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 人心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人的行动,大部分都是由各种不同的欲望来驱动的。

吃饭,可以说是人体本能的一种重要欲望,生存的前提条件,人的很多行动都是由吃饭所驱动,是为了吃饭而行动。

而修炼道术、对于天道、境界的追求、乃至于一切对于力量、知识的欲望,那更是修士们行动起来的一大重要动力。

可以说大部分人类和修士所做的事情,除了一些来自于责任、梦想等非欲望的情绪外,大部分人的动力主要都来自于自身的欲望。

当对于吃饭和力量的欲望被周白齐齐抹杀之后,不论是阎山还是梦若存,一下子就好像失去了人生目标一样,整个人从内到外散发出一股懒洋洋的气息。

阎山一下子躺在了椅子靠背上,心中暗道:“唉,像周白这样的绝世天才,修炼几天说不定就顶我修炼几年了,我竟然还妄想自己能胜过他,我在瞎想什么呢?”

骤然失去了吃饭和修炼两大动力,阎山一下子就觉得了无生趣了起来,心里只想着:“想来想去,还是女的有意思,要不我还是回中央城里找个女的生孩子去吧?”

他突然转过头:“这个梦若存好像就还不错。”

他……一下子就被别的欲望给转移了方向。

另一边的梦若存从小就从底层一步步靠着天赋爬上来,她的欲望中绝大部分都是吃饭和对于强大力量的向往,骤然没有了这些欲望,她只觉得人生有一种毫无意义的感觉。

“周白每天随意吃的一顿饭,都够我挥霍十天半个月的了。”梦若存心中轻叹:“我拼尽全力向上爬,努力地练功,却也比不过他随便修炼几天,跟他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一团烂泥。”

“那我现在干的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

梦若存直接将脑袋趴在了桌子上,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生无可恋的咸鱼状态。

周白看到两人的状况,心中也渐渐有了一些明悟:“看样子食物和力量,的确是大部分人的主要欲望,一旦去掉这两个主要欲望之后,人就会变成咸鱼。但是……”

周白看向了秋星泽,和阎山、梦若存不同,对方的眼中虽然多了一丝疲惫,却仍旧没有对人生感到无趣,因为他的人生中除了欲望,还有责任和理想。

秋星泽看着周白,心中暗叹:“和周白这样的盖世天才相比,我简直就像是一个趴在地里的癞蛤蟆,修炼再长时间恐怕都不可能和他相媲美。”

但下一刻,他的眼中已经闪过新的斗志:“以后我还是把工作重心放在瘟部的项目和古乐天的事情上吧,特别是这一次古乐天的事情,危害太大,我一定要抓住他。”

秋星泽盯着周白说道:“周白,能不能请你说一下你是怎么遇到古乐天,又是怎么开始和他一起做生意的,请把你知道的和他有关的每一点都告诉我们。”

周白看着眼前三人的表现,对于他们的变化洞若观火,结合对于贪图的了解,心中做出了判断。

“抹杀一些欲望之后,每个人的反应各不相同啊。全都要看他们原本的人格、三观是怎么样子的。”周白见此,心中升起一股有趣的感觉,就好像是在随意地玩弄人心一样。

“以前我对于穷灾、愚灾的应用非常粗暴。”

“如果现在加上贪图的能力,我可以更加细微地把控人心,虽然每次持续时间有限,但是真正潜移默化之下,足够改变一个人的思维了。”

“而如果继续像以前那样,直接简单粗暴的相互配合使用,继续抹杀其他欲望的话,又会怎么样?更加咸鱼吗?还是某种更极端的反应?”

周白想要继续试一试贪图的能力,他很好奇如果贪图的抹杀欲望继续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接下来的实验,不适合用周白这个身份继续了。

‘嗯……原本的计划,要改一改了,贪图的效果比我想象的更好用。’

之前周白在西岳城做完最后一票就早有准备,对于天庭可能派来的调查员,制订了一些计划,用以洗脱自己的嫌疑。

但是今天开启了贪图的能力,并且实验下来感觉良好,更让周白产生了许多灵感和好奇。

所以他现在临时决定,稍稍改变一下原本的计划了。

于是听到秋星泽的问题,周白沉默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之色,有些不堪回首地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好不好,我就当积分丢进了水里,你们也不要调查了,调查不出结果来的。”

看到周白一副害怕的受害者模样,秋星泽立刻就感觉有戏,连忙问道:“你放心周白,这一次的调查,是瘟部牵头,由瘟部正神罗真君负责,发动的力量远超以往,这古乐天再厉害,难道还能对抗天庭不成?”

周白在秋星泽的安慰下,逐渐鼓起了勇气,诉说起了自己认识古乐天的过程。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话,是在梦境里。”周白脸上露出一丝心悸一丝彷徨,宛如是一个害怕的小孩子一样,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做梦梦见了他。”

秋星泽惊讶道:“竟然是在梦里?”

周白痛苦道:“他在梦里向我低语,向我传播那些邪恶、禁忌的知识,还一直叫我去看他。”

秋星泽:“邪恶、禁忌的知识是指?”

周白:“就是那些关于投资、关于财富、关于理财的知识。我一开始如获至宝,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某种邪恶仪轨的一部分。”

秋星泽回想着那些仙神种的遭遇,他们中有好几个可是疯了一样,他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拿出纸笔开始记录了起来:“你现在还会使用这些知识吗?”

“不会!”周白说道:“我现在最讨厌的就是那该死的积分,我再也不要碰积分了!”

秋星泽记录了下来:调查对象对于积分非常敏感和抵触。

秋星泽问道:“那你知道你为什么能做梦梦到他吗?”

周白的眼中闪过一丝恍惚之色:“是因为一本书,我在校园的路上,捡到了一本书。”他突然看向了秋星泽:“那天看了那本书以后,我就在晚上梦见了对方。”

“书?”秋星泽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振奋之色,感觉自己终于查到一个重要线索了,这一次的东华城还真没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