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追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周白使用了时光倒流,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南山城之中。

此刻正是他附体苍冥的身上,准备利用苍冥的身份逃出南山城的时刻。

不过现在他就没有立刻逃跑了,而是摸了摸下巴思考了起来。

已经提前知晓了玄女和魏苍的埋伏,周白如果要溜的话,其实有很多种方法可以直接溜掉。

但他怎么可能仅仅满足于溜掉。

‘玄女竟然还活着……我上次明明已经杀死了她了,这说明她拥有某种我所不知道的保命能力。’

一想到玄女还活着,周白就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奈,这代表他要想办法再杀玄女一次。

甩甩脑袋,暂时甩掉了心中情绪化的反应,周白专心思考起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周白的元神之中,艾莎化身的小狗正翻来覆去的翻滚,一边翻滚,一边嘴里念叨着什么。

周白忍不住问道:“你干什么呢艾莎?”

艾莎说道:“别……别跟我说话……我在背台词呢。”

周白:“背台词?背什么台词?”

艾莎:“就是你刚刚和人打架的时候说的话啊,缇娜姐姐让我把你和人打架时候说的话都背下来,回去说给她听。”

周白:“这个光是背诵……唉,算了,你背吧。”

周白继续思考着眼下的问题:‘果然我现在最厉害的能力还是语言啊,就连缇娜也想要日夜学习,模仿。接下来要对付玄女和魏苍的话,果然还是要依靠语言。’

周白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一次她和魏苍一起埋伏我,那就代表他们在我出城之前,就已经盯上我了。一直追踪到我出城之后,远离了南山城,这才开始伏击我。’

‘南山城……邪异宗……’周白缓缓想到:‘魏苍和玄女就算能隐藏在南山城之中,必然也是见不得光的身份,甚至很可能没有得到南山城所有高层的允许,而只是一部分高层的暗中协议?’

‘他们这么快这么准确地能发现我,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本身在关注孙景平。’

‘是孙景平和他们联系上了吗?’

‘孙景平的那个帮手魏无忌,他和魏苍都同属于邪异宗魏家的人。那么孙景平和魏家关系不错?如果这样的话,魏苍和孙景平联系上,也就很有可能了。’

周白闪电般地思索着,转眼间已经将真相给猜了个七七八八。

“是这样吗?……魏苍、玄女在关注孙景平的时候,正巧看到了他们被我击败的情况,然后一路跟踪我出城,埋伏,袭击。”

“那么现在就有很大的可能,他们就在我附近。”

“但是他们现在有没有封闭视觉听觉呢?不过就算没有,一旦察觉到我的直接呼喊和书写文字,就会立刻封闭吧。”

周白之前和玄女的战斗,最大的劣势就是玄女封闭了听觉视觉,让他的很多能力不能发生作用。

而直到现在,周白也不确定玄女在封闭视觉听觉后,又是靠什么来侦测环境,来进行作战的。

但现在没有关系了,整个南山城都将是他主场,每一个弱小的、软弱的人类,全都将是扭曲的传播者,都将对玄女产生致命的威胁。

便看到苍冥的身上刮起一阵阴风,周白控制着苍冥的身体,继续朝着前面缓缓走去。

与此同时,周白看着街面上的人群,直接开始了传音,一排一排的智慧降低信息,开始出现在了面板上。

周白就宛如在平静的湖泊上丢下了一个石子。

名为理智的平静逐渐卷起惊涛骇浪,将所有人一步步拖入疯狂之中。

无数人逐渐受到周白的影响,他们开始倾听着耳边的低语来行动。

他们的谈话,他们的文字……逐渐都变成了周白所编织的内容。

他们倾听着耳旁的低语,他们成为了周白的嘴巴,成为了周白的手脚。

……

玄女和魏苍一同站在一座高楼的楼顶上,看着不远处街道上行走的苍冥。

此刻的玄女看上去就和普通人一样,只不过胸口的位置挂着一个龙形吊坠,那是深渊冥龙甲变化的龙形吊坠,在需要的时候可以瞬间化为铠甲,包裹玄女的整个身躯。

作为第9境的铠甲法宝,深渊冥龙甲有着各种方便的功能,这个变形收纳的功能,当初就是为了隐蔽和随时保护使用者而开发出来的。

魏苍缓缓说道:“周白绝对想不到,会在南山城被我们撞上。等他离开城市再动手吧,这里动手太容易被邪异宗的人打扰了。”

