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 告一段落和紧迫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听着周白说的话,玄女感受到脑袋似乎有了一瞬间的迷糊。

她微微愣了愣,下一刻周白在她的眼中已经在此变得可爱了起来:‘这种感觉……和之前一样……’

现在是她智慧降低之后,又被周白流入了50点污染,再次进入了妄想状态。

‘她的能力又起作用了?’玄女心中闪电般反应过来:‘是因为我相信了他的谎言吗?’

她有些意外地想到:‘他……撒谎了?’

就在这时,白影人因为施展刚刚的道术后实力下滑而晚到一步,魏苍终于抢先一步,来到了玄女这边,森罗阎煞气一卷,已经抓住了玄女,将她向后扯去。

玄女怒道:“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魏苍感受到玄女的剧烈挣扎,连忙说道:“走!王衍来了!”他一个用力,凭借第九境的强悍元神力,森罗阎煞气直接抓走了玄女。

玄女没有了深渊冥龙甲之后,自然无法在力量上抗衡魏苍。

而远处的天边,滔天血浪翻涌而来,是邪异宗宗主,异师‘王衍’。

他在察觉到邪异宗的惊变后,一路追踪几人大战的痕迹过来了。实在是周白的四剑创世纪星河崩灭,还有一路上和魏苍的追逐战,声势太大,留下的痕迹也太多了。

“啊!!”看到这一幕的玄女不甘地怒吼一声,一把被魏苍向后拖了上百米。

她任由右手撕裂,强行往回拉扯了几米,指着周白说道:“下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你!”

说完,玄女转身一把抓着魏苍,瞬移飞出,眨眼间整个人已经没入海底,彻底消失不见了。

周白这一刻真想发出一发创世纪星河崩灭。

在魏苍的保护下,一发创世纪星河崩灭显然杀不死玄女。

但是周白却能将增长出来的污染,趁着现在的机会,一口气塞进玄女的思维之中。

就是他不知道这么多污染度塞进玄女的身上,到底能不能杀死对方?甚至会不会因为玄女畸变体的身份,起到反效果?

他的脑海中闪过愚灾的最后介绍:‘……污染度流出200,目标进入疯狂状态,他将看见真正的真实,看见宇宙的本质,他将陷入彻底的疯狂。’

‘我再次施展天河星爆剑的话,污染度绝对超过200。但是给玄女注入超过200点的污染度的话……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这些都是白想,自在庚金飞剑都已经彻底碎裂了,创世纪星河崩灭作为天河星爆剑的绝招,需要剑器、剑招、剑意三种力量同时爆发,没有了长久以来祭炼的剑器,周白也暂时无法再用这招了。

周白心中微微一叹,看着远处气势滔天的血浪,思索着邪异宗暧昧的立场,又想想自己不能暴露的身份,彻底放弃了捉拿玄女的想法。

‘可惜,如果能捉住玄女的话,那对人类这边研究畸变的好处太大了。’

周白心中再次叹了口气,让艾莎吞掉龙甲,元神力便如同闪电般窜了出去。

于是当王衍来到这片海域上时,周白和玄女都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了染了一片血红的白影矗立在半空之中,一动不动。

王衍看着白影说道:“不把小佩带回去吗?”

白影内部传来一个清冷的男声:“算了……小佩既然不愿意的话,那就下次再说吧,反正她没有被挟持,一定还会回去找孙景平的。”

王衍:“另一个人呢?那是谁?竟然出手击败了孙景平他们四人,太危险了。”

白影淡淡道:“一颗三清道宗的棋子罢了,连自己真正的敌人是谁都没弄清楚,无关紧要。”

……

周白元神出窍,一路高速飞行,很快就回到了东华道校的宿舍里。

一回到宿舍,周白就松了一口气,元神之中的艾莎也急急地跳了出来,跑去上厕所了。

“这一次损失惨重,却也收获巨大啊。”

周白看了看自己的辅助修炼系统面板,懒气值从出发前的730多万,到现在回来就只有320多万了,这次的南山城之行花掉了足足410多万。

然后就是自在庚金飞剑彻底报废,接下来不但要托人重新炼制飞剑,还要将以前天河星爆剑的剑招、剑器的力量都重新给修一遍。

再有的话,就是癸亥黑煞消耗殆尽,一部分是用掉了,大部分却是被吞进肚子里的深渊冥龙甲给毁掉了。

当然,虽然损失惨重,但是收获也非常巨大。

光是一套深渊冥龙甲,就足以让周白的战斗力上升一个台阶。还有原始道藏05,更是让周白的实力又有了提升的空间。

‘可惜……深渊冥龙甲是黑户,接下来的大罗天论道之中,我是肯定不能使用这套铠甲的。’

周白心中思索道:‘还有愚者、愚灾、癸亥黑煞,最好都不要使用。’

周白心中明白,这一次大罗天论道,最好是靠硬实力,堂堂正正地在擂台上打赢别人,这样的话后遗症最少,胜利的含金量也最高。

他现在不穿龙甲,不使用愚者、愚灾、癸亥黑煞这些能力,打个第7境没什么问题,打第8境的话,应该也能战胜大部分对手。

但是万仙岛敢准备大罗天论道,天知道会安排什么样的对手。黄昏道术、九境法宝,乃至各种超规格的丹药、法宝、神图,都是对方可能拥有的。

周白心中暗道:‘这些仙人们压迫人族这么多年,鬼知道积累了多少财富,随便手指缝里漏一点,就能压死我这样的穷学生。’

‘而且这些仙人老奸巨猾,根本不拿人当人,天知道他们为了胜利,会是如何的不择手段,阴招尽出,用出什么样的阴谋诡计。’

‘我一个单纯天真的学生仔,怎么和这些老阴币玩花招?’

周白的脑海之中,似乎浮现出了大罗天论道的画面。

被万仙岛选定的种子选手,直接一手一口9境飞剑,十个手指上全是各色法宝戒指,身上穿了两层9境铠甲,嘴里含着一麻袋的疗伤圣药,脚下还踩着两条巨龙,背后还挂了一双凤凰翅膀。

然后还学了什么天庭独门的强大神图,身体都被仙人们出手改造了。

而他一个势单力薄的穷学生,不但被在饭菜里下了毒药,在茶里下了毒,被偷走了法宝,还有裁判来偏架、吹黑哨,甚至台下还有自己的好朋友们被仙人暗中擒下,用来威胁自己。

想到这里,周白就紧张了起来:‘不行,想要在这次大罗天论道上夺冠,现在的我还是太弱了,我的硬实力必须更强一点才行。至少……’

周白猛地下定了决心:“至少……至少我要能赤手空拳地打死第9境修士,这才可能夺冠。”

一想到这里,周白深深地感觉到了自己实力地不足,紧迫感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