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邪异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南山城,邪异宗所驻扎的南方要塞都市。

这座矗立在南方战场第一线的城市,虽然经历的战争烈度不如西岳城,全城上下却也是已经习惯了和天魔的战斗。

城外的天柱峰上,一名黑袍男子缓缓朝着山峰上走去,一路上到处都是怪石嶙峋,还弥漫着一股股的硫磺气味。

但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从山脚到山巅,却都是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头的墓碑。

空气中隐隐约约更是有着一声声的低语,似哭似怨,带着强烈的负面情绪。

这里是南山城的天柱峰,同时也是南山城的墓地,数十年来,所有南山城死去的人都被埋葬在了这里,成为了整个天柱峰风水大阵的一部分。

邪异宗在过去乃是正宗的邪道大派,历史上的强者甚至有屠杀平民,制造天灾,捕杀修士炼魂的记录。

不过随着500年前的正邪之争结束,邪派魔道彻底衰弱,邪异宗也进入了蛰伏期,变得循规蹈矩,遵纪守法了起来。

特别是天魔入侵,人类团结一致以后,更是成为了人类方的中坚力量,对于以前的大部分邪魔手段,都选择了封存起来。

不过邪异宗终究是邪异宗,虽然那些诸如人祭、血祭、炼魂之类的手法已经封存起来,但是一些听着邪性,事实上却不那么反人道的修炼手法还是被保留了下来。

就比如天柱峰上的九阴天棺大阵,是聚敛人死之后的执念残留,炼化为一股补充元神,增强法宝的力量,和雷音寺的愿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黑袍男人来到山巅之处,便能看到一名青年盘坐在地上,脸上带着一丝恬淡的笑容。

看到坐在地上的青年,黑袍男子缓缓说道:“孙景平?”他目光微微柔和了一点:“二十年没见,你也已经长这么大了。”

被称为孙景平的青年微笑了起来,一双眼睛似闭非闭,只能看到微微一丝缝隙:“魏叔,你回来就好。

二十年前,我还没有长大,很多事情也做不了主,魏芒大哥的牺牲,我一直记在心里。如果没有你们父子俩那一次和天魔舍命搏杀,南山城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眼前的黑袍男子,赫然就是跟着玄女一同四处躲避天魔追杀,逃到了南山城附近的魏苍。

听到孙景平说的话魏苍叹息一声:“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多说了。我这次回来,是需要你们的支援,我有办法彻底还原深渊冥龙甲,但是缺少人手和物资。”

孙景平点头说道:“这点你放心,只要你回来,我全力支持你的研究,不会有任何人能对你不利。”

对于孙景平的保证,魏苍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行,你说的我已经明白了。

但是我们谈正事之前,我要问你一句话,你身为邪异宗圣子,身具黄泉血脉,却蛰伏二十载,甚至连四校大比都没有参加,道光养晦,暗中修炼,是不是和天庭有关系?”

魏苍语气冰冷道:“你是不是投靠了天庭?你看着我的眼睛说。”

说话间,魏苍的双眼好似化为了两个黑色的漩涡,好似能够看穿人的肉身、元神。

孙景平:“和天庭的确有关系,我参加了他们的气运之子计划,成为了四名气运之子候选人之一。”

魏苍闻言,眼中杀机大盛,方圆数百米似乎都一下子进入了冰天雪地之中,同时阴风呼号,宛如从人间来到了地狱。

“孙景平,你应该知道20年前,魏芒为了激战天魔,强行穿上深渊冥龙甲,最后被深渊冥龙甲扭曲畸变,人甲合一,如今生不如死。”

“但是天庭是怎么干的?他们要我销毁芒儿,要回收深渊冥龙甲。”

“我们拼死杀敌,抛头颅,洒热血,但在他们的眼里却不如一件法宝,自此之后,我就发誓,我和天庭不共戴天……”

孙景平听着魏苍的话,仍旧半闭着眼睛,慢条斯理地回道:“魏叔,你的心情我都明白。但我加入天庭的计划,也不过是利用天庭的资源来增强实力罢了,并不是加入天庭。”

“天庭以神灵自居,永远高高在上,自以为掌控一切,能够随意分封、切割人族气运。”

“我就是要利用他们的自大,吸收他们的资源为养分,成就我自己的实力。”

“这一次的大罗天论道,更是一个好机会,我届时会镇压群雄,取得人皇剑,成为真正的人族气运之子,汇聚全人类的信念,团结全人类的力量。”

魏苍看着他说道:“大罗天论道?”他这段时间悄悄回到南山城,大罗天论道的事情搅动风云,震惊世界,他自然也听到了。

此刻他的脑海里便忍不住浮现出周白的样子,闻言冷笑道:“孙景平,你太自大了。仙神不是这么好利用的,人皇剑更不是这么好拿的,你是在玩火。

而且不说神、仙、人各家的准备,光是上一届四校大比的周白,我看你就不如他。”

孙景平闻言微笑了起来,只见他直起身体,缓缓站了起来,身上的皮肤泛起一层层金光,就好像是寺庙里的佛像、菩萨一样。

接着一股怪异的感觉从孙景平的身上传来,在魏苍的感应之下,对方就好像是消失不见了一样,他惊讶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你练成了阎魔金身和末日天灾?”

阎魔金身和和末日天灾,都是邪异宗最为强大的黄昏道术,两门道术合一,更是号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但自从天道扭曲之后,还没有人修炼成功过。

而魏苍作为邪异宗前代掌门,自然也修炼过这两门道术,深知其中的艰难,他甚至一度觉得天道扭曲之后,已经无人可以练成这两门道术了,直到今天……

孙景平微笑着说道:“阎魔金身,十年前我就练成了。而末日天灾,我也在一个月前真正练成。大罗天论道榜首,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人皇剑我更是志在必得。”

他伸出手掌,朝着魏苍说道:“魏叔,回来帮我吧,时代要变了,在我的领导下,人类会崛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