玄女点了点头,又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头就好像悬浮着一层阴影一般。

就在这时,玄女和魏苍齐齐看到了苍冥走入一条小巷之中,脱离了他们的视野。

魏苍说道:“我们跟上去。”

玄女和魏苍来到了小巷的入口处,就看到昏暗的巷口位置,一名小孩站在了那里,正背对着苍冥和玄女,在墙壁上书写着什么。

‘离开无知的小岛,踏上疯狂之路……’

玄女看着小孩子在墙壁上书写的文字,心中的那股不安越发强烈起来。

一旁的魏苍说道:“他在前面,我们跟上去。”他的眼中虹光涌动,同时鼻子微微噏动,正在跟随苍冥的气味和热量残留。

玄女点了点头,一路跟着踪迹前进,但是走过小巷,两边的居民总给她一种诡异的感觉,似乎一直在偷偷地打量着他们,但是一看过去,又会立刻转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两名妇女正在交谈着什么,双眼之中闪烁着愚昧之色,嘴里窃窃私语道:“又有人失踪了。”

“这是第几个了?”

“他们一定是被人吃掉了。”

玄女微微皱眉,心中暗道:“这里有失踪案发生?”

一名坐在家门口的老者看着路过的玄女和魏苍,面无表情地冷冷说道:“你们不应该来这里。最近有凶杀案发生,早点回去吧。”

苍冥的身影在前方的转角处一闪而过,玄女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

几名带着头罩的人正站在墙头下,上面似乎有他们刚刚书写完的黑色文字。

玄女匆匆一瞥:“保持警惕!畸变体就在我们之中!发现有异常者立刻举报。”

玄女智慧-5

魏苍智慧-5

玄女微微皱了皱眉,眼前的小巷似乎越发昏暗,越发复杂起来,空气中闪过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

两人继续前进,路过一条街口,几名年轻人举着横幅,呼喊着前进。

玄女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横幅:“抗议高层隐瞒凶杀案!抗议警备队不作为!”

玄女智慧-5

魏苍智慧-5

远处的周白似乎加快了速度,玄女和魏苍也加速跑了上去,各种各样的人和物不断出现在小巷之中。

不断有大人小孩在墙壁上书写着什么。

有时候是完整的一句话,有时候干脆就只是一些扭曲的图像。

玄女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那种来自心底深处的不安却是越来越强烈。

不知何时起,四周围的墙壁上,逐渐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文字。

空气中的腥臭味也越来越严重。

巷子变得越发阴暗起来,眼前的道路好像也越来越复杂,让玄女和魏苍心中开始烦躁。

四周围路人们不知何时起,全都睁大眼睛,看向了他们,空洞的眼眶中一片冰冷。

楼房和墙壁似乎在不断摇晃,一个个黑色的文字在上面扭动。

苍冥的肉身站在小巷的尽头看着他们,他的嘴角微微翘起,眼中似乎带着一丝诡异,伴随着一声轻笑,他快速地跑开了。

玄女和魏苍下意识地追了上去,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逐渐被他们忘掉了,想要想起来,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宛如困在一个醒不过来的梦魇之中。

“我为什么要追上去?”

玄女脑海中想过这个想法,便看到附近的墙壁上,一行扭曲的黑字一闪而过:“抓住他!快去抓住他!”

玄女:“抓住谁?”

又一行黑字在不远处的地板上闪过:“快追!他要跑了!”

玄女双手抱住了脑袋:“到底是谁?!”

突然,远处那不停跑动的影子钻进了一条死路之中。

他站在墙壁前,缓缓地转过身来。

玄女死死盯着那人的脸庞,似乎要看清对方到底长什么样,到底是谁。

但下一刻,那人的脸皮被从内到外扯的稀烂,一根巨大的触手从他的脖子里钻了出来,在空气之中不停甩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