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 潜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天晚上,周白从床上坐了起来,打算离开寝室,前往和林慕青他们约定的地方。

克莉斯缇娜在周白的识海中翻着肚皮,一脸担心:“周白!你干嘛要出去冒险啊!”

“我不要出去!”

“我就想躲在这里!”

“我就想苟到满级了再出山!”

周白撇撇嘴,朝着识海中的克里斯缇娜说道:“行了缇娜,大不了时间倒流40分钟,以我们的行动力,四十分钟能跑几百公里了,难道天魔还能提前四十分钟埋伏我们?”

周白:“还苟到满级,如果人类都没了,我们苟到满级也没用了。”

克莉斯缇娜还是翻着身体,一脸不甘。

就在周白要离开房间的时候,另一张床上的钱王孙发出了声音:“周白,你要去哪?”

周白皱了皱眉,感应到门框上附着了一层薄薄的元神力,显然是钱王孙留下的。

他无奈道:“我睡不着,出去逛逛。”

“大帅比,你知不知道你说谎的样子都变丑了。”钱王孙的元神力接触道了周白的身体:“你应该知道,我能看出你说谎的,而且你有点慌张……你该不会是想要出城吧?”

周白叹了口气:“我出去看看情况,你能帮我保密吗?”

钱王孙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用元神力感应着周白的情况,直到被周白用元神力弹开,他这才说道:“周白,你该不会想去自己调查小佩吧?”

周白:“怎么可能,你别乱猜。”

钱王孙一脸怀疑地看着周白:“那你带我一起去吧,我的能力应该对你有用。”

周白想要离开,就听钱王孙接着说道:“你要不带我走,我可就叫了,就说你想要爆我菊。”

周白:“……”

克莉斯缇娜在识海里立刻爬了起来:“我看就别走了吧周白,你名声已经这么臭了,如果再加个爆别人的菊,那真是没法混了啊,干脆还是待在西岳城里修炼修炼吧。”

周白叹了一口气,不过想了想钱王孙的侦查能力,那灵敏得过分的直觉,还有那预测5秒钟的能力,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行行行,你一起来吧。”

来到约定的位置,林慕青和另外两人已经等在了那里,分别是一男一女,各自带了面具,让人看不出原来的相貌。

林慕青介绍道:“这位你可以称呼他雪豹,刀图第6境的修炼者。”

男人朝着周白点了点头。

林慕青介绍另一名女人:“这位是青草,天图第6境的修炼者,她的医术很好,主要为我们治疗伤势,她对畸变也很有研究,对这次的调查应该很有帮助。”

周白看着两人,心里暗道:‘都是代号吧?第六境的强者?平日里在四大道校的身份恐怕也不低,怪不得不愿意泄露身份。’

林慕青指着周白说道:“这是我们这次行动的同伴……”

“吴彦祖。大家叫我阿祖就行了。”周白一边心中暗道:‘都这么专业,我也要专业一点,不能说真名。’

“阿祖是剑图第3境的修为,不过战斗力不止第三境,可以和第五境媲美。”林慕青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了周白不愿意说真名,于是她看向了钱王孙:“那这位……”

钱王孙心领神会地说道:“我叫左道,大家叫我阿左就行了。弓图第2境,我直觉还不错。”

林慕青无奈地看向周白:“钱……左道,你怎么把左道叫来了?”

周白说道:“他能帮上忙,带上他吧。”

一旁的雪豹冷冷道:“一个第三境的剑图已经够拖后腿了,还要带一个第二境的弓图?你们以外这是过家家?我们要去的可是天魔战场。”

周白看了对方一眼,剑种微微一震,狂暴的引力袭去。

雪豹却是面色一变,只感觉一座山压了过来,他元神力勃发,浑身筋骨一阵膨胀,已经扛住了天河星爆剑的一击。

不过周白的天河星爆剑只是一触即收,没有继续下去。

周白:“你放心,我的实力绝对不是拖累,至于钱……至于左道,他的直觉非常灵敏,而且对目标地点附近的地形很清楚,可以帮到我们。”

雪豹点了点头,周白的实力赢得了他的认同:“那我没问题了。”

于是一行五人顺着翻天教准备好的下水道出路,直接离开了西岳城,朝着天魔禁区飞速赶去。

周白看了眼四周围的4人,心中暗道:‘我把你们带出来的,这次也一定会把你们都带回去。’

因为天魔全数聚集的关系,五人一路畅通,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天魔。

不久之后,深夜的天魔禁区内,周白五人终于赶到了这里。

看着月光下,远处那一片幽深的村庄,周白说道:“走吧。我们进去。”

钱王孙看了看那和白天截然相反,黑夜中不见丝毫人气的村庄,只觉得眉心传来一阵阵的刺痛。

神光眼发动之下,他双眼中的虹膜不断变换,远处的村子在他的神光眼之中,散发出阵阵不祥的气息。

浓厚的灵机混合在一起,正散发出刺目的血光和浓厚的黑暗。

突然,钱王孙似乎看到有个人影在村子中央的一个窗口前站着,似乎正看向自己的位置。

“那是……”他目光一凝,神光眼不断收缩,便看清了那个人的样貌。

正是一个双眼流血,脸色苍白,一脸狂笑的钱王孙。对方的双眼看上去空洞洞一片,就好像两个黑窟窿,不断有鲜血从中流出来。

但钱王孙感觉对方的双眼似乎就盯着自己,盯得他头皮发麻。

钱王孙感觉自己的心跳不断加速,身体想动,却有些僵硬。

一旁的雪豹注意到了他的异常,转头问道:“左道,你怎么了?”

钱王孙眼睛一眨,那个诡异人影已经消失不见,村子中央的位置一片空荡荡的,哪里有人影的样子。

钱王孙:“我看错了?我的错觉更加严重了?”

他摇了摇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地方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好,污染灵机凝聚到了一个很不正常的程度,可能还伴有扭曲现象,大家多小心点吧。”

下一刻,五人一个冲刺,已经宛如五缕青烟一般,朝着村子的方向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