外道:“为什么?”

阎山:“……我怕了。我不想再和那么恐怖的东西扯上关系,对不起……”

看着周白失望离去,好像一个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的背影,阎山心中暗叹:“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突然,阎山又皱了皱眉:“这是什么味道?有点熟悉,我好像在哪里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