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 深远影响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万米高空之中,一名身穿黑袍,头戴面具的男子站在云层上方。

他的一双眼睛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宛如跨越了上万米的距离,将地面上的情况看了个清清楚楚。

“这把飞剑竟然是元神寄托,这是谁的技术?四大道校似乎做不到这一点。”

“还有太阳炸裂的意念残留?”

“有趣,实在是有趣,想不到我本来只是来取一把化血神刀,竟然还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东西。”

……

已经被天魔一顿狂轰滥炸,外加周白一招创世纪天河星爆给彻底改变了地形的原峡谷位置。

周白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剩下三头大天魔的身上。

虽然他刚刚一剑斩爆了许德拉,但许德拉的体积不到巅峰状态的五分之一,实力并非完全状态。

而且短时间内他已经斩不出第二剑创世纪星河崩灭。

“可惜,不能用时光倒流赚回那50万懒气值。”

“练成创世纪星河崩灭的50万懒气值,可不只是让我脑子里学会,而是真正的练成。”

“事实上当初在大长老的梦境之中,我的脑子已经学会了这招的修炼方法。”

“但这招不是脑子知道方法就行的,而是需要在第四境后经过修炼,将剑种升华为一道星河,才能施展。”

周白看了看自己元神中,那一道围绕着太一轮盘不断旋转的星河,明白这才是花掉的50万懒气值的真正价值。

不然他自己修炼起来,其中种种关卡、难点、障碍,还有消耗的各种物资,就像神图的星点一样,还不知道要浪费他多少时间,哪有用懒气值来的快速简单环保。

“所以时间倒流以后,我也就又回到没练成创世纪星河崩灭的状态了。”

“比起这个,这些天魔的情况更值得注意。”

周白看向眼前的这些天魔,万分期待着他们在受到愚者攻击后的反应。

周白此刻还不知道,他此刻的表现,已经在天魔中引发了深远的影响。

……

天魔王‘艾’:“从来没有人类能够直接伤害到天魔的意识。”

天魔王‘吉’:“许德拉的意识发生了完全检查不出来的错误,我已经反复检查了34921遍他的意识算法,没有发现任何错误。”

天魔池中的许德拉:“这里好黑啊。”

天魔王‘艾’:“但是他的智能明显有问题。那个周白……他到底做了什么?”

天魔王‘吉’:“上报给女皇吧,我们对于许德拉、戈里尼奇四个的变化,已经毫无办法。”

两名天魔王将许德拉四只天魔的情况上报了过去。

但就在几分钟后,天魔池中的许德拉却是恢复了正常。

察觉到自己回到了天魔池,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回想着最后周白一剑斩杀的样子,许德拉的心中怒火滔天。

“周白!!!”

同时,他的心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周白竟然可以击败他。

回想自己第一次遇到周白时,随意碾压对方,打得对方四处奔逃,毫无反抗之力。

但接下来每一次和对方战斗,对方的实力都是一次次飞快跃升,越来越接近他。而他的状态却是一路下滑。

直到这一次,周白元神驭剑,一剑将他生生斩爆,真正表现出了威胁到第7级大天魔的惊人破坏力。

抛开心中对于周白的愤恨,许德拉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周白的确是人类中的超级天才,真正对于天魔有威胁的存在。

‘但越是天才的人类,就越是应该被消灭。’许德拉心中想到:‘周白这种绝世天才,更是必须趁他现在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消灭他。’

而察觉到了许德拉的恢复,天魔王‘艾’立刻问道:“许德拉,你没事了?”

不等许德拉的反应,又是一连串的检查,却仍旧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结果。

艾:“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德拉:“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明明让自动驾驶系统通过图像识别和语音识别,中转了周白说的话和写的字,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是中招了。”

艾:“这次中招,和过去的明显不同,你的意识算法都被影响了,这是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这一次的攻击,比过去更强。”

就在这时,天魔王‘吉’和手下邢军也加入了交流。

吉:“很可能是周白又拥有了某种新的,更加强大的畸变能力。”

许德拉又是愤怒,又是感叹地说道:“周白此人的天赋世所罕见,过去几百年来都没有出现过成长如此快速,能力如此诡异,战术如此多变的人类。继续放任他成长下去,周白总有一天会成为巨大的威胁。”

邢军:“周白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他忍不住回想起了第一次遇见周白的情况,那是在入学考试上,他见证了周白成为榜首的过程。

但当时的周白,他用一只手就能随意按死,而到了现在,他是第六级的天魔,周白却已经可以砍死第七级的天魔了。

许德拉:“他的成长速度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必须抹杀他。”

邢军:“实力进步快也没用,大势终究在天魔这边。人类的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吉:“不错,人类的实力再强也有限,就像他这次的攻击虽然诡异,但也仅仅是诡异罢了,我们仍旧能随时杀死他。

比起杀死周白,我对他的能力是什么更敢兴趣。研究出来,找到防范的方法。既然周白能畸变出这种能力,那天庭说不定也有类似的武器。”

许德拉心中微微叹气,还是觉得周白的天赋威胁很大,应该提前消灭。

就在天魔们讨论着周白的情况时,天魔女皇的反馈发送到了天魔王这边。

“保持对周白的观察,在没有弄明白他的能力之前,没有我的命令,不要对他出手。派出更多的力量去抓捕玄女,天魔必须掌握自己的畸变力量。”

……

地球,某处地下洞窟之中。

深渊冥龙甲站立在原地不动。

邪异宗曾经的领导人魏苍站在深渊冥龙甲的面前,一脸悲伤地看着眼前的人形:“芒儿,你放心吧,快了,就快了,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魏苍的身后,一道女声传了过来。

“天魔的追兵已经很多天没找到我们了,是时候计划去南山城了。邪异宗是你以前的地盘,你要做好万全准备。”

魏苍转头看去,便看到一名女人跌跌撞撞地走了上来,看上去脸色发青,还长着尸斑,脖子上是一个巨大的缝合伤口,伤口还在不停蠕动,似乎是在一点一点地自我愈合。

“放心吧,那里非常适合现在的我们现在藏身。”魏苍:“但首先你要习惯这具身体。”

女人说道:“太不好用了。双脚走路……既不稳定,也不方便。神经系统如此落后,就像把我的脑子塞进了一只猴子的身体里。”

就在这时,上方的岩层传来震动的声音。

女人皱眉:“天魔又追来了?真是阴魂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