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收甲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魏苍双目圆瞪看着怪物,无边的恐惧、焦躁不断从他的心底升起,对方那脑袋里长出来的触须就好像是一切的恐惧之源一样,不断撩动着他的心弦,让他产生一种发自心底的颤栗。

理智在慢慢消失,魏苍的元神逐渐沸腾了起来。

而看到眼前突变的怪物,玄女却是微微愣了愣,不过并没有觉得恶心,相反还觉得有些小可爱。

她友善地说道:“你是畸变体吗?”

如果说刚刚从小巷一路追进来的压抑、奇诡的感觉让她心头照着一片阴云的话,眼前这最终出现的怪物,反而让她安心了。

感觉就像是晚上睡觉老是被诡异的声音吵醒,疑神疑鬼个不停的时候,发现原来是家里的猫打呼了,心中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怪物代替脑袋的触须不断蠕动,四周围的黑暗中随之传来阵阵低语:“比扭曲更扭曲的,比畸变更畸变的,我就是这个宇宙的真实。”

玄女疑惑道:“什……什么意思?”

怪物缓缓走了上来:“让我来带你看一看世界的真相……”

眼看着怪物越靠越近,逐渐要走到玄女身前的时候,魏苍的身上猛地爆发出森罗阎煞气,将眼前的怪物罩住:“不许过来!”

“魏苍!你在干什么?!”玄女怒道:“放开他!”

魏苍转过头来,他此刻在玄女的眼中一脸圣洁,浑身上下似乎都包裹了圣光一样:“畸变体都应该死。”

刷!玄女的身体瞬间被深渊冥龙甲包裹起来,黑色的装甲不断震动,宛如一头愤怒的巨龙在抖动鳞片。

玄女看着眼前在她眼中一脸圣洁,散发圣光,宛如人族英雄一样的魏苍,冷冷道:“我说了,放开他!”

魏苍自然没有收回森罗阎煞气,他眼中的玄女嘴里吐出一根巨大触须,脑袋逐渐分裂,眼中全是疯狂和邪恶,嘴里不停发出压抑的嘶吼声。

魏苍心中躁动无比:“疯了吗?玄女终究还是疯了……彻底失控了……”

玄女:“魏苍!你给我住手!”

魏苍:“玄女!你疯了吗?控制你的理智!”

两人互相朝着对方吼叫起来,敌意和杀气不断上升的时候,周白轻呼道:“玄女,不要理会他,跟我一起走吧,不要管他。”

“让我带你去看一看属于畸变体的未来。”

这里可是南山城城市之中,到处都是平民和修士,这些平民虽然被周白暂时降智,但只要过段时间就能恢复。

可如果让玄女和魏苍真的打起来,那么恐怕会在南山城内造成巨大的破坏,死伤无数人类。

所以周白打算先带走玄女。

而听到周白的低语,玄女的眼中露出向往之色,然后在魏苍担忧的目光之中,她一把抓住了周白,接着瞬间移动发动,玄女已经带着周白离开了。

魏苍怒吼一声:“玄女!你要去哪里?!”

不论玄女是不是真的疯了,魏苍都不能这么放对方离开,因为对方是拯救魏芒的唯一希望。

森罗阎煞气猛地爆发出来,卷起巨大的龙卷,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出去。

玄女的瞬间移动也就一百多米的距离,魏苍爆发出来的森罗阎煞气扫描过去,不停锁定着两人残留的气味、热量。

与此同时,远处有邪异宗的修士反应过来,赶向魏苍的位置。

魏苍却是不管不顾,一路追踪,远远地看到玄女和那怪物依偎在一起,对方似乎在玄女的耳边低语着什么,转眼间又再次瞬移逃窜。

看到这一幕的魏苍心中愤怒:“可恶!”

另一边的周白和玄女连续瞬间移动,暂时甩脱了魏苍,转眼间已经来到了一处空着的房间里,房间的主人并不在家,可能是出去工作了。

周白看着眼前的玄女说道:“把你身上的深渊冥龙甲脱掉吧。”

玄女:“为……为什么?”

周白轻轻说道:“深渊冥龙甲的力量太过强横,他阻断了你和现实的联系。脱掉冥龙甲吧,我会带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畸变。”

玄女在周白的不断影响之下,智慧一直被保持在了一个较低的水准,对周白的话也越发相信起来。

于是便看到玄女解除了深渊冥龙甲,露出了甲下原本的衣服。

龙甲再次变成了原先的龙形吊坠模样。

看到这个动作的瞬间,周白心中立刻喊道:“艾莎!”

“艾莎?!”

“靠,这傻狗!”

此刻周白的元神之中,艾莎一脸迷茫地翻了起来,就好像一只翻肚子的咸鱼一样,已经彻底放弃了思考。

周白心中叹气,有些无奈地想到:“唉,下次战斗的时候,得屏蔽一下这只傻狗了,真是的……我说什么你都信?”

既然用不了艾莎的空间袋,周白只能一边给玄女传音谈心,一边等待艾莎恢复,同时继续指挥着玄女一路瞬间移动。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周白也发现愚灾对玄女的作用,和其他修士不同。

愚灾对于其他修士,除了会随着流入污染度的不同,造成各种状态外,还会引发心理创伤,提高畸变的可能性。

但玄女早就已经畸变了,在愚灾的影响她,她除了进入‘妄想’状态以外,却是一点畸变的迹象都不会有。

大概十多分钟之后,艾莎才回过神来:“唉?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周白说道:“吃了玄女身上的项链。”

艾莎点了点头,便看到他们控制的苍冥张开嘴巴一吸,玄女带着的项链直接一阵收缩,带着螺旋轨迹,被吞入了苍冥的嘴巴里,进入了艾莎的肚子之中。

“成了!”周白心中一喜,终于把深渊冥龙甲这件威力无穷,防御力惊人的9境铠甲从玄女的身上扒了下来,周白心中忍不住地松了一口气。

这件铠甲在玄女的身上实在是作用太大,连周白都有点拿不下对方,可谓是威胁巨大。

但就在深渊冥龙甲被吸入嘴中的同时,澎湃的力量猛地从深渊冥龙甲之中爆发了出来,一声龙吟响起,深渊冥龙甲直接在空间口袋里剧烈挣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