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 注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周白回到寝室之后,先用懒气值治愈了自己的身体。

他的身体机能只剩下原本的三分之一,等于是重伤,一口气就花掉了1万多点懒气值进行治疗。

‘随着我的肉身越来越强大,治疗需要花费的懒气值也越来越多了。’

周白感受了一下重新回到巅峰的肉身,缓缓送了一口气,刚刚那种虚弱的感觉是真的难受。

‘不过总算是把岁月重生法练成了,也算是多了一门保命的手段,还增加了污染度。’

周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似乎有寒光在其中闪动:‘接下来就是等宝石冷却结束以后,却邪异宗玩一玩了。’

邪异宗高手如云,除了可以和皎皎媲美的血海真人生死不明之外,其他各级战力都比三清道宗这边还要强一些。

周白虽然有自信,却也不会自大,所以他准备好好做一些准备。

‘我以元神形态过去的话,还是有一些不方便。’周白的脑海中想到了一个恐怕一百多年来都没什么人学过的道术了。

他来到图书馆,一番寻找之后才找到了元神夺舍之法。

自从天道扭曲以来,元神出窍便必定会畸变,所以元神夺舍之法也成为了一种自寻死路的法门,长久以来几乎无人问津,就有人铤而走险,强行施展,最后也逃不过畸变的下场。

但是周白的元神经过衰图的反复加强,已经可以元神出窍了,所以元神夺舍之法对他来说,也是可以应用的。

当然周白的真正目的不是夺舍,毕竟他自己的肉身已经强大无比,强行夺舍有着各种意识冲突、污染、分裂的后遗症,他的实力能夺舍的对象,对方的肉身也不可能比他的更强大。

所以他的目的不是真的要夺舍,而是学会元神压制对方元神、意识,然后操纵对方肉身的办法。

‘如此一来,我到了邪异宗以后,就能强行操纵些修为比我低的人的肉身,操作空间也就更大了。’

除此之外,既然是元神出窍去对付邪异宗,周白又特意借阅了元神变化之法的各种书籍,帮助自己更熟练地变化元神的大小、形状,还有显形、隐匿的手段。

‘传说之中,古代修士变形飞禽、走兽、花木、器皿、昆虫之类,可大可小,可隐可现,讲的就是元神出窍后的变化,而不是真正血肉变成了这些东西。’

‘真正血肉可以任意变化,肉身结构可以随意变成各种飞禽走兽,那是难以想象的大神通。但元神本来就无形无质,变化起来就简单多了。’

‘可惜,天道扭曲之后,这元神变化之法就再也没人学了。’

这些东西恐怕已经上百年都没被人看过了,周白现在看一看,却是大受启发,感觉自己以前对于元神出窍的操作太粗浅了,根本没有发挥出元神出窍真正的潜力。

……

数日后,邪异宗。

苍冥坐在食堂的椅子上,看向不远处的一名青年,微微皱起了眉头。

对方看上去脸色苍白,头发稀疏,感觉精神萎靡,好像很久没睡觉一样。

特别是那一双深凹下去的眼眶,就好像两个黑窟窿一样,给人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苍冥想起了昨天晚上,他最初是走过路边的时候,看到眼前的这名陌生男人。

他走在路上的时候,对方盯着他看。

他去到练功场锻炼的时候,对方紧随而来,一边打拳,一边用双眼看着他。

他修炼结束,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男人也来到了食堂,坐到他不远的位置上,看着他吃饭。

不过苍冥对此只是反感,却没有更过激的想法,毕竟他在南山城里大小也算个名人,虽然四校大比输给了周白,被人围观也很正常。

他吃完晚饭之后,就直接走回了寝室,打算翻阅一下前段时间借阅的道经,巩固一下基础,为阅读道藏做准备。

不过他刚刚坐下来没多久,就发现了异样。

他看向宿舍门的方向,能从门缝的位置看到一小片阴影,那里原本应该是有门外的光线照进来的,现在却变成了阴影,就说明有人站在了他的门外。

苍冥忍不住说道:“谁?”

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那人似乎跑了。

虽然没有看到那人的模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名青年的样貌陡然浮现在苍冥的脑海之中。

“会是他吗?”

苍冥没有多想,在看了两个小时的道书之后,结束了今天的功课,开始上床打坐吐纳,打算锤炼元神力到天亮,代替睡眠。

不过锻炼了一会之后,苍冥就感觉到一阵不舒服,一种被窥视的感觉浮现在他的心头,有人在近距离内,肆无忌惮地看着他,丝毫不做掩饰。

这是多年修道后带来的敏感。

他猛的睁开眼睛,稍微扫了一眼,就看到窗台上有一张苍白的脸庞正挂在那里,盯着床上的他。

而随着他看向那张脸,对方瞬间跳了下去,苍冥甚至还能听到咚的一声,那是从窗口的位置跳到地面的声音。

而那短短的一瞬间,苍冥也看清楚了对方的脸:‘是那个男人。’

他猛地冲到了窗台,看着下方的街道,空无一人,他喊道:“你别太过分了,再来偷窥,别怪我不客气!”

苍冥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坐回了床上,终于能够安定地打坐吐纳了。

接下来一个多小时,苍冥都安心地修炼着,再也没有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浮现出来。

他猜想着那个男人应该是被他给吓走了。

十多分钟后,就在苍冥越发入静,全心吐纳的时候,咕咚咕咚的声音从他的床底下传了过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床底下滚动着。

苍冥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看向了床底下的位置,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但是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又浮现了出来,苍冥感觉自己身上的寒毛都被刺激的一根一根竖了起来。

他猛地发动了元神力,朝着整个屋子扫去。

下一刻,他看向了书柜和墙角间的缝隙里,就在这明显躲不下任何人的缝隙之中,他却看到了一只眼珠正在黑暗中看着他,盯着他,瞪着他。

苍冥一惊,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元神力朝那缝隙里的眼睛卷去,但扫开了书柜,却看到墙角的位置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可苍冥清楚地记得那只眼睛,那充满疲惫的眼睛,那满是虚弱的目光……陌生男子的脸庞陡然间浮现在他的面前。

‘是他?就是他!’

他猛的站了起来,滚烫的熔岩从他的毛孔中流了出来,白炽色的气流升腾而起,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开始升高。

嘀嗒!

有东西滴了下来。

苍冥抬头望去,整个房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一大片黑色的粘液给渗透。

粘液滴落了下来,洒在地上,洒在床上,洒在他的身上,熄灭了他身上的火焰。

粘液在地面上扭动,好像一只只黑色的蠕虫一样,聚集在一起,化为了扭曲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