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 散播福音(感谢‘豆腐笑眯眯’盟主打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似乎是听到了阎海的吼声,周白和所有的学生一同转过头来,阎海便看到了学生们的一张张脸都是那么面无表情,那么麻木不仁,就好像一个个行尸走肉一样,没有丝毫的生气。

古天乐看着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阎海能看到一个个黑色的,宛如小虫般的东西在对方的脸上蠕动,组成了一行字来。

‘你觉得自己真的正常吗?’

‘你觉得理智……真的有必要吗?’

下一刻,阎海感觉到脑海中陡然间钻出一股剧痛,他惨叫一声,猛地将手中的书本扔在了地上,双手抱头。

就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强行挤进了他的脑海之中,宛如黑色的浪潮,不断席卷着他的识海,各种疯狂的思想,阴森的低语在他的脑海中呼啸,一点一点地侵蚀着他的理智,摧残着他脆弱的五感。

愚灾发动了……阎海的脑海内不断被周白流出的污染所填满,并且很快达到了50点,进入了名为‘妄想’的状态。

周白在心中轻轻念叨:‘妄想状态,形成精神创伤,对一切表现出不信任感,五感产生幻觉,拒绝他人的帮助,甚至产生内讧,相互攻击……’

‘古……天……乐……’他挣扎着抬起头来,眼前的世界似乎开始变得灰暗、荒诞。

那个男人的嘴角直接裂开到了耳根,一根根尖牙宛如匕首一般伸了出来,漆黑的蠕虫从他的皮下钻出,组成了一个个扭曲的文字。

空气中满是宛如尸体肿胀、腐烂数天后一样的刺鼻气味。

阎海无比强烈地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皮下,隐藏着的是人类难以想象的邪恶。

‘错了……都错了……古天乐这家伙……他根本就不是人……’

阎海看向四周围,就看到仙神种们面色冰冷的看着他,逐渐露出阴森的笑容,他们的身体在扭动,一根根带着吸盘的触手从他们的袖口,他们的裤脚里钻了出来……

啊!阎海狂吼一声,直接爆发了元神力,朝着那些仙神种打了过去。

冲突在这一刻爆发了,失去了智慧的人们脸上露出愚痴、疯狂的表情。

伴随着周白的嘴巴一张一合,他们倾听着耳边模糊的低语声,咆哮着冲向了身边的人。

剩下的埋伏在一旁的七境高手感觉到了不对劲之后,就想对古天乐出手,却发现不知不觉间,地上、墙壁上、天花板上,到处都是漆黑、腥臭、扭曲的文字。

古天乐的身体和他所在的那片空间,好似都分裂成了无数的小方块,不断闪烁、挪动。

看着古天乐所变化的诡异物质,眼泪水从他们的眼中不断流了出来。

同时,阎山一脸癫狂地冲向丹药法宝,元神力爆发之间,竟然要将所有的丹药都给粉碎了。

阎山的身后,郑闻广一脸痴愚的模样,他听着耳边的低语,缓缓伸出双手,捏住了自己的脖子,双手上青筋暴起,好似要将自己活活掐死。

场面在瞬间变得无比混乱,保持着理智的4名第7境的强者,有的抵挡阎山的攻击,有些去救郑闻广,有的想要阻止发狂的众人,有的想要去抓捕古天乐所化的那一堆方块。

扭曲的文字在他们的眼中不断闪过,骇人听闻的邪恶思想涌入他们的脑中。

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似乎已经不受他们的控制,物质界的景象更是越发诡异,逐渐所有看到的东西都变成了模糊的彩色方块,泪水越发汹涌地从他们的眼角落下……

姚颖的尖叫声中,她已经被无数的彩色方块吞没,自己也化为了其中的一部分。

……

一天后,天庭瘟部。

阎真君脸色铁青地看着眼前的资料:“三周不到的时间,总共就被骗了价值近一百万积分的丹药?法宝?”

“这些仙神种都是猪吗?”

眼前的手下说道:“大人,雷部的紫阳真君来了,还有斗部也派了人过来,天部的大人物们似乎也在过问这件事情……”

阎真君听到这番话,更加恼火起来:“他们什么意思?难道要我来赔?我的人也被打伤了。”

手下紧张道:“可是他们说……丹药都是被阎山少爷给拿走的。最后的冲突现场,也是阎山少爷毁掉了所有的丹药、法宝。”

“逆子!”阎真君怒道:“这个小畜生!”

……

中央城的精神治疗中心。

瘟部修士,特派员‘秋星泽’走在观察室外的走廊上,手里看着的是关于这次暴力冲突事件的详细资料。

他心中暗暗道:‘历经近三周的时间,总价值超过一百分积分的丹药、法宝损失。

更有上百名仙神种在昨天的暴力冲突中被重创。

根据西岳城警备队的陈述,他们到达现场后,找到了两页零散的书页,上面有着奇怪的文字,微微翻阅,就让人感觉到不正常。

而地面上、墙壁上不停地散发出臭味,所有的仙神种脸上都有未干的泪痕,许多人的嘴里还不断发出陷入妄想后的话语。

而搜查资料后,明显发现这些仙神种分了不同的等级,制订了明确的规矩,每一次的所谓‘讲课’更是有着固定化的流程。

目前上面怀疑这是一起蛊惑仙神种们加入邪教,然后进行了某种邪恶的仪轨,引发了扭曲,最终导致了部分仙神种们疯狂。

现在所有和这个邪恶仪轨可能相关的东西都已经封存了起来,而我要调查的,就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某个邪神复苏了?还是突变的畸变体?又或者是某个扭曲的九境法宝所引发的现象?’

一边看着资料,秋星泽已经走到了一扇病房的门前,一旁的工作人员打开病房门,同时介绍道:“他从来到这里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恐怕已经留下了精神创伤,还有……他似乎非常害怕方块,我们移走了病房里所有方形的东西,你身上没这种东西吧。”

秋星泽闻言摇了摇头,走进去就看到阎海坐在房屋一角,抱着自己的双腿一脸沉默。

秋星泽走到了对方面前坐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温和一点:“阎海吧?你是阎山的弟弟?”

阎海的目光一动不动,似乎眼前的秋星泽根本不存在一样。

秋星泽想了想说道:“你们这次造成的损失将近一百万积分,听说其他部的正神和仙神种们都去找阎真君要求赔偿了。

不过以阎真君的地位,恐怕也不用赔全了那100万积分,但是就算赔个几十万,那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还有其他仙神种的医药费、营养费,你们两兄弟可是伤了不少人。”

阎海的目光微微动了动,语气飘忽道:“你……看过世界的真实吗?”

秋星泽好奇道:“世界的真实?那是什么?”

阎山:“人类的五感太渺小了,我们根本感受不到世界的真相。只有抛弃理智,只有拥抱疯狂和愚蠢,我们才能稍稍将所有的信息联系在一起,才能稍稍窥见那一丝丝的本质……”

阎海的目光露出一丝狂热,露出一丝贪恋:“就像我那天感受到的一样。”

秋星泽皱了皱眉:“那古天乐这个人,你知道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