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 遗言和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重阳,你是我的弟子,修炼和我一个路数,我死后……我的紫郢和青索就交给你了。”

“重阳,你的剑道天赋很高,就是太看中面子了。这点你要多学学周白,人类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不要把个人荣辱看得太重。”

“黄昏道术别忘了继续学,有问题就去请教一下周白,他已经练成了天河星爆剑,对那十层黄昏道术,一定烂熟于胸了……”

吕重阳低下头来,眼中流露出悲伤之色,似乎在回想着过去赵守一指点自己的模样。

画面中的赵守一继续说道:“钱王孙,你的资质很好,可惜你入学前的修炼条件太差,现在的形式又越来越急迫,唉……留给你的时间不多而来。

这一代的几个天才里,你是最需要更多资源提高实力的,我名下的所有修炼物资和积分,就全都给你了。”

钱王孙想起了赵守一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刻,牺牲了小佩的名额,给了自己断肢再生手术的名额,又想到了之前小佩的情况。

他深深地感受到赵守一对自己的爱才之心,对方直到去世前仍旧在不放心他钱王孙的未来。

这一刻的钱王孙听着赵守一的叮嘱,心中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悲伤。

赵守一接着说道:“周白,你不要怪我什么都没留给你,以你的资质和重要性,四大道校对你一定会倾尽所有,你什么都不会缺的,我这点东西,你也看不上的。”

赵守一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脸上流出了一丝遗憾和悲伤:“说起来,我也不想死啊,谁想死呢?我还想见证人类的未来,我还想看到你们的成功……但是畸变了就没办法了,可我心里还是有一个遗憾一直没法忘掉……”

“小佩到底怎么样了?到底是畸变了,还是被改造成了天魔?”

“如果她还活着,被改造成了天魔,或者畸变了。”

“你们不用留手,不用顾忌我……”说到这里,赵守一沉默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丝悔恨和挣扎之色,片刻后才缓缓说道:“杀了她,做好这件本来应该由我来做的事情。”

显然留下这段遗言之前,西岳城的大战还没真正开启,赵守一还不清楚小佩的情况。

听到赵守一的这番话,现场众人看向赵守一的眼中,都露出了一丝崇敬之色。

赢毁心中叹道:‘老赵……你放心去吧,小佩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画面中的赵守一接着说道:“左道,你是炼器之道的天才。炼器方面我懂得不多,不过我知道你资源方面肯定很吃紧,我这点财产就算贴给你,恐怕也是杯水车薪。

所以我帮你申请了炼器院的特批资源,应该足够你修炼到第7境之用。”

周白看了一眼一旁老远赶来的左道,对方这段时间似乎也参加了某个特训项目,眼神之中带着淡淡的疲惫和悲伤。

说到这里,赵守一叹了口气:“左道,左家的事情说起来,也是我们这代人太没有用,没能保护好你们家。你有什么需要,别一个人闷在心里,周白、钱王孙、重阳,你们要多帮帮左道,接下来的时代,就看你们的了。”

交代完了这些,赵守一抬头望天,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我赵守一这一生,并不成功。我没能完成父母长辈的期望,既没能修成天河星爆剑,也没能突破到第9境的修士,更没能从天魔的手上争回人类哪怕一寸的土地。

直到死之前,我发现我这一生都在失败,败给天魔,败给神,败给仙,败给同辈的众多天才。”

“不过我也很庆幸,在我死之前,然我看到了左道,看到了钱王孙,看到了周白,你们给了我希望,我已经不行了……剩下的就看你们了。”

画面停顿在这一刻,显然赵守一的遗言已经交代完毕了。

不过房间内此刻仍旧是一片安静,显然众人仍旧沉浸在对赵守一的回忆之中。

……

一天后,天庭,雷部。

青阳子已经回到中央城,以天庭特派员的身份向雷部正神述职。

紫阳真君看着眼前的修士说道:“青阳子,事情我基本已经了解了。那把周白押送过来吧。”

青阳子微微一愣,说道:“真君,周白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问题。如果硬要押送过来的话,恐怕舆论影响太大,不如还是让他在人类内部继续活动,我们继续观察他好了。”

“嗯?”便随着紫阳真君一个字哼了出来,整个室内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变得粘稠、浑浊。

青阳子感觉就如同有一座山峰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沉重和艰难。

紫阳真君慢条斯理地说道:“周白这样的情况,怎么可以随意放任在外面?你们那边的检测条件又怎么比得上天庭?立刻将他押到中央城来,自然由瘟部负责检测并研究他的情况。”

青阳子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压力,脑海中回忆着西岳城一战中,无数人类舍生忘死的景象。

虽然有着周白的力挽狂澜,但是大战之中,人类方仍旧损失了许多修士宝贵的生命。

每当回忆起这一点,再对比雷部的作为,青阳子就感觉到有一股火在心中燃烧。

此刻听到紫阳真君的吩咐,他终于忍不住说道:“我觉得以西岳城的条件,完全可以完成对周白的监控,不需要送到西岳城来。

而且周白毕竟是逼退数万天魔的英雄,硬要将他抓到中央城来的话,恐怕整个西岳城,乃至三清道宗都会沸反盈天的。”

紫阳真君闻言,紧绷的脸庞突然微微一笑:“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这样吧。这次西岳城大战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

看着青阳子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背影,紫阳真君摇了摇头:“真是条养不熟的狗。”

紫阳真君轻轻敲击着指节,嘴里念叨:“周……白……”

突然,他元神力微微一动,已经将自己的声音传向了数公里之外的地方:“闻广,收拾一下,接下来准备去一趟西岳城吧。有一个人,我要你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