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场记者会,聂宣这小子将要宣布他和金家小姐的婚事,他就是这样的男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已经决定要做的事,无论前面有多少阻碍他都会一一铲除,以最短的时间、最低的成本达到他的目标。”

席若菲瞄了一眼面前白发苍苍,却依然俊挺迷人的聂家老爷,安静的没有开口说话。

昨天晚上,她和聂宣便已回来台北,早上他离开之前,曾要她答应中午十二点以前不开电视、不看报纸、不听广播,她原本还觉得莫名其妙,却没想到聂家老爷竟会找上门来亲口播报他儿子的新闻。

如果聂宣知道自己百密一疏,出卖他的竟然是自己的爹,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

想到这,席若菲突然很想笑。

原来这三天那个高高在上的伟大总裁之所以二十四小时守在她身边,就是为了不让她在今天的记者会之前听到一丁点风声,甚至连电视、报纸都不让她看。

他何须如此用心良苦怕她知道?如果这些消息是真的,她迟早会知道。他不想让她听到风声,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风声不是真的,又或者,他心中另有打算,只是不能提早让事实真相曝光,才会选择用这种挺笨的方式隐瞒她。

何况他还跟她约了记者会结束后的午餐约会,下午一点半,他会亲自接她去吃饭……

如果他真的要娶金智爱,如果他不在乎她的感受,如果他不爱她,他就不必为此事如此费尽心思了,对吧?

怪不得,他要她相信他。

不管她听到什么,都要相信他对她的爱,还有这几天她自己感觉到的他……

她相信他的爱是真的,所以她选择相信他不会伤害她。

想透,便释然了。

虽然她并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聂元珍边说边瞄着席若菲的表情,怎么……好像无动于衷?

咳了一声,他继续把该说的话说下去——

“……他之所以这么拚命,全是为了赢得我的认同,因为我总是忽略他的存在,他那高傲的性格无法忍受,下定决心要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成绩让我刮目相看,让我心甘情愿把聂氏传给他。”

聂元珍笑呵呵地道,两道白眉慈祥的垂在眼角两旁,再配上始终微笑的唇,看上去就像个耶诞老公公,偏偏,说出口的话跟他的慈祥外貌一点都不搭轧……

“可是,我绝不会把聂氏给他,这几年把聂氏交到他手上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因为他大哥聂焰离家出走音讯全无,小弟聂风飏年纪还小又贪玩,这个担子才会落在他头上,等聂焰回来,聂氏就会传给他,要是聂焰不回来,我会把聂风飏那小子揪回来接手,就是不会传给聂宣……我这么说,你听懂了吗?”

席若菲挑挑眉,实在是有听没有懂。

她漂亮的粉唇抿成一直线,疑惑地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老爷爷。

“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聂宣在聂家有多么不受宠吗?她咬牙,听了一堆只替聂宣感到不值,还有,很想把这个老爷爷赶出她的屋子。

“就算现在聂宣是聂氏的总裁,以后也不会是,我随时可以把他拉下来。”聂元珍把话说白一点,道:“你跟着他,没有前途。”

搞半天,是以为她跟聂宣在一起是贪他的钱。席若菲终于听懂了,心一冷,唇角却勾起了笑——

“所以呢?我应该去巴着你的大儿子聂焰,还是去巴着你的小儿子聂什么鬼的?喔,不对,我应该直接巴着你才对,这样我一辈子吃穿不愁,还可以在短时间之内拿到一笔丰厚的遗产,对吧?”

聂元珍听了她犀利又冷冽的一席话,呵呵直笑。“没错,你这丫头倒机灵。现在决定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分手啊,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说这句话时,聂元珍出奇亢奋,几乎想跳起来喊一声万岁了。

要知道,电视上的有钱老人都是这样跟儿子的女人说话的,感觉非常有气魄,好不容易有机会展展爸爸的威风,他当然不可以错过了。

不过,他也不是专程来玩的,来会一会这个能让聂宣把工作丢下不管的女人才是此行首要的目的,如果这女人真的只爱聂家的钱,他当然一定要把对方赶走。

他那可怜的儿子已经因为有个坏老爸而不相信爱情了,如果又不小心误入歧途爱上一个只爱钱的女人,那这辈子不就真的万劫不复,与爱彻底绝缘了?

席若菲看着聂家老爷,觉得他说的话实在有点逻辑不通。

“为什么?聂宣不是已经决定要娶金智爱了吗?”如果聂宣要娶金智爱,就表示她一点影响力都没有,他何必还特地来叫她跟聂宣分手?